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花栎

2016-10-20 09:07 | 文/高山流水 | 299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一 环境

——总有沟壑,会收留你的漂泊,总有泥土,会滋养你的峥嵘,总有花栎,会搭起你的大厦。

微笑是一所我曾工作的学校,一个与山水很近,与喧嚣甚远的地方。

学校的原名应该叫做“魏校”,因与微笑谐音,再加上塑造学校主题文化的缘故,久而久之,魏校便成了微笑。

生活和工作中,总是要讲点精神的,微笑无论是作为工作的地方还是一种生活的表情,显然都能够折射出一种精神的。在这个偏僻到有点荒凉的地方,能够安下心来工作四五个年头以上,每天还能面对日出日落洋溢出微笑的表情,那精神层面和人格魅力是要升华到一定高度的。微笑着起码证明你还生活在一个岁月安好的世界。

在微笑,常常会看到距学校二三百米的山嘴处有一颗花栎树。那是一棵有着几百年的老树,四五个人合抱的树围,二三十米高度,盘根错节 ,虬枝交错。四季更迭,或春芽初长,或夏荫如盖,或秋叶飞舞,或冬枝沧桑,总有着那么几分精彩呈现在山头,独木成林,自成一景。远看,学校后山似一俯冲而下的巨龙,这棵花栎天作之合成一昂首腾飞的龙头。在中国,是讲究风水的,龙又是中华民族的图腾,于是,这棵花栎便成了学校及周边群众的守护神。

花栎是山区一种非常普遍的树种。耐寒耐旱,质地坚硬,高大挺拔。随便一个山头,不管泥土如何单薄,山崖如何嶙峋,只要栎籽滚落到了那里,不出几年,便可成片成林,俏生生的长出一片茂密、峥嵘的森林模样。

花栎全身都是宝。树干可以当做屋檩,椽子,加工成家具;树皮可以制成栓皮;叶子、枝条可以制成香菇、木耳、天麻等菌种;栎子,可以加工成凉粉。儿时常常在坚硬椭圆的栎子上安一个把儿,便成了一个精美的陀螺,在随便一个光滑点的地方转出半天的快乐;即便个别扭曲了很不成器的栎树,也会成为农人灶膛、火炉里的宠儿,做饭、取暖经烧紧火。

花栎很容易让人误解成南方的一个名贵的树种---黄花梨,其实它们有着天壤之别。它们除了名字有着高度的契合,其它都相差甚远,一个喜爱南方的温暖湿润,一个爱好北方的温寒干燥,一个平凡常出农家小院,一个高贵常登大雅之堂。

我常常想,每个人自出生那一刻起,都无从选择自己的故乡,但我们可以选择安之一隅、峥嵘繁华。就像这花栎一样,即便身处荒凉,仍可独木成林,成为人们赏景、休憩、膜拜的圣地。

其实,这个社会,我们大多数都生存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但并不妨碍我们成长为一棵平凡而有用的花栎。贫瘠也罢,荒凉也罢,只要你始终不渝的保持坚硬的质地,总有沟壑,会收留你的漂泊,总有泥土,会滋养你的峥嵘,总有花栎,会搭起你的大厦。

你若安好,即便朝夕相处于平凡的花栎,仍是如歌的岁月。

(作者:何方 QQ高山流水296967157)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