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巴黎

2016-12-23 12:04 | 文/子愚雅趣 | 202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徐钢的报告文学《梦巴黎》把法兰西的浪漫主义跃然纸上,那耀眼柔媚的香舍丽榭大街,那昂首吻天的埃菲尔铁塔,那呼唤人间真爱的巴黎圣母院,那主泽沉浮的凯旋门,在作者笔下联成一桩桩现代神话。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这“蝴蝶效应”却在万里之外的我身上延续了一段美好的故事。

那是上世纪全民经商的时代。

我刚刚主政了局办公室的工作,局长约谈办经济实体,要树一面旗帜。风华正茂的我果敢挑起这副担子。

与省纬亚公司总经理、我的仁兄好友洽谈,在县里办一家法式面包房。省厅出设备、技术,我们提供场地、流动资金,并负责管理,当然,是自负盈亏。

通过一番市场调查,法式面包房全县没有,如果办成了是破天荒的第一家。由此各种各样的议论来啦。

有人说:“老外的口味,咱吃不习惯,有赔无赚”!

有人说:“生意好做,伙计难搁,有翻脸的时候”。

有的好心人劝我:“算了吧,生意场可不是玩的,赔的时候你的工资全贴里也不够,到时前途就栽啦”!

我犹豫彷徨。流动资金至少两万元从哪儿筹,那时一个月工资才五十来元啊!更苛刻的是,双方领导议定只能赚不能赔,自负盈亏是经理的事,每年必须保证投资者百分之二十的红利。

自古华山一条路,退是死,拼出来天地宽。我发动办公室同志自愿集资,二百、三百都中,还鼓动领导班子成员集资,如此筹集了2.2万元资金。

一切就绪,店名叫什么呢?好心人八仙过海,献上祈福祷运的诸多点号。思来想去,我突然掠过徐刚的报告文学《梦巴黎》,那篇文章写得太好了,沉淀了丰厚的法兰西文化,就叫它。

“梦巴黎”在古老的中岳大地诞生了!由于宣传鼓动到位,产品质量保证,服务售后一流,瞬时在县城刮起巴黎风。儿童过生日,老人祝寿,妇孺尝鲜,武术学校师生“崇洋”,连老外来旅游也到店里享受故乡的风味。

那一载春夏秋冬,白天我忙政事,晚上要在店里守到夜半打烊。店里四位职工每月要开工资,市场上收缴各种税费八种之多,还要应付个别无赖寻衅滋事者,不知道是如何过来的,好歹年终保证了股东的收益略有盈余。

第二年,“梦巴黎”又开了一家分店。第三年再扩展一家。

生意最红火时,“梦巴黎”不但做法式面包、蛋糕,还前店后作烤月饼。那些日子,真是火红的年代,我曾三天三夜没睡过一刻觉。进料、打坯、烤饼、送货。当然,受益也是成正比的。

人间的事就是这样,干成一件事非常难,前怕狼后怕虎,有人说这,有人云那。而一旦你取得成功,就又有无数人盯着你“红眼”。第四年,县城又增加两家同行店,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周围的流言蜚语也溢耳成河。至此,股份制的优越性已荡然无存,别人以为你政商双丰收,这一切给正值向上发展的本人设下了重重障碍。

市工商局一度借口不能以外国都市名称命名,威胁摘牌,无奈“梦巴黎”变成了“香舍丽榭”。

恰逢国家政策转向,党政机关不准经商办实体,党政领导干部不准在企业兼职,我心一横,急流勇退。给省厅哥们汇报后达成共识,本金全额退还,红利一份不少结算。最终两个字,退场!

梦巴黎,实实在在一场梦!

事后我常想,当初如不退场,要么壮大,要么倒闭,要么自己陷进去。但心底那个愿望永远不会改变,有朝一日踏上法兰西这方神圣的土地,圆我的巴黎之梦!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