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芦苇荡

2015-11-18 14:40 | 文/轻语晨曦 | 248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杭州真是个灵性的城市,就连冬雨,也下的丝丝柔柔的,细雨如母亲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大地,让人爱恋不已,也许因为比较忙碌,好久没有跟雨亲密的接触了,看到雨在风中招摇着我,索性丢下伞,张开双手去拥抱她,任她柔情的亲吻着我的肌肤。雨总是那么的有魅力,树叶也抵抗不住她的诱惑,跟着她的脚步,盛装出席,华丽丽的飘然于地,但是它不知道,离开树的怀抱,将要等待的就是另一翻命运,或许被人踩踏,或许被人给扫走,或许就此结束它短暂的生命。看落一地的榉树叶,让人既疼惜又觉得美丽,在灯光下,隐隐折射出的光影,闪动着路旁人的眼睛,让许多人为之驻足,也让人为之叹息。也许雨真的很有魅力吧,就连那旺盛的大树,也不胜她的魔力,在雨中一下子都低着头,耷拉着脑袋,有点落魄又有点可爱,又像一害羞的姑娘低着头,在雨中深情地望着大地。

放眼望去,到处都被雨改写了许多剧情,不管是路人还是灯火,还是眼前的小河,到处都弥漫着雨的痕迹。灯火在雨的掩映下变得迷离,路人也在雨中寻着风景,时而停下脚步用双手接住雨滴。此时的小河,由于雨的入侵,跳跃着波纹随处可见,也许小河在雨中得到生命,雨在小河里得到归属。还有就是连平常划开时光的船只,都不见了。

正想感叹于不管是时光之中,还是时光之外,谁都无法逃脱出雨温柔的“陷阱”时,小河拐角处的芦苇闯入了我的视线,此刻的它,身躯笔直,如军中的战士,威严肃目,在时光中守护着小河,也守护着自己内心。与众不同的它,将我本来游离的目光彻底给怔住了,现在任凭温柔的雨,怎么抚摸着我,我也没有反应了。

在这寂寥的小河中,它显得是那么地质朴无华,没有群花招摇,没有大叔的繁茂,有的只是小小的身躯从泥土里,笔直地冲破入空气里的傲然。我想他应该心中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它,那就是信念吧,还有就是心无旁骛,淡然处事的态度吧,所以任凭温柔的雨怎么抚摸着它,都不影响他丝毫,“两耳不闻其他事,一心只守着我的江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我,树叶,大地,小河,内心都被雨温柔的吸引,而却丝毫不影响他生活的轨迹,就算淋湿了我的身躯,但是无法淋湿我的心,任尔东西,我也不为之动容,就算是狂风暴雨,也不影响我的心情,当全世界都被雨密布温柔的包围下的情况下,只有他无动于衷,它是那么的独特,只有它,在雨中,不改写脚步,不改写剧情,将自己的生命演绎到底。

杨绛说,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内心的朴实无华,与从容淡定。这是作为人难以到达的境界,芦苇荡,质本还洁来,质本还洁去。这是要多少修炼才可以达到的境界。其实繁华三千,落寞万丈,只有一颗清净依止的心,看尽世态万千,方能消除偏见,在平和中获得快乐。

此刻我多么希望做一个芦苇,自由安静的守护着心中的小河,在岁月深处,努力做着自己,不过问那些那些南飞的燕子何时回家,不去问那些散落在岁月中的花现在到了哪,也不去过问那些曾经与自己邀约一起走天涯的人现在在何处安家,也不去问那些曾经倾尽全力去叩开对方心扉的人,现在正在为谁笑颜如花。只是在自己的半亩方塘里,在时光的清河里,摇曳着清波。

“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也许正是它最真实的写照,此时我像个怪物一样,注视着它,任凭旁人把我当做傻瓜一样,我也在雨中与他合照,我要记住它,就在一秒,我爱上了它,不管是它的独特性,还是它质朴的内涵,我爱上了它。其实我很很纳闷,怎么现在才发现它,没有早点遇到它。

其实它春天就生长了,它一直都在小河中,隐蔽在那偏僻的角落,朝着阳光生长着。只是我没发觉,春天时,他躲在春花烂漫后,即使开花,也是躲在暗角处,很小很小的一朵,与其他百花争艳而比,不值一提,夏天他躲在葱绿树木后,葱绿的树木总是会夺去我们的视线,春天路过那座桥时,我只看到春花烂漫,在夏天时,我只看到,万木葱茏,在秋天时,才隐隐约约注意到它的存在,而且我是慢下脚步在雨中漫步时才不经意间发现,也许他太过于低调了,总是在安静角落,也许我太过于匆忙了,根本没有去留意,也许我的眼睛其他的事物所吸引,而根本没有注意他的存在,所以结果总是会让人们忽略他的存在。

而且它长于浅水湿地中,无论多贫瘠,它都可以生长,它总是一丛丛,有着泛滥的滋味,也许觉得它的命很贱吧,根本就不值得去欣赏,所以人们就几乎不会去注意他的存在吧,另一方面,它没有大树枝干挺拔,它的花也没有其他的花那么耀眼,芳香,丝毫没有让人提起兴趣的点,所以它处于被人遗忘的角落。

所以有的人说,芦苇就是芦苇,它今生没发长成参天大树,只有一辈子在那半亩方塘里,摇曳着光影,孤独的来,孤独地去,然后慢慢的消失在时光里。

其实做不了参天大树,就做自己独特的芦苇,何尝不好。人在世间,繁华三千,但最后终归尘埃落定,如同夜幕卸下了白日的粉黛装饰,最后落得沉静而安宁。其实人不过是内心的删繁就简,任世事摇曳,我仍在安静绽放。气象万千,你华丽出场,你低调入场,最后不过是人生给我们安排好了的一场戏,最终会回归于质朴安然。

即使你坐拥江山,也不要太高兴,因为一切都会还给岁月,如果你是安然的守着半亩方塘,这样何尝不好,岁月的倩影中寻觅那一抹安然,在时光中找寻最初的东西。

就如每次下班回来时,我总是会看到一些环卫工人,他们在灯影中,小心翼翼地收拾着一些垃圾,而我总是会站在灯光下注视他们很久,才会离去,也许是黄色的衣服被橘黄的灯光刺色耀眼的光芒拉回了我的视线,也许是路飞驰的车将他们身影拉长的画面温和的洒在我的心上,也许是他们质朴的精神感动着我。让我在灯光的注视下,很久才会离去。

我想城市的这些环卫工人,何尝不是芦苇,他们总是低调的在路边,也许我们会注意,也许我们不会去注意,也许我们根本就不屑于去注意,但是也没丝毫影响他的存在,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夜以继日的低调的在路边忙碌,在黑夜中,在垃圾里,在风雨中,只要哪里有脏东西,他就会出现在哪里,并且不离不弃。

多少人想做参天大树,最后就却做了芦苇,在这光怪陆离的人间,多少人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执生徒有的烦恼,最后还将自己逼上陌路,最后回首相看,不过一粥一饭,苦笑多少岁月被自己所浪费,最后忠守于日子的删繁就简,一切过往是云烟。人生不过一句话,纵使你曾经风华绝代,最后都不过是殊途归。人生浓墨重彩的出场,然后再低调落寞的收场,总归回归于平淡,还不如就这样就这样做个芦苇荡,一直做着自己,低调安静不张扬,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去。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