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一根心灵巡行的芦苇

2015-02-28 09:30 | 文/网友推荐 | 335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写的文字多了,看的人也就多了,评论自然是免不了的。有把玩文章的,有揣摩作者的,也有深追细问为文者身份背景的,品文、品人、品道,不一而足。甚至还馈送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头衔桂冠,有册封我为教师的,也有称谓我为专业笔杆子的,还有标榜我为业余文学秀的……这些都是网络时代衍生出来的副产品,就算是文章的阅读者对自己的回扣吧。我既不会授业解惑,也没有著书立说,不过是一介书生半介兵而已,对这些抛过来的礼“帽”,如同文化的外衣,风度翩翩,虽说可以提提神、韵韵笔,但还是神不知、鬼不觉,藏在心灵的深处为好,万不可穿戴一新、招摇过市、飘飘然起来。不然,欠下思想的赤字、心灵的陈债,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如果非得给我一个职称,套个“文字打工仔”“文学爬行客”“文化跪拜者”的草帽,我是不会拒绝的。给自己的身体打工,向着自己的内心深处爬行,朝着自己的衣食父母跪拜,以仁爱之心,修仁爱之德,以仁爱之德,修仁爱之道,以仁爱之道,修仁爱之术,这也是一条赎身救心之通途。反正不会增加纳税人的负担,不会挤压仕途者的跑道,不会抢占钓誉者的风头,何乐而不为!

我与文字是结下了不解之缘,是从学校接触到文字的那天起开始的。我这个七十年代、北方农村的穷孩子、苦孩子、泥孩子,对文字的好奇是出了名的,着了魔似的,就像抓住了文学的小尾巴,舍不得放下。到了上高中的时,我对文学愈来愈浓了,曾经在高考落榜的那个年头,曾经在冰天雪地的那个隆冬,曾经在自己的田间的那个地头,我迫不及待地,把舅舅特意给我买来的,成套的文学教科书,一本本地看,一遍遍地读,一读就是大半天,一读就是大半本,等我站起来要回家时,双脚冻僵了,一步都迈不出去,脸冻得像熟透了的西红柿。有老乡毫不客气地,给我起了个文绉绉的外号:“书呆子”。大学的大门被迫关上了,文学的小窗却敞开着。后来,我背着这顶“书呆子”的帽子走进了军营,心里问自己,不会有人再给我起个彪呼呼的“兵呆子”吧?十几年的军旅生涯,我没有听到有战友们这样称呼我。锄把子摸过,枪托子摸过,笔杆子摸过,我更爱摸的还是笔杆子,不是因为笔杆子轻巧、锄把子笨重,而是笔尖子底下长灵感、冒火花、出思想,能够喷发汹涌澎湃的激情,能够圆上文学立命的梦想,让自己真正走进文字的世界,真正感觉到每一个文字的酵母化的活力。文字作为文学的种子,文学作为文化的摇篮,文化作为思想的基因,就这样默默地根植在心地里、流淌在生命里,回荡在向往里,陪伴着我走出失落的年代。我时常这样自嘲:自己虽不是文学圈子以里的人,充其量不过是圈子以外的无名之辈。但自己作为文学梦想的种子人,思想花絮的放飞仔,文化基因的携带者,还是颇为给力的草根一族。文字就像导航仪一样,导航着我的人生,让我走上了以文字安身、以文学立命、以文化予人、以思想悦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生不归之路。一直到后来,文学与文化逐渐地成了我的职责主阵地和业余主战场,自己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文学的圈子,身骨披上了文化的外衣,在艺术的丛林里行走出没,贪婪地吸吮着思想的琼浆。老实说,公文写作才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责任田,是自己的职责所在。文学创作只是我的自留地,是个捎带活。在责任田里“耕云”,是职务行为,耕出来的,是思想作品。在自留地里“种月”,是个人行为,也是私密的行为,种出来的,是文学作品,其文责是要自负的,著作权也是应当独享的。就怕别人误解我,一天到晚,不是责任地里偷偷菜,就是自留地里摘摘花,无偿做享国家的公共行政资源,很有假公济私之嫌。不过,工作也有五加二,白加黑的紧急关头,灵感也有撞上脑门、又撞上工作的场景,工作再忙,思想也得有放放风、透透气,也有一闲对百忙的空当。这个空当,就是我见缝插针、培育灵感、孕育文学之梦的难得时机。灵感再多,也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即使责任田里没有活,也要还原到工作状态,在责任田里责任一会,冒个泡、闪个身,和地气亲密一下,问候问候,寒暄寒暄,再潜水而去,以防“种了个人的地,荒了公家的田”,落个“为政不正”的话巴,那还了得。不过,也有搂柴火捎带打兔子的时候,那叫磨刀砍柴两不误,搂柴火是意料内之事,打兔子是意料外之活。

