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踪浔阳楼

2016-12-21 15:54 | 文/子愚雅趣 | 737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两次路过九江,都没得机会去睹浔阳楼尊容。

这回又要南下,非了此宿愿不可。

之所以说惦记浔阳楼,是因为《水浒传》在童真的记忆里留下了太深的记忆。“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第三十九回中的有关词句如今尚能诵的出。

宋江做了一首《西江月》词,“乘着酒兴,磨得墨浓,蘸得笔饱,去那白粉壁上挥毫便写道: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宋江写罢,自看了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酒,不觉欢喜,自狂荡起来,手舞足蹈,又拿起笔来,去那《西江月》后再写下四句诗,道是: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郓城宋江作”。

尤其是施耐庵对浔阳楼景观的描写引人入胜:“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吹笙品笛,尽都是公子王孙;执盏擎壶,摆列着歌姬舞女。消磨醉眼,倚青天万叠云山;勾惹吟魂,翻瑞雪一江烟水。白苹渡口,时闻渔父鸣榔;红蓼滩头,每见钓翁击楫。楼畔绿槐啼野鸟,门前翠柳系花。”

说来也是,为什么一处文化景观就使人魂牵梦绕呢,“仁者爱山,智者乐水”,文化这东西不可言状,却陶冶人之清操,度定一脉史实。

当夜宿“古江州”闹市一连锁酒店,追溯浔阳楼历史,又反侧难寐。

浔阳楼,因九江古称浔阳而得名。始建应在唐德宗贞元年(785—805年)之前,因时任江州刺史韦应物《登寄京师诸季淮子弟》诗中有“始罢永阳守,复卧浔阳楼”。屈指已1200余年。期间江州司马白居易题咏有诗,宋代文豪苏东坡题书存额,到元末明初的施耐庵时,浔阳楼依然风闻南北。直至清康熙年间,仍具规模。

那么今之浔阳楼仍焕古楼的风采吗?是否揽怀昔日之风水?一串串提问在心中萦绕。

次晨,我从甘棠湖畔出发探秘,车径浔阳路、柴桑路、滨江路,老远就望见左侧的长江岸边挺立一青甍黛瓦、飞檐翘角、立柱灵窗的三层阁楼。

走近细观,楼庄重雄伟,朱颜古香,但楼侧停车场倒不大,仅两个篮球场大小面积。北依长江堤岸,有五六米高下。两辆大巴已捷足先登了。

驻车就位,购得一人20元门票,进得门来,但见黑底金字一匾额草书“浦湓明珠”,仰头再望三层楼额是赵扑初题“浔阳楼”。读景点介绍得知,现楼由九江市人民政府1987年于原址重建,占地2000平方米。主楼占地300平方米,高21米,外三层内四层,九脊层顶,斗拱飞檐,青瓦朱阑,四面回廊,参照舆刊本《水浒传》插图和宋代《清明上河图》建筑风格。

信步入楼。一层大厅东西两壁镶嵌了两幅大型瓷板画,彩绘着“宋公明发配江州城”、“浔阳楼宋江题反诗”、“黄文炳设计害宋江”、“梁山泊好友劫法场”栩栩如生画面。还陈列着全国旅游景点唯一的一套《水浒》一百单八将人物瓷像。感觉时光倒流入汴京。

二楼辟忠义堂,设宋江当年醉酒题反诗处,置备宋江当年豪饮的“蓝桥风月”酒,但克隆品总觉得少了当年的风韵。

三层是回廊,陈设一些名家字画。

四层是茶座,摆了一排排仿古桌椅,如果你愿意消遣,来一杯香茗,听一段书,那也是“官宦雅士”的享受。不过我却选好了赏景的视角,举起照相机频频定格,再凝视长江东流的风华,对“古楼”徒增一番爱怜。

九江、江州、柴桑,尽管古来名称时变,但通衢位置不移。陶渊明昔日厌恶官场险恶,或许登楼思乡,决意解甲归田,写就了《桃花源记》;白居易被贬江州司马,也许登楼有感,书下千古绝唱《琵笆行》;宋公明生不逢时,把酒临风,直抒胸臆险遭陷害,却成就了华夏名著《水浒传》。谁说这里不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呢!三国周郎在此点将练兵,击溃了曹孟德八十万雄师;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扼江守湖设计战败了陈友谅威猛三军,奠定了大明江山。还是前人楹联写得好:

旖旎风光,江声山色无双地;峥嵘台阁,楚尾吴头第一楼。

枫叶四弦秋,怅融天涯迁谪恨;浔阳千尺水,勾留江上别离情。

遗址越千年,几经故国沧桑,血染浔阳成旧事;层楼凌九派,纵览江城风韵,气吞吴楚展新姿。

浔阳楼,楼以地名,楼以人名,楼以文明。

徜徉在楼北的江堤上,聆听楼檐铃铛作响,情从远古来,那层层碧波莫不是千古风流人物?逝者如斯,浪花淘尽英雄!

幽思吊古,临楼心远矣!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