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花飘,沙湖情深

2014-10-31 11:10 | 文/雪中漫步 | 402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序:去过多次沙湖,去过多次塔山,去过多次放牛山,我想说,我还是会去,不同的季节,不同的风光,不同的人群,就像每年黄河岸边观看白天鹅一样,有种喜欢刻在心里,有种幸福埋在心底,走出去,沉淀一种幸福,收获一种快乐!

那片湖泊像天上的云彩,不远不近的跟着我,那些纵横的山路像银蛇,如果苍穹再荒凉一点,就更贴切了,我总是站在山尖尖上眺望,在松涛阵阵中想像,在迎春花开时幻想,何时可以展开我的双翼,飞落在那片明湖上,把那片霞光拥抱!

山谷幽幽,山路弯弯,翻山越岭,公路土路皆可到达,驴子出城首选土路,那花花草草,叶叶片片,虫虫鸟鸟虽然不会说话,倒也满是灵气,那干枯的毛毛草,成片的钻天杨,白白的芦苇花,自成一道风景。如果在山路上发现几棵红柿子,你看!那军营一定会炸了锅,亲手摘的甜蜜呀,可敞开肚皮吃,谁又吃得了?

清晨的南山飘飘欲仙,长长的台阶一目了然,又见上阳苑倍感亲切,难得这么悠闲,偶遇了倦巢和寒梅,多日不见的骆驼也来了,还不错,本以为两个人的行程变成了五个人的盛宴,出城了,虽然是周五,但心情一点不比周末差。

这里空旷寂静,冬暖夏凉,虫鸣鸟欢,溪流潺潺(今年天旱例外)夏季山花烂漫,冬季芦苇飘荡,漫步于山间小路,游走于山乡湖泊,抒散一份闲情逸致,心情烦闷了,来这里溜达溜达,看看沙湖水,来回用不了几个小时,我也就是那个时候知道并喜欢上了这里。

很多人叫它火烧阳沟,这跟一段史事有关。话说当年倭寇横行,盗贼昌狂,当地百姓为了防止倭寇侵袭,特意在崖壁之上挖了九孔窑洞,藏粮藏人,据县志讲抗战期间也起了不少作用,如今雨水冲刷,仅剩下几个黑洞洞。

时平时坎,时上时下的山路弯弯转转,绕了几个山谷,才看到一弯细流,看来沙湖也不乐观呀!曾经的银白,曾经的冰花,曾经的炫丽又到那里追寻?落叶无声,鸟儿悠闲的唱着歌,扑棱棱,好漂亮的野鸡,撇开冰花,我们还是去欣赏芦苇花吧!

春天的碧绿似乎是昨天的事,一晃,又是一片白白的世界,说这里是芦苇谷也行,说这里是芦苇山也行,山坡上,山谷里,沙湖边,一片一片的芦苇花恣意飘荡着,一个一个的梦想从芦苇丛中飞起,一串一串的笑声在芦苇荡回响,一谷的幸福,一湖的留恋,一山的快乐,在这山野之中返璞归真。

芦苇诉说着沙湖的快乐,诉说着沙湖的无奈,曾经碧波荡漾的沙湖,只剩一湾浅滩,曾经芦苇摇曳的湖边裸露出一块黄土地,站在枯竭的沙湖边,惋惜?心痛?杨树林子,枯叶蝶上留下了多少心声,重温沙湖,重温生命历程的一个起点,重温驴途的乐与累,沙湖,一淡泊心灵的港湾,只愿来年的沙湖,还是一湖碧波。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