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的厚爱

2016-05-16 14:02 | 文/吴婷芬 | 243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家乡的山峦,野性而贫瘠,冷凉的高原气候,考验着扎根在这里的各类动植物,要想在这冷僻的山里生存繁殖,需得有傲风霜,战冰雪,耐旱涝的精神,人也如此。

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大山凡能生长植物的地方长着的都是松树,林间偶尔有水冬瓜树掺杂,据说松树林中必须有水冬瓜树共同生长调节才不生病虫,大自然是这样的神奇,相互依赖,相互制约共同生存,生生不息。

滇东北的冬、夏两季特别分明,冬天遍野的松树缀满冰凌,晶莹剔透,整个世界洁净无尘,凝固了时光,荡涤了尘埃,山峦冷静在重生的沉默中。夏季,山野葱郁,阵阵山风吹响雄放的天籁,松树招摇着身躯翻滚着绿浪,似一列列前仆后继的儿郎奔扑疆场,庄严,浩荡,不可战胜,昭示着无比的阳刚。

自然世界同样需要阴阳协调,在雄放的松树之间,生长着一种较婉约,柔情且美中带刺的植物,冬天叶子落尽,光秃的树枝躲藏在松树中间,松树为她遮挡雨雪风霜。春天开出细碎的白花,淡淡的清香弥漫在松林间,使松树伴随着春风发出雄性的呐喊!秋天结出火红的果实,红得鲜艳,红得热烈,在油绿的松树的映衬下,酷似出嫁的新娘穿上喜庆的嫁衣,是那么的美艳欲滴,远远看去,如红霞散落在山间。果实很小,黄豆般大小,酸中带甜,回味无限,儿时因食物匮乏,此果便成了大家争抢的好东西,还不等熟透就摘光,既能当主食又能当水果食用。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有的人家就去将他摘回家晒干磨成粉掺在玉米面里当主食。每当果实成熟我们就去摘回家当水果吃。据说,诸葛亮七擒孟获,缺少军粮,动员士兵采摘这种果实当军粮渡过难关,从此就把这种果实叫做当军粮,经过历史演变,现在的人把它叫做——豆精娘。

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就连牛羊都有了充足的饲料不再需要它来充饥,再没有人把它当做食品和水果食用,但是它从不因人类对他的忽视而衰败,历经千年的风霜雨雪,她的生命力更加旺盛,遇土便生,逢春而花,逢秋而果。山谷里,田野间,路梗旁有她的身姿,春天,素白的花烂漫在山野,不因无人而不芬芳。秋天,火红的果实装点着原野,灿烂如霞,世世代代,火红的热情不改初衷。她——是大山给予我们的厚爱!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