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缘

2016-07-13 16:06 | 文/壹壶容天下 | 447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茶·缘

我是地道的上海人,之前从未到过石城,却对石城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爷爷曾经作为知识青年响应国家号召去到石城,帮助石城建设,这一呆就是10年。回到上海后,爷爷仍对石城念念不忘,把那一段日子天天挂在嘴边。耳濡目染间,我也渐渐爱上了武夷山脉下的那座山水小城。

于是,刚参加完高考的我将毕业旅行的目的地定在了石城。我独自坐着从上海火车到了瑞金,再坐班车从瑞金辗转到了石城。从车上下来踩上石城土地的一霎那,我感觉到了石城对我的呼唤,呼唤着我去探索它、学习它、爱上它。想着爷爷也是在和我同样年纪时来到的石城,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耳畔萦绕着爷爷的话语:“我和石城有缘喔……”

石城旅行的第一站是有着“石怪、洞幽、泉美、茶香、佛盛”之美誉的通天寨。站在荷花池畔,一阵阵芳香扑面而来,满眼的荷花令我欣喜不已:只见过高楼大厦的我,从未这般亲近自然。抬眼望去,荷花池后面就是通天寨,高大的山体令我产生了一种征服欲,抬起脚我就往山上走去。我一路所见之景与别人对通天寨的描述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未感受过的壮美使我对大自然与石城人民的敬畏之情油然升起……我想我又更爱石城一点了。

紧接着几天里,我又去了“亚洲第一漂”——赣江源漂流、九寨温泉、八卦脑等地。旅行最后一天,我在街上闲逛,挑选着纪念品,忽然看到了几个穿旗袍的女人站在一栋古色古香的房子前拍照,我不禁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那房子前写着“桂花屋”三个大字,里面有许多人正在参观,我也走了进去,闻着空气中木头的芳馨,我仿佛听见了历史的脚步声。从大厅到厢房,我捧着刚买的奶茶闲适地逛着。虽然石城的奶茶不如上海的奶茶好喝,但眼前的景色已让我忘记了抱怨。突然我在一个偏厅中看到了一位美丽的阿姨在泡茶,她茶道技艺精湛细腻,一丝不苟,每一个步骤都那么平静淡定,优雅从容,一看便知是爱茶之人。她见我在一旁驻足,便邀我坐下来喝一杯。她手指飞舞间,我面前就呈放了一杯绿茶,茶汤亮丽、幽香渺渺,我端起杯子小抿一口,感觉这绿茶清新淡雅,略带青涩,犹如闺中待嫁的女儿,清秀明丽,纯美无暇,羞怯可人。我心头一颤,不禁想起了爷爷,想起爷爷在家多次端起茶杯却失望地叹息:“比不上石城的茶,比不上啊……”我以前不懂其中缘由,现在我懂了,市场上所卖之茶都是浮躁的、商业的,怎么能相比呢?震惊之余,我向阿姨打听这茶的来历,阿姨告诉我这茶是石城本地茶,产自丰山,品牌为赣韵。我又追问这茶哪里能买到,阿姨便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拿着名片找到了赣韵的店铺,刚好碰到生态茶创造者周建喜先生,他热情地请我喝茶并向我介绍石城的风土人情以及石城的赣韵生态茶,我们相谈甚欢。

第二天,我带着几袋赣韵生态茶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坐在火车上,我端着用赣韵简易茶包泡出来的茶,想象着爷爷喝到这茶欣喜的表情,同时也感恩着我与石城、石城茶间这割舍不下的缘……(杨蕊萌,赖安棋)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