“只想琢磨事,不想琢磨人,只管埋头干事,不管抬头看路”,我要得就是这么一种身态。“钓不为鱼,捕不为虾,耕不为收,种不为获”,我要得就是这么一种情态。“功而不争,名而不夺,利而不抢,位而不占”,我要得就是这么一种心态。“不困于心,不惑于情,不辱将来,不耻过去”,我要的就是这么一种神态。所有这些,正是天马行空的我,独来独去的我,激扬文字的我,文海听风的我,最为心甘情愿的生存态势。资源着我的资源,文化着我的文化,思想着我的思想,快乐着我的快乐,这个资源就是我的“思想”,被称谓万阳之首的“脑海”。人为万物之灵,脑为万事之源。“思想”,如幽幽之谷,如谷之幽幽,如海之滔滔,如滔滔之海,如悠悠之气,如气之悠悠,阴柔有余、刚强不足,既高不可攀、又深不可测,既空灵完美、又虚无妙有,既能近平民、又能克强势,是我一往情深之所在。思想者不是依托枪杆子,依靠麦克风、摄像机、主席台占领话语权的人,而是依托笔杆子,依靠书生之气、心灵之气、人格之气输出思想的人。西方哲学家迪卡尔说:“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我更愿意把自己的创意,附着于这根芦苇,喷薄而出……思想者的“思想”,更多的是来自心灵的岩浆,经过不断地积淀与汇集,不失时机地释放出来,成为人人感觉无、而又人人感觉有的辩证观与哲理美。容貌之美比不上形体之美,形体之美比不上行为之美,行为之美比不上思想之美。只有具备独一无二哲学的思想的人,周身总是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才能称得上完美的人,只有完美的人,才能真正体验完美的人生。赞一人之美,等于赞千万人之美,赞千万人之美,等于赞天地之美,天地有大美而无言,诗人替天地而代言,才可谓真正的诗人。真正的诗人,就是让天机泄露于人间。天机是诗眼,更是诗的魂魄。有魂的诗,跟丢了魂的诗,效果迥然而异。文学要作为哲学与情感之间的桥梁,相互贯通,彼此链接,才是诗的真情怀、大境界。思想者就是把无影无踪的虚无美和有形有态的实有美相互转化的那个人。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想。思想者的责任田主要在意识形态领域。“思想者”,是我更愿意分享的一个桂冠,拿来主义,有啥不可。

中国不只是缺血性、缺骨气,更缺的是理论、是思想,及其理论者、思想者。什么是思想者呢?所谓的思想者,就是心大于物、先知先觉的先行者。就是富轻于贫、苦思冥想的苦行僧。就是理重于事、特立独行的自由身。进一步说,思想者就是对独特的对象、以独特的视角、给出独特的结论的那个上下求索者。这种独特性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思想者的第一个知觉、第二种情怀、第三只慧眼、第n根神经末梢,来自于思想者的学识、见识、胆识,人情、人性、人道,以及文字、文学、文化的相互搭配与勾兑。独特在哪里呢?独特在形于天地、贯于四时、寓于万物、发于众生、长于文明、备于人心上。独特在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觉醒之哲理上。独特在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式的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上。面对已经飞远了的心,思想者是把心叫回来,把灵魂留住的那个人。面对已经遗失了的梦,思想者是寻找大安、寻找大宁、寻找大义、寻找大仁、寻找大爱、寻找大美的那个人。面对已经迷茫了的人,思想者是把自己的悠悠之绪、绵绵之理灌输到普罗心地,为芸芸众生拔苦渡难的那个人。在缺乏能见度的社会,思想者是洞察人文情怀、触摸历史穴位、把脉文化坐标的那个人。思想者是收千秋之伦、藏万代之理、彰炎黄之瑞、扬华夏之翠的那个人。中国近代杰出的思想家,康有为、梁启超、鲁迅等,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时代的思想符号和标志人物,在于他们经历了地狱般的磨练,才拥有了震动天堂的力量,在于他们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才拥有了发自肺腑的绝唱,在于他们只做第一个我、不做第二个谁,做出了别人不敢做的惊天动地之大事,在于他们只想走自己的独木桥,不想过别人的阳关道,做出了别人不愿做的枯燥无味之实事。凤凰卫视当家花旦许戈辉吸引我的并不是她那美丽的容貌,而是那句“当我们匆匆行走的时候,一定不要把灵魂落在后面”的提醒。简•爱让我羡慕的并不是她和罗彻斯特的爱情有了完满的结局,而是“我越是孤独,越是贫困,我就越要尊重自己,站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的美好个性……思想是极具个性化的创意,有创无意的思想,正如犹太人的格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巴尔扎克说过:一个有思想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苏格拉底也说: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他有思想,能独立思考而不盲目相信流行的权威和说法。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每个人出生的时候,可以说都是惟一的原创,可悲的是,很多人的思想,渐渐地却成了不谋而合的盗版。

