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壮志不言愁

2016-07-05 17:24 | 文/老大 | 275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领取第一个月十九块钱薪水的我,兴奋地倡议朋友——鹏和富饮酒相聚。从小学到初中毕业的患难好友劳燕分飞:我参加了工作,富考取了技工学校,鹏念了大学。那年月是相当相当清贫的铁哥们儿头一次分别的这样久早就盼望这一天:六个罐头,一瓶“老白干”,饭后聚在富家中——享受着无拘无束慷慨激昂通宵达旦直至烂醉如泥的狂乐。

那天都吃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得了,酒也不是斯斯文文地呷。行酒令、拼“赋酒诗”成了我们发泄的重要对象——你吟“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他赋“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流”;豪兴当头,我们引颈高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一腔热血,几番报复,佐酒助兴,壮怀激烈!

猜拳划掌谈古论今吟诗唱赋酒尽杯干之时,才发现已到了午夜时分。大鹏主张散去,小富和我却力主再沽酒尽兴方归。摸着羞涩囊中的仅剩一元钱,决定买一斤散白酒,来一个不醉不休。

毕竟已到节气,尽管无风,也冷得刺骨。可这丝毫没有减退我们的兴趣,面对着昏暗暗的路灯,面对着空荡荡的长街,不知谁提议:唱歌驱除寒气提高兴致,齐声赞成。于是,我们三人手挽着手,肩并肩,踏歌而行。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共产党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向前进!向前进------

嘹亮的歌声激荡在我们周围,仿佛“注热机”,使我们感到热血沸腾,就连路旁的夜明灯,也象受到了传染,瞬时间显得明亮了许多。最后,我们早已唱跑了调儿,只剩下咚咚的脚步声伴随着“向前进”的呐喊在长街上延伸、扩散------

连敲了三家饭店,都没有散白酒,好容易叩开又一家小卖铺,却引起了小老板的一阵紧张和误会,接过一元钱,推出一瓶酒,赶紧就关上门。我们却顾不了这些,捧着酒,象捧着“琼浆玉液”,飞似地跑回小富家,继续进行无拘无束无法无天的豪饮狂欢。

狼迹遍地的结局自是不必说了,烂醉如泥也无悔无渝。最惨的就数不胜酒力的我,头重脚轻地躺了三天,人生也第一次尝到了醉生梦死的滋味!也把家人下得够呛,团团围着转了三天。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当年豪迈的同学聚会如过眼云烟三十年。那些激情壮志,现在还剩下多少呢?生活教会了我们成熟,岁月给我们青春的脸上写下了沧海桑田,我们都变了。鹏投身商海,发迹后,迁居大连。富,不改初衷,远涉重洋,游学它方,最后落脚在上海。耳顺之年的我们,华发已生,再也没有激情煮酒论英雄了。少年壮志只能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梦!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