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随笔:那个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女孩

2015-09-06 15:07 | 文/炎龙老师 | 160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那时候我们都是刚毕业参加工作,家都不是城里的。所以隔三差五就会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反正回到宿舍也没没有什么好吃的。就狐朋狗友男男女女的凑在一起,既解决温饱问题,又打发无聊的时间。

有一个姑娘,叫娜娜,我们最聊得来。娜娜是标准的吃货,还特能喝特能聊,菜还没上来,就着一个鸡翅膀就能连干四个,一盘清炒土豆丝就能和我一直喝到凌晨3点。

有一次,娜娜说,我想嫁人,然后安静的生活!

我问:怎么突然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受什么刺激了?

她说,你想不想听我的秘密?但你必须答应替我保密。

我说,好啊好啊,我一定会跟老周莉莉小徐他们一起保护这个秘密的。

娜娜笑着说:你去死!

我给娜娜满上酒,娜娜往周围看了看,店里已经没几个人了。老板在厨房里炒着菜,老板娘在看孩子,小女孩应该是刚开始学话,咿咿呀呀的说着只有她妈妈能懂的话。门口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点了一份毛血旺,旁边放着两瓶打开的啤酒。靠窗户边是一对小情侣,学生模样,女的正夹菜递到男的嘴边,你一口来我一口……

谁都没在意我们,只有吧台上的电脑里传出张信哲不男不女的歌声。

娜娜说,你肯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能喝酒,说话没羞没臊没节操。

我说:怎么会呢?

娜娜:你肯定觉得我是那种前男友说咱俩和好吧,分分钟就能贱兮兮的跑去跟人家合好,还感激涕零,吵了架很快又要汉庭宜家的那种女人。去他妈的!你们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是那种怪怪的眼神。

我说:不不,我那是爱慕的眼神。

娜娜:我上中学的时候爸妈离婚,我和他从小就认识,一直玩的挺好的,我把他当做大哥哥,他家里人也对我挺照顾。那段时间,我就住在她家里。他妈妈说帮我找了很好的一所学校,转校吧!已经把我当作儿媳对待了。但我拒绝了,我是农村的,可是你别拿电视剧的情节骗我啊!

后来,我们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后来,他结婚,我也谈了一场恋爱。

再后来,我们都回到了这个小县城。

他说他结婚后,一点也不满足不幸福,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开始个毛线啊!你说,他不幸福,关我屁事!

再后来,各种流言就开始了,你说,明明没有的事,他为什么还要去造谣中伤我呢?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菜市场关门前,会有好多好多人去买大头菜土豆茄子吗?你知道商场开业前,为什么会有好多人挤爆头也要去买东西吗?你知道那些天天喊着再淘宝就剁手的姑娘,双11又把人家服务器搞瘫痪吗?

娜娜说:不知道。

我说:贱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娜娜笑的差点喷我一脸啤酒,我喜欢这种接地气的姑娘,不矫情不娇气不傲娇,有一说一,文能提画笔变萝莉,武能席地盘腿啃烧鸡。这种姑娘不是不谈恋爱,而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像她一样敢爱敢恨的人来爱她。现在这个社会是绿茶婊撒娇卖萌的时代,她们学不来。

娜娜接着说,说说我上一份爱情吧!大概三年的时间,就学会了一个词:成长,吃嗯成,只昂长。我一直以为只是喜欢过一个字典里没有婚姻的人,他想一直谈恋爱,后来才知道,他没有字典。整整三年的喜欢啊!你知道当时他追我的时候,多虔诚吗?跟十几个朋友,把我名字写在风筝上,放,天天放!漫天就飘着娜娜我爱你,看的我心潮澎湃,觉得这就是我生命中可以带我装逼带我飞的男人。他说就想这样陪我一直一直恋爱,永远不老去。

后来我带他回家,我妈就跟人家喝啊,一直喝,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妈就是爱喝酒,别让她停下来。我觉得我妈拯救了咱县里这个濒临倒闭的酒厂,然后又把他们喝垮了,整个酒厂的人生就跟过山车似的。我觉得我的胎教一定是,哥俩好啊五魁首啊六个六啊。再后来,那男的跟一女的好了,那男的说,她太柔弱了,我要保护她,陪她一起成长,等她长大了,我再回来找你,好不好?给我三年的时间。

我说:那些曾经感动你的山盟海誓,最后还不是这酒杯,你喝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所有我们以为的天长地久,最后还不是妥协成认识你就好。

娜娜说,我当时真的是想跟他结婚,可是世事难料啊!你拿真心跟人家换,人家可能还觉得腥呢。分手那天,我妈还给人家炖猪蹄子,两人喝的那叫一个大,喝完就对坐沙发两面哭,可劲儿的哭,可是明明最伤心的是我,好不好?

我说,你饿不饿,给你下一碗手擀面。我们忘性都很大,不用学会悲伤,坚强总会无师自通。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没有见过娜娜,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我也在这几年里结婚生子。

直到前几天,我收到她的结婚请柬,要嫁到另一个城市。

我约了老周莉莉小徐,一起坐车去参加婚礼。那天正赶上大雾,客车再高速上龟速前进。我低头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二点零五分,嗯,大概,她已经过门了,成了别人的媳妇,但愿她还是那个活的没心没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没有烦恼的姑娘。

炎龙随笔每天一篇高质量远程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yanlong198201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