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得更高

2016-08-27 09:34 | 文/望云 | 3286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每当我聆听《飞得更高》这首歌曲时,便会情不自禁地被这意味深长的歌词拉开思绪的闸门。

 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我道少年愁来浪也白头。刚从大学毕业的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稳定的工作,只好先回到了久别的老家。算得上学业有成的我一时闲赋在家,整日侍立在父母左右惟命是从。久而久之,自觉愧对于良心,又怕落个百无一用、游手好闲的名头,便临急抱佛脚,做了一名乡村代课教师。虽说那份工作还算体面,可是收入微薄,就连有人问起给多少工资时我都羞于开口,支吾着走开。曾经的雄心壮志,曾经的秉烛夜读,曾经父母对儿子的殷切期望,一时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荡然无存。郁闷和痛苦常常伴随着我,使我不得开心颜。因此,那段时期里的我,心境一直很不好,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吧。整日里,我苦闷,我彷徨,我挣扎,我多想挣脱现实的枷锁,远离世俗的缠累,去渴望的蓝天里自由地飞翔!

  然而,上什么山唱什么歌,喝什么地方水,随什么地方俗。在那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成家立业”这一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年代,即使算个文化人的我也不容置疑地受到了影响。现实就是这样,倘若你已经到了该婚嫁的年龄,而你却依然孤家寡人一个,按常理,你要被人看为另类,甚至被人指指点点了。自己一直认为,先立业,后成家,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试想:连份稳定工作都没有的人,即便成了家,怕都要坐吃山空当“啃老族”了吧。虽说自己工作了近二年,多少有了些积蓄,可一想到结婚就要做人夫为人父了,难免惶恐不安;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平平庸庸、碌碌无为的过下去吗?我于心不忍,心有不甘。况且,我在近二年里一直都没停止过学习和深造,我不断地充实着自己,历练着人生,与此同时,又不停地为自己谋求新的工作,构想新的生活。我的确不愿,骨子里就从未想过要这样像父辈们那样生存下去。 

 “我要过我想要的生活!”我心里时常对自己说。

  父母当然懂得我的心思,曾替我婉言谢绝了好几门亲事,至于对方的家庭如何的好,女子如何的漂亮能干等种种言辞我一概不从过问。这样一连不断地谢绝了好多媒人的造访后,上门说亲的人便渐渐地少了起来,直到无人问津。但不到半年,父母却偶然听到了不少风言风语,说什么我的心气高,不知要找哪家乡长、县长的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就在农村窝着吧,还指望飞黄腾达?癞蛤蟆吃天鹅肉——想得美!……什么家庭吗?父母没个好名声,他能娶上好媳妇!……初闻此话,我不禁觉得好气又好笑,俗话说,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农村里有些“长舌妇”最爱说长道短、无事生非,就由她去吧。但流言蜚语接踵而来,唾沫星子可以淹死人,街坊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除非远离这片生你养你的土地。然而,我离开之后又往哪里去呢?哪里是我的容身之处?人言可畏!真是屋漏偏逢阴雨天,船破又遇顶头风。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人活着能争一口气时就得争一口气,想想父母已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怎好忍心再让父母跟着我受这份罪,痛定思痛,我断然不允许有谁再背后戳脊梁骨了,我发誓:我得为父母争一口气!

 既然主意已定,父母亲戚就开始为我张罗起来了。相亲、订婚和结婚,几乎短短的半年时间,就是现在的我的妻子已经嫁到了我家。过门后的妻子既贤惠又能干,一点不亚于那些百里挑一的媳妇。从此,父母有了安慰,也堵住了众人的悠悠之口。或许,有人说,我是拿自己的前程做赌注,胜了眼下,怎能够赢得了一生的幸福。可我心里比谁都清醒,终生大事岂是儿戏。我目前只能作出这样的选择。生活是最能验证个人选择的成与败。妻子虽说初中毕业,文化不高,可她知道只要双手勤快就没有富裕不起来的道理。他一面勤勤恳恳地下地耕作,一面在家里搞起家庭副业来。她先在后院里建起了猪栏,养了几头猪崽,后又听说养鸽子投资少利润大,就从市场上买回来五对信鸽饲养。其实养鸽子赚钱不是她的本意,她想着是那些活泼可爱的鸽子能带给我开心、快乐罢了。我也是在妻子开始喂养了鸽子以后才慢慢喜欢上那些充满灵性的小家伙的。  

 我家三层楼房的顶楼本来是用作库房的,但里边并没有放置多少杂物。四间大的空地没有墙壁隔开,屋顶是大厦房的屋顶,有“人”字形的大梁,鸽子可以栖息在大梁之上,四面墙壁上都有窗户,阳光可以投射进来。这里向阳、避雨、空旷、还没人上来打扰它们,所以,选在这里养鸽子是再好不过了。虽说有大梁可以供鸽子栖息,可我们还是在半墙之上为鸽子架起了几个竹筐做鸽子的窝,预备做鸽子哺乳期的家。

看着一只只破壳而出的雏鸽,在羽翼丰满后的几天就乘风而上,自由翱翔于广阔的天地之间时,我的心境也豁然开朗了许多。那些白色的、红色的、瓦蓝色的、雨点花的鸽子呀成群结队似的在我家屋顶的上空盘旋着,时而远,时而近,时而高,时而低,我的心也随着它们在天地间舒展开了,荡漾开了。曾经的压抑和沉闷,心中的羁绊和愁烦也随之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渐渐地烟消云散了。随着我打响一声清脆的口哨,那些灵动温顺的小精灵们又一个个倏忽倏忽地停歇在了我的眼前,它们可真是一群又好玩又听话的孩童,我越来越喜欢上了它们,它们的生命和健康逐渐牵动着我的心。

