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对黄花孤负酒

2016-08-30 15:25 | 文/子愚雅趣 | 226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新疆的友朋过来,推杯换盏,腹不胜醺,一觉醒来,耳畔鸡鸣声声,朦胧中惟见窗台上的线菊默默地伴着主人。蓦然想起清人王九龄的诗句来,“世间何物催人老,半是鸡鸣半马蹄”,顿悟,世间的事就如此简单,过来了就过来了,过不来就过去了。

一直弄不明白,当下怎么冒出来如此多的骗子。一则电信诈骗短信竟把山东的准大学生徐玉玉姑娘给害了。当人们都在口诛笔伐时,不幸事情接踵而至,又一名鲁藉男大学生宋振宁被电信诈骗,心脏骤停在烁金的秋色里。前者被骗9900元,后者被骗了2000元。可知这些钱浸着他们父母打工的汗水,体渍未干,再溅血泪。

难道世上的事就如此简单?究竟谁是电信诈骗的元凶,也许,明白就明白了,不明白就糊涂了!

戈壁滩是鬼都不存的地方。可老乡上世纪依然支边,和众多“傻子”们硬是在戈壁上建起座现代化都市。那是精神的年代,报效祖国燃烧着一代年轻人的心。可老乡怎么就得了肝癌,也真是,为什么时下这癌那癌这么多,又偏偏盯上无辜的人!不过,我的老乡倒是看得开,呵呵!

倒是佩服张子房,不仅仅佩服他的智慧,更叹止他的处世态度。汉代开国功臣恐怕只有他是善终的一个。想当年与汉高祖“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功高如山,但却不昧名利、功成身退,隐居黄袍山,创办“伐桂书院”,以授学庶民之子,想来决非智者二字了得!

再看看明朝的开国功臣刘基,世传他前后各算五百年,但最终没有算过身祸,被丞相胡惟庸毒去,尽管也有人说是朱元璋下的手,善终确是不曾。览尽春秋,时代变换,人生如一。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白的诗为什么写的好,窃以为他的胸怀大、心态好。身陷永王璘案被判长流夜郎,倒没见什么轻生的诗来。倒是一首《早发白帝城》诠释了柳暗花明的人生豪放。

苏东坡就不会老,总是对人生寄望美好。听听那首《水调歌头》荡气回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说来子瞻仕途坎坷,人生流离。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东山再起,流落儋州;花甲之年复任朝奉郎。发妻王弗年青亡故, 后续闰之、朝云,情感生活波澜起伏。也是,“一蓑烟雨任平生”对他来说不为过。人云“其于人,见善称之,如恐不及;见不善斥之,如恐不尽;见义勇于敢为,而不顾其害。用此数困于世,然终不以为恨”。足见其人格魅力。从他的诗词文章中遍寻不见忧愁。

话说回来,也不是说忧愁就一无是处。忧天下而忧岂不更好。

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徐玉玉、宋振宁呢?

世上的事就如此简单,坚持就胜利了,放弃就被胜利了。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