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内窗外

2016-07-05 17:25 | 文/云上云上 | 341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小轩窗,正梳妆。

写下这几个字时,脑海里浮现出一派旖旎的景象:国画里,轩窗前的仕女慵懒地簪花,点绛唇,回眸,弹琴,煮茶……

此刻的窗外,春风和煦,万物复苏。“满目金黄香百里,一方春色醉千山。”草色遥看近无,翩翩飞燕穿柳,灼灼桃花逐逝水,片片梨花回风流雪,阡陌纵横间朵朵不知名的野花成堆成簇,争先恐后随风摇曳生姿……真真地是明了眼、媚了心,怎一个“唯美惊艳”形容?

古宅的轩窗,用料做工非常考究,雕花镂空描金,花样图案种类繁多,每种图案都精美无比,每种花样包含迥然不同的寓意。小轩窗,好似房屋的眼睛,折射出主人内在的气质与风度:或儒雅清秀,或古朴典雅,或稳重大气。

小轩窗,方寸咫尺之间,春花,夏水,秋月,冬雪,一年四季之美尽收眼底。透过窗户,不仅可以饱览日月山川之奇丽瑰秀、江河湖海之宽阔豪迈,更可以通过大量优美的古诗词,领悟窗户带来的优雅与别致,感受心灵之窗的热枕呼唤,享受平淡质朴的生活,享受诗意栖居的人生。

“平岸小桥千嶂抱,揉兰一水萦花草。茅屋数间窗窈窕,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王安石的《渔家傲》是山野闲居的清幽恬静,“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鸟向檐上飞,云从窗里出。”吴均的《山中杂诗》用白描的手法表达的惬意闲适,“一双幽色出凡尘,数粒秋烟二尺鳞。从此静窗闻细韵,琴声长伴读书人。”是唐代诗人李群玉的书院二小松里的闲情雅致。“柳绵扑槛晚风轻,花影横窗淡月明。”是元朝诗人查德卿的清新淡雅,“望水绕人家,云生窗户,岫转峰回。层层绛桃千树,似丹霞、散绮映楼台。”是元朝梁寅《木兰花慢桃源》描绘的世外桃园的美妙绝境。“我歌白云倚窗牖,尔闻其声但挥手。”则将诗仙李白的洒脱豪放展露无遗……

通过窗户,可以一览古代女子“绿窗纤手”的诗意倩影:“北朝乐府木兰诗“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古诗十九首》中“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犹如一幅幅工笔国画,生动细腻委婉。通过窗户,可以感叹人世间的真挚情感:“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的甜蜜期盼,千古传诵的“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传奇,台湾作家琼瑶的词曲“窗外更深露重,窗内闲情难送”把少男少女的抑郁之情刻画得入木三分、惟妙惟肖。更可以通过窗户,表达远方游子的思乡之情:“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窗,不仅是居家的需要,一种装饰,更是一种文化的象征,一种中华五千年文明历史的象征与传承。

喜欢窗,不仅喜欢古轩窗的外在美感,更喜欢它蕴含的悠悠文化古韵。

喜欢窗,不仅仅是因为可以观赏窗外变换的景致,更因为在窗内可以静思冥想,可以思绪万千……

夜晚,临窗而坐,白昼的喧嚣与热闹早已远走,宁静的夜晚,清爽的凉风拂面,绿纱幔一路轻飞,时而轻抚额头,时而兀自低吟。推窗远眺,一轮皓月当空,银光一泻千里,远山近水树木花草都笼罩上一层淡淡轻纱,朦胧缥缈,若有若无,幽静的夜晚,仿佛能听到花开的声音,丝丝缕缕暗香远袭,空气恰似一江秋水纤尘不染,轻轻吸上一口,心,顷刻醉了……

柔和的灯光下,沏一盏绿茶,清香满室。于茶香氤氲雅致的氛围中,或听或写,或临摹书帖,或一卷在握,聆听先哲们从那古书籍里飘来的妙言锦句,字字珠玑句句经典,使人如沐春风,亦如醍醐灌顶。在一杯香茗、一首古曲、一卷线装书中静静地欣赏万物之美,感受万物之理,内心有种从未有过的平静,有一种平静的喜悦,这份喜悦慢慢降临内心,如莲花盛开,淡雅清丽,风姿绰约……

品味清茗,沉浸墨香,在这样的一种幽静的氛围中找回自我,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天空。“左手香茗,右手墨香”,人生最美的时光莫过此时。所谓,人间有味,有味是清欢。

窗,房屋外在的点睛之笔;窗,心灵内在的清雅之韵。

评论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