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绪若花朵朵开,风情美韵心湖采

2016-09-03 10:31 | 文/冰人 | 291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希望记忆与诗词配合默契,素墨淡笔就可以将世间风雅收集。

歌花赋月无穷趣,

品酒尝词意境来。

诗绪若花朵朵开,

风情美韵心湖采。

----- 题记

一直欣赏与痴迷诗词,也一直在学习并探求名家的手笔,从他们的诗情意境里,感触优雅迷人的生活韵律。人都说:“人生有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在流年瘦尽的时光里,或弹、或赏、或阅、或书、或独酌,偶尔这样“文艺”一下,才能放松时刻崩紧神经的自己。

晨起,默一句“低昂黄金杯,照耀初日光”。这些泛着墨香的美诗美句,那润心的种子,便不自觉地在心田里破了土,发了芽,悠悠然淡开一朵心花。阅过那一张张泛黄的书页,仿佛看见曾经的红楼秀阁中,翠屏帘幕后,痴人梦回,音断魂飞。幽帐里假寐,赋词中泣泪。庭院深锁,念君味。秋千架下,追逐双蝶飞,笑与泪全都透着那个美儿。

“君容几时入梦还, 回眸难顾旧容颜”。引古征今,几多的闲情逸致,勾勒出多少经典的诗篇。这斜阳、庭院、云霞、征鸿、鹧鸪、芳草、百花、秋千……触笔即柔婉。闲雅有情思,意象入画面。那疏星、烟月、断桥、流水、寒鸦、雾霭、汀渚、孤馆……沉吟皆凄艳。几许的凝愁哀怨,写意出多少幽美的词卷。曲笔、简洁,蕴藉着清丽,如山的辞藻堆砌的绝美又精练。

人生的况味与情韵,皆在我们行走的路上。一面明媚鲜活的胭脂红,一树婆娑袅娜的柳枝黄,一池娇美娉婷的菡萏香,一片纷飞飘舞的枫叶霜,用空灵将曾经轻舞霓裳的岁月柔放,让意象逶迆之汀水源源流淌。 就好像“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碧绿小池塘,人还未靠近,便已闻到潮湿的空气里夹杂着一股清香。一池身著翠色衣裙的粉嫩仙子,正迎着火红的骄阳。她没有玫瑰妖媚,也不似牡丹艳压群芳,却能引得无数人月下赏荷塘……

浪漫多思的人都懂得‘潇湘’,这是因为潇湘,也是他们隐藏在情泪背后的忧伤。不知何人写下“夜雨潺潺琵琶怨,潇湘残梦冷诗台”,这样凄切的句子,那是情已成空的万般无奈,是爱在心里口难开,是追和梦难以书出的情怀,犹如失情中的眼泪,多的就像是决堤的湘水,足已湮没痴人的柔肠,空留满腹情殇……

我喜欢穿梭在“唐风宋雨”里。喜欢透过唐诗的神来之笔,在心岸栽几株斜柳,箫频繁,音宛转,玉箫韵引月徘徊的柔情。羡慕宋词里的某一篇场景,划动一叶兰舟,将自己放逐浩大的山水间。绿水绕青山,心随流水转,随时都能看到水中映射的天光云影闲……虽然我很清楚的知道,此生再也无法摆脱红尘,但希望可以把握心舞不乱,自由自在地修篱种菊在心田。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生存在广袤深邃而又摇曳生姿的尘世间,那些好像万斛泉涌的“典故”,仿佛一直与我们形影不离。每当你走进天然无雕饰的山水,似乎都有一种卸下重负后,才能表现出来的行为随意。每当融入一首新诗韵律,犹如聆听到,一个漂泊者灵魂深处的喃喃呓语。每每解读了一本书的灵性哲理,都貌似看到自身独白的信息。

时常与诗词对酌、对话,才能更好的执笔书花,记录年华。歌花赋月无穷趣,品酒尝词意境来。诗绪若花朵朵开,风情美韵心湖采。 情韵,不是指出入高级场所,也并非体现在锦衣玉食,而是你在生活中,阅读、欣赏及创作等等这些一系列微小的动作,让人悦目牵魂。纵然穿上粗衣布裙,随手种上几株花草再伴着书香几本,这些闲雅情致就能堆砌出细碎的生活之美。

静夜里独对窗外的街灯,听一筝曲净化频频悸动的心灵,抚慰自己在四个季节里,积攒出的、沉甸甸的、未圆的梦,昂首远山含笑,低眉近水盈盈。往事依稀朦胧,山水相逢如梦。纵然眼前浮现多少画面也都已沦为曾经。即便生活为我设下一座座迷宫,即便岁月锈蚀了我要按响的门铃,我依旧执着地行走在诵读诗词的途中。

文/伊人轻舞

2016.8.27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