 每日下班回家,我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我的那些可爱听话的孩子们,给它们调配各样美食,给它们打洗澡水,给它们清扫窝棚,我的劳动在汗水中浸润出欢快的音符,与它们在一起的日子,也是我开心快乐的开始。鸽子们很喜欢我这个知心朋友常来看望和照料它们,每当我攀上三楼时,准会有几只调皮的鸽子飞落在我的肩头和手臂上,乖巧地接受我的抚摸,专注地聆听我的教导。我不光会宠着惯着几个调皮蛋,还会留心查看所有鸽子的动向,及至发现了某个郁郁寡欢的孩子时,我就会格外仔细地观察它的身体、神色、粪便等细微变化,然后根据年龄和体型的大小对症下药。鸽子服药后一般过了两天便会康复如初,与其它鸽子一起嬉戏玩闹了。其实飞禽远没有家畜那么容易患病,我们也无需为它们多么操心,只需时常在它们的饮水中溶解少量的高锰酸钾就可以起到预防保健的目的。在我和妻子的悉心照料下,这些小家伙个个身强体健、毛色发亮、目光有神、翻飞自如。它们并不怎么依恋衣食无忧的安乐窝,而是更乐于高飞和远游,这样,它们带出来的幼鸽也天生一副好身材、好性情。鸽群生来就是一个友好和睦、团结互助的大集体,它们之间绝不会发生为了一己之私而相互撕咬,以及分崩离析的现象。你若不信,请看,广阔的天空里,它们从来都是结伴而行,不离不弃。  

  饲养鸽子不满一年,我家的鸽子已由起初的五对繁衍到五六十只了,当它们一起成群飞过村庄上空的时候,大有遮天蔽日的势头。

 没养过鸽子的人肯定要问:那么多的鸽子,你是怎样给它们洗澡的?如果谁要问这个问题,我会不由得窃笑起来。鸽子根本不用人给它洗澡,我只需隔三差五地为它们打好一大盆子的清水放置到一片向阳的开阔地就行。只要它们看到满盆的清水,准会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跳进去扑腾扑腾地洗浴起来。洗浴后的鸽子会在跳出水面的刹那间抖落一身的水滴,然后飞到另一处房角或墙头上细细地梳理起羽毛来。或者是用自己的喙这里啄啄那里啄啄,或者是雌雄一对彼此梳妆打扮一番,你看,它们是多么爱清洁,多么有情致,多么懂得相惜相爱的性灵呀!养鸽子的时日长了,我也知道了鸽子的爱情原本是那么的洁身自好、忠贞不渝。出世后的雌雄鸽子长大后会自然结成一对夫妇(一只雌鸽一窝就产两个蛋,并且是一雌一雄),然后相濡以沫、永不离弃。这样的爱情观,怕是最懂得社会文明的人类,也要嗟悔无及、靦颜人世了吧!

 鸽子的饮食就更为简单了,玉米、小麦、豆子等五谷杂粮均可为食,为了鸽子的毛色润泽光亮,我有时会喂给它们少量的油菜籽。一年来,我和妻子不断摸索出一些喂养鸽子的妙法,喂养的鸽子不仅体健,还特别有灵性。虽然我们购买的是信鸽的良种,但仍须有计划地训练,才可以使它们成长为名副其实的信鸽。当新生的一批鸽子刚长到成年的时候,我们会从中选取一些骨骼强健、胸肌发达、反应特别机灵的鸽子来试飞。我们分几次试着把它们带至40公里、60公里……100公里外进行放飞,看它们能不能飞回家,看它们谁先飞回家,但结果常常是:我们还没有回家,它们却早已在家等候我们了。这时,我们全家人都会为那些坚强的勇士们欣喜快乐、欢呼雀跃。那段时光也因着那些可爱的小精灵、小英雄的缘故而变得异样的开心和美好起来。即便现今回想起来,也还要感谢那些鸽子,是它们救了我,让我觉得以前的苦日子并不是真的那么苦,无数的黑夜并不是真的那么漫长;我更应该感谢我的贤妻,是她用智慧的心灵撩拨起我对生活的热爱,点燃起我对未来的希望。

《圣经》上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不知是那些小精灵们从远方带给我骤然而至的喜信,如同《创世纪》里那只被挪亚从方舟里放飞的鸽子叼来一片橄榄叶告知洪水的消退,还是因为上帝感念我忧伤痛悔的心灵,等我忍受完这至暂至轻的苦楚后赏赐我荣耀的冠冕呢?总之,我终于等到了生命之花开放的季节。这年的年初,也是我和妻子养鸽子的第二年,县里公开面向社会招录教师的政策,让我命运的转机从梦想变为现实。凭着自身丰厚的知识素养,良好的思想品质,吃苦耐劳的精神,我以遥遥领先的优势顺利通过了层层筛选,最后,如愿以偿的被县人事局录用了。那一刻,我是多么自豪,多么激动,多么欣喜呀!熬过了那些满是痛苦和心酸的夜晚,我终于迈向了充满曙光的康庄大道。从此,我也可以像我的鸽子那样展翅飞翔了,飞向我早已梦寐以求的蓝天;纵使狂风暴雨,险象丛生,我仍将不遗余力,扶摇直上,因为,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只要拥有一颗向往蓝天的心,总有你展翅翱翔的时候。(2014年6月初稿,2016年4月16日再次修改)

【作者简介:原名吴利强 ,男,笔名田园 、青叶、望云、春云时雨。1976年生于宝鸡陈仓,1999年毕业于陕西教育学院,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各省市报刊杂志、文学网和微信公众平台。 QQ:593204969 微信:shangdihongen 】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