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镖

2009-04-12 10:08 | 文/三毛 | 255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有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寡妇,辛辛苦苦守节,将几个孩子抚养长大。她,当然也因此老了。

在她晚年的时候,说起往事来,这个寡妇向孩子们展示了一百枚铜钱。说,这些铜板,每天深夜里被她散撒在房间的床下和地上,而她,趴着,一枚一枚的再把它们从每一个角落里捡回来。就这样,一个一个长夜啊,消磨在这份忍耐的磨练里,直到老去。

以上这个故事,偶尔有朋友来家中时,我都讲给他们听。然后,指着那个飞镖盘,以及那一支一支完全被射中在正中心的飞镖,不再说什么,请他们自己去联想。

就因为我先讲那一百枚铜钱,再讲这个飞镖,一般人的脸上,总流露出一丝不忍,接着而来的,就是一份怜悯——对我的那一个一个长夜。

他们不敢再问什么,我也不说。

万一有人问——从来没有过。万一有人问:“这就是你度过长夜的方式吗?”我会老老实实的说:“完全不是,只不过顺手给挂上去的罢了。”

那一百枚铜钱和那个寡妇,我一点也不同情她——守得那么勉强,不如去改嫁。

那又做什么扯出这个故事又把它和飞镖联在一起去叫别人乱想呢?

我只是有些恶作剧,想看看朋友们那种不敢不同情的脸色——他们心里不见得存着什么同情,也不必要。必要的是,一般人以为必须的一种礼貌反应。这个很有趣,真真假假的。飞镖试人真好玩,而且百试不爽。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