去雾的家乡松石的画廊——赣东北三清山漫记

2009-11-28 12:06 | 文/秦牧 | 1135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国内旅游事业正在迅速发展,桂林、苏州、杭州、青岛等地,到处人山人海,有人计算过,在这些地方的风景点,有时一平方米之地就有一个人以上,你挤我拥,仿佛赶集,哪里好像在旅游?就是名气不是那么大的地方,就是有些风景之处,也是游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这个势头现在不过初见端倪,将来发展下去,还会越来越甚。因此除了发展原来的旅游区域之外,开拓新的旅游区,就是一桩很迫切的事情了。四川的九寨沟,湖南的张家界,广东的上川岛等地,就是近年来才逐渐开放并吸引了四方旅客,“近悦远业”的。江西大概也有见及此,那里正在大力发展旅游事业。井冈山和庐山都在江西,江西老表们不仅仅以这两座名山为满足,他们还要大力开发三清山、大庚岭,使它凑成四大名山,招徕全国各地的人们。

三清山有什么来头吗?它的来头大得很。原来它又名少华山,古诗有“江南河处是仙家?孤柱擎空见少华”的句子,古籍中又有“少华之奇,不让天台雁荡”的说法。可见它早已为旅行家和方士们所注目了。它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玉山、德兴两县交界处,景区面积220多平方公里,主峰玉京峰海拔1817米,比庐山、泰山都要高,可以说是高插云霄了。

晋代的葛洪曾经在这座山里炼丹,苏洵、苏轼、佛印和朱熹都来过这儿,据说徐霞客也到过三清山麓,因为山路险阻,没有登山。这是一座风景山。山里有不少景色,特别是奇峰异石和苍松老树,和黄山在伯仲之间,游人们说它兼具“泰山之雄伟,华山之峻峭,衡山之烟云,匡庐之飞瀑”的特点,地质学者们说它的地质构造和黄山非常相似,因此博得了“黄山姐妹山”这样一个美名。

三清山又是一座道教名山。道教的始祖东汉的张道陵,虽然不是江西人,但是一生都和江西发生过极其密切关系。他创办“五斗米道”之前,做过九江令,创办“五斗米道”之后,又在龙虎山炼过丹。龙虎山和三清山同在江西境内,遥遥相对。

此公自号为“天师”,并且世世代代有一个儿子承袭这个名号,从东汉到民国,前后承袭了63代,近1900年,成了中国历史上仅次于孔子的“天师世家”。他的后裔在元代明代都得到了封号,在明代还享受“二品秩”俸禄。明代是道教兴盛的时期,不仅龙虎山的“天师府”修饰一新,在它邻近的这座三清山,也建成了许多道观。

至今。山里的建筑物很多都是明代遗留下来的。而且,三清山这个名字,就充满了道教风味,道教以玉清、太清、上清三处缥纱迷漓的地方为神仙沿府。少华山刚好有三座山峰特别高,道士们认为这也是神仙居处,“三清山”也就因此得名了。

三清山又是一座具有革命纪念意义的山,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红军曾经在这里活动过,至今还留有“打铁洞”这样名字的山洞,这就是红军战士们曾经在那里打铁铸造武器的地方。再说,距离三清山并不很远的地方,有一座怀玉山,伟大的革命志士方志敏就是在怀玉山被俘,后来被解到南昌英勇就义的。

三清山又是一个天然的“基因库”,一切保护区在保存天然物资、便利进行科学研究上都是宝贵的“基因库”。它有高洁清雅的天女花;有芳香珍贵的白梅花;单单杜鹃,就有十八个品种;它出产三百多种药材,还有许许多多的动物资源。你听过这样的故事吗?外国有些地方,当某种家畜退化了,就把雌畜绑在效野,等候和它同科的野兽来和它交配,以使获得矫健的新生代。还有,一些人类栽种的植物,由于世纪的无性生殖,退化了,就到森林里找生机蓬勃的同科属野生植物,通过异花授粉,培育出新一代茁壮的种子。森林这个天然的“基因库”,懂得加以利用,它就在遗传工程上发挥卓越的作用。在这一点上,三清山和全国各地的许许多多自然保护区一样,来自正可以大显身手呢!

我们是从上饶市驱车到三清山麓的响波桥,在山麓歇息一宵,然后从容登山。

我们从南面登上梯云岭。三清山有“东险西奇、北秀南绝”之说,大量美景,都集中在它的南部,这就是梯云岭一带。沿着新铺的石磴向上攀登,越走景色越美。

这是一座会唱歌的山,一路上,峰回路转,都可以不时看到那条蜿蜒而下的山涧,巨石急流,不断争争琮琮叮叮冬冬地喧响。山涧里还生产着蝾螈呢!看着走,人也仿佛进入云雾的家乡和花树的画廊了。虽说是秋天,仍然到处可以看到野花。如果是杜鹃盛开的暮春时节,那一定更是一片花团锦簇了。山里的杜鹃有些已经长大成碗口大小的一株,不像是灌木而像是乔木了。有一次我歇息在一株树下,抬头一看那树冠,不禁一怔,原来那就是一株杜鹃!

山里植树被丰富,苍松翠柏到处都是,有些地方石峻树密,抬头看时,只见一线蓝天。我不禁吟起这么一首小诗来:山深泉俞响,岭峻云偏闲,千级石磴上,仰视一线天。

一路上的新石级,使人异常注目,原来千百年来,这三清山只有采药人、采樵人和道士们踩出的山路,并不曾铺什么石磴。近年来,此地风景区的管理局大力进行建设,以七万块巨石铺成了20公里的山路,我们才有福气走这样踏实的石径。但是即使如此,由于有些地方山势非常之陡,起码也有45度角的倾斜,几公里之遥,我们却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攀登。深山很凉,感到寒风扑面,却又汗流浃背,着实#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