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影

2016-07-13 16:06 | 文/六尺巷 | 246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掠影

作者:光求荣

一个微友在群里发表一句即兴之作:其实,人是一瞬间长大长老的,还记得你突然长大的那个瞬间吗?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个突发性的思维跃式,让人时常感叹生命如此匆忙过程中那短暂的乐感回味,今天完整的自己承接着之前积攒的全部,某种意义上来说,时间或许是没有时间的,来的都来了,自从来到这个世间,逐渐长大、变老,不知不觉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顺着这种思维伸展,这世间我看见的第一个人是谁?眼前的第一幅风景是啥样子?能记得起来吗?不可能了,能知晓的仅是父母亲茶余饭后有事没事时吐露他们记忆中的一些琐细,唯一肯定的是我初识这个自然界是从乡亲们那里开始的,举手投足,乃至生活习性、思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过错,如果有的话可能是后天的“努力”。在熟知我的乡亲们的眼中,有着清晰记忆的仍是小时候的我,说出的名子也是地道的乳名,亲切而温暖,生动得让我时常想起,想起往事,想起那天真却永远回不去的。这是我的世界,一路走来真的希望世界就那么大,傻傻的看着天空白云,看着飞鸟,等着黑夜降临,也祈盼白昼早点渐行。

人类源于最古老的本能习性退化,致使多数孩子的离开已不再是父母们的“丢弃”,而是出于人类对出生地以外环境产生好奇的驱使。一些非本能的索取从接触更多的人和事情上应运而生,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舍弃过程中增添着利益因素的人们,生死许多时候早已不是争夺交配权和食物,房屋、衣着等看似必需品的必将退去动物本能份额。小时候离开我的多数是一年一个轮回的生命特征,现在却是一批又一批人为的因素占主导地位,我还是我,早已渗入其中。从接触人物反馈信息来看,30年前的同学在我的眼睛中老去了,20多年的战友们也在这转瞬间的岁月中疲惫不堪,10前篮球场上的我,举手投足间会让十几岁的孩子们说:这位老爷爷真的能跑。上个月,在车窗玻璃不能升降,车子停在4S店维修车间时,一位看上去四十岁的经理喊我:“这位老同志,你的车子时间太长了,零部件肯定不行了。”从他的眼光来看,车的主人肯定比他大多了。

一路走来,有时候感觉世界不算很大,科学业已论证人的记忆中仅能存储150名左右的人,进去一个身影肯定有一个被摒弃,幸运的就是我遇见多少个我看得舒服的人们,愤怒的,也是那种稍纵即逝的,短暂的冲动让人在平淡生活中点燃激情,生活中活得更容易一些。中国人很多,多得占据了地球人口的七分之一,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从未有过孤单的感觉,观望、经历和想像的都是拥挤不堪的感觉吧!有时在思索着,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如同沧海一粟那样漂摇着,孤单可能是它唯一的全部,不等不靠,不言不语,自成一体,甚好。

太阳、月亮和地球,在相互转动的过程中形成白天和黑夜,人们为了能够让自己记住这个过程而采用了日复一日的计算形式,想毕都是一个过程,一个由小到大、由年轻到老的程式,这不是数字上的日子,数着日子会套住我们那稚嫩的生命个体,我们是在一同成长,一同凝望,在同一个星球上沐浴阳光雨露,爱惜这为数不多似曾相识和已经认知的人们,怜惜这个随时都会远离的人们,去珍视我们共同拥有的唯一家园,让瓦尔登湖上泛起的涟漪永驻你我心里。

2016年7月11日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