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2009-04-12 10:08 | 文/三毛 | 2436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的宝贝》在《俏》杂志以及《皇冠》杂志上连续刊登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本书的诞生,无非抱持着一贯的心态,那就是:把生活中的片段记录下来。

其实,我的宝贝不止书上那么一点点,自从少年时代开始拣破烂以来,手边的东西总是相当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上个人环境的变迁,每隔五年左右,总有一些原因,使我的收藏大量流失。起初,对于宝贝的消失,尚有一些伤感,而今,物换星移,人海沧桑早已成为习惯,对于失去的种种,都视为一种当然,不会再难过了。

《我的宝贝》在连载期间得到极大的回响。分析这个专栏之所以受欢迎的原因,可能在于它的图片和故事的同步刊登。我很喜欢读友们把这本书当成一本“床边故事。”看一个图片,听一个故事,然后愉快的安眠。事实上,很多做母亲的,已经把这种方式在连载时用在孩子入睡的时刻。我发觉,孩子们也很喜对听故事再看图片。

也喜欢读友们把这本书当成礼物去送给好朋友,因为送的不止是故事同时也送了一大堆破铜烂铁般的所谓宝贝。

这些经由四面八方而来的宝贝,并不是不再流动的,有些,在拍完了照片之后,就送了人,也有些,不断的被我在种种机缘中得来,却没有来得及收进这本书里去,很可惜的是,来的都是精品。这只有等待过几年再集合它们,另出一本书了。藉着一件一件物品,写出了背后的故事,也是另一种保存的方式,这么一来,东西不再只是它的物质基础,它们,加入了人的悲喜以及生活的轨迹,是一种文物了。

总有一天,我的这些宝贝都将转手或流散,就如它们的来那么自然。如果后世的人,无意间得到了一两样,又同时发现,这些“古斑斓”曾经被一本书提到过,那份得来的心情可能不同。

又如果,每一个人,都把身边的宝贝拍照记录下来,订成一本书,数百年之后,旧书摊上可能出现几十本《物谱》,会是多么有趣。

我写这本书的快乐,就在于这份好比一个小学生写一篇篇历史作文一般的趣味和心情。

请你把你的宝贝贴在下面空白的地方同时留下它的故事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