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浸润于茶道芬芳中

2016-08-13 10:48 | 文/罗松生 | 527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相传神农尝百草,常餐风宿露,以天作帐,地作床,垒石为灶,拾柴为炊。一日,他身背藤篓,又出发去采药,走着走着,不觉口渴了,便从腰间取出陶钵,舀来清泉,放在极其简陋的石灶上,然后点燃起柴草加热。因为就在树林的旁边,有几片叶子正好掉落在钵中,这本来是寻常之事,奇怪的是,随着水在慢慢的沸腾,那叶子也翻滚起来,不断发出阵阵清香。神农连忙舀起来试着尝尝,嗬,这就神了,怎么口感这么好,到底是什么树叶呀?就这么几片,连水色也变成了翡翠绿玉样,喝起来又甘香滑喉,沁人心脾,回味悠长,精神不觉为之一爽。这个发现,让神农氏喜不自胜,连忙多多采摘,装入篓中,带回家去,经揉搓热炒,焙干储存,正好用于解乏提神。从此,人们除了裹腹的五谷食粮外,又多了一种养神佳品,它就叫作:茶。

茶,原本是一种不起眼的灌木,没有让人羡慕的花儿,也没有诱人的果实,却把生命中最宝贵的元素:甘香,输送到叶子上。在春、夏、秋三个季节里,无怨无悔地任人采摘。茶树,天性高洁,不随流俗,对土质水源要求极高,地非湿润不生,水经污染不长。山可以不高,但一定要有云缭雾绕,谷可以不深,但必须能听到潺潺水声;因此,也被称为南方佳木。茶是林中君子,也是山中隐士,无花而自芳,无果而自荣。有人说荷花纯洁,出污泥而不染,可惜渡不过清凉秋天;有人赞兰花高雅,依山壑,傍溪涧,殊不知也常被世俗的人们当作门面;唯有茶,居深谷,守岗峦,避喧嚣,远红尘,根不动,干不移,吸天地之灵气,摄日月之精华,经茶女适时采摘,妙手精心焙制,便成上品佳茗,闻之心旷神怡,品之思绪飞逸。今我手执紫砂妙壶,备好巧杯二三,无论是约友闲聊,还是自斟自啜,都是一种高级享受,其乐无穷。

我这个人别无所长,唯一的嗜好就是喝茶,有茶的日子是幸福的,喝茶的时候不寂寞。这里的喝字,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与“渴”无关,与“品”却关系密切。喝是一种本能,是人体的需要,而品却要学养,属艺术范畴,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品茶,需要心定神闲,如同弹奏一首慢节拍古曲,要有雍容的姿态,有平和的心境,若烦燥不安,心绪不宁,必定离谱走调,档次再高的茶,若没有各种官能密切配合,并且用心去品味,都会失去意义,这就是茶道,道,可道,非常道,个中滋味,只有经验丰富的真正茶人,才能深有体会。这也叫功夫茶,功夫者,非一朝一夕练就也,从煲水、烫壶,斟杯、闻香、品味都极其巧究,功夫,有深浅之分,茶道,却包涵人生大道,入道不易,得道更难。从外表包装,到茶叶鉴定,须一丝不苟,大凡好茶,跟人的品质一样,要各方面都优良,才算合格。我每得好茶,都会邀来知心茶友几个,或上亭台楼阁,或到花前月下,一同品味人生,一起谈玄论道。若遇假日,我还会背上小小汽炉,带本闲书,到郊外林边或山间溪涧,汲清泉,煮芳茗,闻鸟歌,看传本。

也许有人会说我很浪漫,其实不然,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然主义者,因为我酷爱大自然,热衷于绿色生活和低碳方式,尤其推崇返朴归真这一理念。平时我的衣着,简朴到你可能不敢相信,因为我只求蔽体而不求华丽;平日我的生活,简单到你可能不会理解,每餐以蔬菜为主而极少荤腥。唯有饮茶方面,我是十分讲究品质和名牌的,也舍得花银子和时间。就拿茶具来说吧,为了找一套自己感觉满意的,几乎跑遍了大街小巷,因为我的选择有个标准,要上档次,有品味,决不能将就着使用。茶壶茶杯,一定要出自宜兴名窑,要真正上好紫砂,茶几要木质坚实,自然天成,还要酸枣木的,转来转去,不是缺乏艺术造型,就是用其它杂木做的,这类茶具,我连价钱也懒得讲,最后,才在一家老字号专卖店淘得。我的习惯是早、中、晚都要喝茶,特别是饭后不能缺,加上人来客往,一天至少要泡五、六次,因此,我对水的要求非常严格,家中的自来水,我是不会用的,只用那山上取来的桶装矿泉水,为的是保持口感纯正和天然的茶味。也有人对此不理解,看到我每日与茶相伴,花钱还不算,还要搭上大把时间,问我到底值不值?我说:值!看我气色是不是很旺盛?腿脚是不是很强健?我每天起床就晨跑,傍晚还去逛河堤,不要以为唱歌跳舞我不会,琴棋书画我外行,但我的心态,比谁也要乐观,都说我还象二十好几最多三十挂零,哈哈,到底是自己耳朵听错了还是对方看花了眼睛?饮茶,确实益处多多,既促进了人体新陈代谢,增强了免疫力,也就等于留住了一个人的青春和活力。自从爱上了饮茶之后,真可谓受益无穷,每日与有见识的人品茗聊天,我的思想与观念,也在茶道中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我有各式各样的朋友,有文友、酒友、茶友,文友大多是自命清高,说话还会咬文嚼字,难免曲高和寡;酒友较为直爽,可有时酒性不好,三杯落肚,便情绪激动,甚至胡言乱语;唯有茶友,彼此无拘又无束,畅叙如小河淌水,来去若野鹤闲云,称得上是人中君子。茶,本来就是精神佳品,不仅微量元素对人体有益,芳香气味还能净化人的心灵。我常常对着电脑摆弄些文字,偏偏又去弄那些诗歌散文,这可并非手落键盘,一敲即成的事,有时遇到思路堵塞,文思枯竭了,我就干脆放下,离开电脑,泡壶香茗,醒醒脑,提提神。待重新坐到电脑前,连自己也不敢相信,一连串清脆悦耳的噼叭声,立即就从指间轻快地飞起。是茶的芬芳激活了我的大脑,是茶的甘甜滋润了我的思路,茶,就是这样神奇,能把我头脑中走失的灵感,很快又引领回来。

如今,茶,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伙伴,有朋自远方来,不用上高档酒楼,不必去卡啦舞厅,只要我招手一声“请”,她们就会从从容容、彬彬有礼地出来亮相,并且用最高规格的待遇,用最温情的方式,接待我的客人,为什么不是说她,而是说她们呢?听了你就会明白,原来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如龙井、毛尖,银针、雪片、铁观音、、、 、、、(作者:罗松生,深圳作家,有散文、诗歌发表在国家、省、市级报刊及获奖。)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