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2015-03-25 10:42 | 文/网友推荐 | 173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接受朋友的邀请,晚上在一家饭店喝了些酒。

饭店在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住处附近,很想邀请一同前往。想了想,又想了想,没有按下朋友的电话。

整整一天,心情郁郁,思念挂牵,一种难以言状的情结袭在心头。

我去的较晚,他们都已经就座了。对着门口的座位空着,是留给我的。我笑着客气,他们不肯。看看周围,就数我的年纪,不再争执。

很少坐在居中的位置,有些不习惯。幸亏服务员不太专业,否则,每个大菜上来,都把盘子转到我的面前,然后报出菜名,真不知道该拿捏什么表情。

大家一一喝酒一一敬酒,觥筹交错间,我看了朋友年轻的脸,忽然有了一丝怕意。幸好上座不是我经常的位置,否则真有点“常常登上座,渐渐入祠堂”的感觉了。

自然,我成了大家“关照”的对象。尽管,一再声明本人半个酒盲,不胜酒力,大家还是一致举杯向我。我用笑脸推辞,用言语谢忱,再加上偷奸耍滑,暗使伎俩,还是喝得彩霞飞舞红满天。

喝酒是要说话的,海量的酒挡,酒软的话搪。因为心情不是很佳,倒有了一些借酒浇愁的味道。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