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酒,你我诉不尽的天涯

2015-12-16 08:44 | 文/网友推荐 | 2244次阅读 | 相关文章

人生最美的事莫过于花前月下一壶酒,不问俗尘苦乐,不理悲伤春秋,与知己好友一饮而尽,道不尽的天涯路,说不完的云意春深。唯一段梦事,在心间缠绕,抚一曲琴,随之起舞,论沧桑几何,待我用心体悟。

这一壶酒刚刚坐下,你与我,对弈相逢;这一条路,绵长深远,你与我,只需平常对待,慢慢蹉跎。

何来悲,何来喜,人生不过一瞬间。遨游红尘,一颗禅心,自在天地,发乎于情。这一世,赤条条来去,终是无挂。这一年,匆匆逝去,再无留恋。

一直以来都恪守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间最好的相处状态就是保留一定的距离。不过与亲近亦不过与疏离,谈得来的时候犹如一壶温热的酒,无话说时各自心中明月。

正如一杯陈酿,不温不火,滋味醇厚,饮下去只觉得心生欢喜。君子之交,发乎情,止乎礼,来往之间不必遵循过多礼节,又不必过度亲密,以此再分别之际,不会感觉孤独也不会有太多牵念。

有人说这是否过于冷漠,我想说世间一切都是如此。来时的路上,孤单无靠,离去之时,纵使感情再好,最后的路也只有你一个人在走。

日子过的久了,些许事也就明白了,之所以恪守一个信念,也只因看清了浮世清欢里最为真实的那一面。

一如我们在寺庙前的每一次虔诚跪拜,是为了换取内心平和笃实;而用力的去爱,也只为了使这一颗荒芜的心有一处得以安放。

波澜的海面,从来都没有定数;一艘离开码头的船驶向未知的方向,有太多不定数。谁知道下一秒是什么,谁能知晓你不会是那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凋零的花瓣无人疼惜,季节的更迭亦从无怜悯。

你我杯中的酒,冰冷到温热,一个短暂的过程,交了心,说了话,不是伯乐也已诉尽了衷肠。通透世事的你我,在意的是自我的修行,因知不能的事,不会去做;因知不懂的人,不会去交。

我,仍然遵守,君子坦荡荡的心,也一直认可,在硕大的人潮中,总有一处是你可以清净的所在。

如果时间充裕,不要忙于在红尘奔走,不要急着将什么事都全部做完。时间还早,年纪不老,许多时候,看看自己,问问心,会发现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醉酒于江湖,相望于彼此。我俩之间,是一层纱,一层雾,一层淡淡的芬芳,绕梁在春季的花海。酒,愈发温热,入了胃里,暖在了心。

人群中,你宛若惊鸿一瞥,向我走来,带来了你内心的禅意与朴实;我,自尘烟江湖而来,为你的禅,共写一段赤子之心。

天之涯,我在等你,山之顶,你已经设好了棋局。我们的博弈,没有输赢,我们的酒,没有利益纠缠,我们的心,是君子之交,我们的情,止乎于礼。

一念之间,你我约定三生;是那伯牙子期,弹琴不问情,论礼不论事。唯一件,便是你我杯中的酒,在一饮而尽的最后,仍然清净空明。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