思想者要煲“思想”这碗粥,吃“思想”这碗饭,做一个“思想”的发言人,首先,要念好“厚德、厚道、厚爱”这本道德经。这就要求思想者,以人格完善为本,以财富确立为末,双脚始终站在神圣的高尚之地,心灵流淌着圣洁的上善之水,眼睛穿越着梵地的菩提丛林。其次,要扼守“善言、善行、善为”这条斑马线。这就要求思想者,在物欲、名欲、情欲横流中,要随心所欲欲不纵,随波逐流流不惊,身不由己己不乱。不仅自己一尘不染,还要让人洁身自好,只有真正地放得平、沉得深、想得透,才能真正地走得稳、走得快、走得远。再次,思想者,仅有一枝思潮的笔是不够的,还要有一颗思辨的心。

要从思想的起心念动中要辩证法,从日常的点点滴滴中要生活的辩证法,从人生的浮浮沉沉中要生存的辩证法,从生死的轮轮回回中要生命的辩证法。什么是辩证法呢?所谓的辩证法,形象地说,就是在生活的七色调里,架起圣哲贤理的彩虹桥,这就等同于生活的辩证法。在生存的漩窝里,飞出放之四海皆准的白浪花,这就等同于生存的辩证法。在岁月的消息树上,唱起经天纬地的信天游,这就等同于生命的辩证法。比如,对吸毒者而言,戒毒者说:“毒瘾是完全可以戒掉的”。而对非吸毒者而言,戒毒者说:“毒瘾是终身戒不掉的”。虽然说法迥异,而目的大同,那就是远离毒品、拒绝毒品、对毒品说不,这就是生命的辩证法。善为寿相,德为福根,道为瑞法,超越上下羁绊、左右之争的思想,才是明法成理、深遂悠远的人生无价之宝。这样有价值、有光泽的思想,是能够超越生命的长度、生活的宽度、心灵的深度的,也是能够上化于道,下化于法,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

我所崇拜的思想者眼里,大千世界不只是大千世界,而是思想的王国、智慧的高地、贤哲的深谷、心灵的天堂。这里的一沙一砾、一砖一瓦、一点一滴、一草一木都是鲜活的、跳跃的、出彩的,附着着春的妙谛、秋的一真。道是灵之造化,人是道之化身,山是河之驿站,河是山之行客。这种图腾的美、流淌的美、天然地美,五光十色的美,不过是刹那间的一闪念,却被思想者最先捕捉了、定格了、开光了、升华了,从而成为心灵上的至美。这种美萃取酝酿出来,或许是一两个字、三五个词、七八句话的简单明了,平白直叙。或许是句上有句、句下有句、句中有句、句外有句的抛砖引玉,富有哲思。或许是白而不白、浅而不浅、短而不短、俗而不俗的巧妙委婉,趣味横生。或许是细细如丝、丝丝如扣、笔笔如银、字字如金的慎言慎行,善始善终。或许是刚柔相济、或虚实结合、藏露有度、收放自如、气韵相通的深入浅出、语重心长。一旦经过思想者的神圣之水的喷灌,这种美就被放大了、延伸了、浓缩了、着意了,字字经着心、句句提着神、行行闪着光、段段动着情、日日增着绣、月月添着锦,一字一出色,一句一出彩,词尽而意不尽、意止而情不止、情至而理自出。让真情实意在思来想去中涌动,意境意像在奇思妙想中流淌,美志理趣在启承转合中起伏跌荡、飘逸悠扬,让被思想者赏心、悦目、销魂,情不自禁,自拔不能。

