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

2015-06-01 12:02 | 文/黄居浦 | 210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是夜风雨大作,久不得歇,百无聊赖。同事者蔡生曰:“已得一席,兼有自酿美酒,与皆众饮,如何?”众人皆从,遂同邱生、陈生、同族黄生饮于堂上。

席上觥酬交错,杯盘狼藉,众人皆有醉意,皆言亵事,不堪入耳。吾年最幼,不胜酒力,而性最疏狂,酒席间却慕山水之乐,欲仿古人临风怆然,诗酒百篇。

未己,意微醺,乃求先退,众人留之不得。至舍中,和衣而卧榻上,窗外风雨不止,老树摇曳。渐渐而眠。

忽见二人,其衣鲜丽,手持拜帖,曰:舒先生相邀,敬请屈驾移步。吾见二人古装甚异,愕然却步随其往,恍惚间不知所谓。

不知行几里,俄倾见不远处楼阁高接云汉之上,下有青石阶层层而上,约尽数百余级,始至尽头。见朱门大户约数丈,显赫非常。心中尤骇,又见一殿阁,金瓦青砖,雄伟森严。

又有二三丽者,牵引入内,遂见一老者驻丈相迎。余甚异之,老者眼目慈祥,童颜鹤发,身上光彩照人,宛若大贵之家。欲拜,老者便曰:敢屈先生至寒舍,毋需诸多礼节。

呼左右酒席相待,余惶恐坐落席下,桌上珍盘玉馐,良食美酒。曰:承舒先生蒙辱宠召,余之幸,望先生幸释疑虑。

老者捋须笑曰:居浦先生勿疑,所慕者,先生之才,故酒席相邀,结为诗友如何?余闻之曰:鄙人学陋不文,恐负君意,然君宠召,焉敢不从。二人皆抚掌大笑,其乐也融。

其间频频举杯,老者曰:“老朽不才,赋诗曰:“云淡浮幽涧,氤氲吾庐前”。不得下句,望居浦不吝赐教,得颈尾之联。”吾不敢托大,席下,瞑目久思曰:空山飞独鸟,秋水起寒烟。

老者大悦,曰:“酒诗皆有,独缺美人,有请肇岚起舞助兴”。未己,见一美人,腰细若惊风,肤色若脂白,行过有香风,面容十分姣好,宛若广寒中人,余甚迷之。

仙音起,袅袅音,渺渺影,佳人起舞。余酩酊大醉,欣悦不已。半醉半醒中,真乃良辰美景。

忽楼阁外风雨大作,老者惊愕,面有难色,大惧曰:“风神来矣,居浦速退”。便推余下台阶,大惊失色。

高阁楼台顿时消失不见,只见舍内窗门大开,屋外风雨大作,老树摇曳不止,树下杂草丛丛,丛中一朵兰花。

余心中极惘然,酒已醒矣。所录其事。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