我所崇拜的思想者手里,笔墨纸砚不只是笔墨纸砚,而是奇思的道具、妙想的摩根。笔还是一根如意棒,刚劲挺拔、穿云破雾、上下翻飞、吐故纳新,喷射着生命的火焰、思想的岩浆。墨还是一种从无形到有形、从无态到有态、从无影到有影、从无踪到有踪的一种意趣、一种悬念、一种情愿、一种运行、一种态势、一种导向、一种心力。思想,是一个纬编着的、怒放着的、思辨着的、梦幻着的箩筐,它横不见边、纵不见底,用来装偶遇奇缘、装真情实意、装光鲜平淡、装深邃肤浅、装最大最小、装最近最远。什么都不装叫废物。什么都装叫器物。装不下自己叫死心眼。装不下别人叫小心眼。装得下生活叫心计。装得下人生叫心机。装得下生命叫心灵。装得下世界叫空灵。被世界装下叫虚无。装得下前世、今生、来世因果的,叫菩提。装情感不能俗不可耐,否则,思想者就成了相思者。装哲理不能高不可攀,否则,强词就成了夺理。把思想者和被思想者的情怀,席卷一空、放入萝筐、深陷其中,捅其心窝、揉其心尖、扎其心段,让其在无穷无尽的沉思默想中,洞察作者的肺腑与衷肠,分享作品的气韵与情怀,思辨作者、作品所给予你的那种上下贯通与内外一体、经纬交错与盘根错节。思想者就是这样,引领被思想者,走出心灵的城堡,在这纷纷扰扰中,穿越夜幕,推开心扉,打开天窗,接受阳光的洗礼。思想者就是这样,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宁愿悲哀的深刻,不愿飘逸的肤浅,唤起被思想者的良知,使之撕掉虚伪的面纱,放下高大的架子,以风头浪尖为笔锋,以浪流浪涌为墨韵,以云卷云舒为鸿篇巨著,博古通今,厚积薄发,奋起感受与传递人间的至纯至净之大真,至慈至悲之大善,至情至意之大美。思想者就是这样,鼓舞被思想者,挺身而出,背负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历史使命与时代担当。为真而鼓,为美而鼓,为善而鼓,为理而鼓,为中华民族复兴大业而鼓,为天下苍生安居乐业而鼓!为回归人之初与性本善而呼,为回归天下为公与人心思来而呼,为回归公平与正义而呼,为回归规则与秩序而呼,为回归诚实与守信而呼!而不能为浮云遮望眼,为权代言,为利代言,为名代言,为私欲膨胀者摇旗,为既得利益者呐喊,为忘乎所以者助威!人生真正的财富,不是日进斗金、夜拥银山的有限的数字,而是匡正思想方式的无限的文字。思想者的人格取向,应该是多予的、少取的、降悲的,应该是普罗的、大众的、公益的,应该是立得住的、站得起的、挺得直的。

我所崇拜的思想者的梦里,思想者不只是思想者,还是一个崇道尚法的圣战者、护德佑善卫道士、激浊扬清的志愿者。思想者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以富喜,不以穷悲那样的情素。要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经万件事、抒万般情、师万人长那样的显学。要有言语恰如其分、举止收放有度、处人内外双修、处事外圆内方那样的格局。要有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内正心、外正貌,日节食、夜节欲,不以进取、不以退废那样的修为。要有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虚怀若谷,包容无际,拿起笔来呼风唤雨,放下笔去草木不惊那样的情怀。要有形象思维、立体思维、跳跃思维、逆向思维、放射思维、旋转思维那样的道行。要有一个人磨笔、笔磨人、人如笔、笔如人、人笔合一、大笔如椽、笔能扛鼎那样的抓手。要有低调做人、低头做事、寂寞为文、孤独为章、经纬为思、端倪为想那样的达观。要有敢于领天下先、敢于创天下新、敢于绝天下经、敢于论天下理、敢于启天下智、敢于开天下风,写出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那样的作品。要有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从文字王国到思想王国那样的给力。板凳甘做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思想的火山,不能坐享其成,等待它自动喷发,这样有可能要等百年千年才能喷发一次,也可能永远地怀抱岩浆、沉默不语。思想者要有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满于海那种斗志,主动的开采淘金,要有足够的勇气,向着自己心灵掘进、向着朦胧的情怀进攻,尽情地在“绿色、低碳、智慧”的天地里,耕云种月,播爱种德,广种薄收。

这就是我所崇拜的道德守望者,这就是我所敬仰的心灵工程师,这就是我所佩服的思想打工者。只有思想开光了,才能成为这样的思想者。什么是思想开光呢?所谓的思想开光,就是把经文典籍装在脑子里,把五谷杂粮装在肚子里,把点点滴滴、丝丝缕缕、平平淡淡、清清白白装在肺腑里,让思辨的慧根在清凉的法雨中,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开了光的思想,就有了和一般人不一样智囊。别人所看到的是天灾,你所看到的却是人祸,别人所看到的是做功,你所看到的却是作秀,别人所看到的是歌舞升平,你所看到的却是危机四伏。别人说学校的命题是应考,答案是分数,拼搏的是一条线,那就是分数线。你却说学校的命题是向上、长大,答案是成长、成熟。别人说社会课题是接纳、科目是就业,拼搏的是一张网,那就是关系网。你却说社会没有课题、没有科目、没有命题、没有答案、没有定律、没有公式、没有时间表、没有线路图、没有计划书,他只给你一句话,那就是《金刚经》里,找不到佛陀的奥妙,《圣经》里,找不到上帝的神奇,就像红尘里,找不到人间的净土一样,它只是给你指点一点迷津,心灵的东西,是说不出来的,奥妙与神奇,只能在空灵的深处,完美的边缘,真谛的顶端。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