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酒

2015-12-04 16:10 | 文/网友推荐 | 169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竹林丛丛,箫声愈见悲凉之意。竹林外又是谁慕名前来,红烛帐暖,清风徐徐而过,才瞥见薄纱掩面,皎月之姿的朱颜对镜描妆。美人如玉,清冷的面庞又略有昭君出塞的怆然,眉目之间又似带黛玉葬花的柔情,眼波流转之间十娘的愁绪风情尽显。我不知该如何去研磨书中的颜如玉却在此刻留恋女子芳菲无尽的温情。身段窈窕的佳人如斯,居士也难逃这一劫美人相阻,江山浓烟弥漫,君王身披铠甲踏雾而来似那齐天大圣脚踏祥云五彩金光般炫目,真龙天子的威严又怎融于世间,世间多悲壮,古有荆轲刺秦王,一转首,沦陷的便是一生。匕首还未到人前便发现自己此次前来不过送死,却又忍不住肖想着能够再见他一面,人们渲染的悲壮之意又怎会不直击我的内心,我不怕的,这样告诉自己,却在下一秒泪水爬满脸颊,滴落的不只是自己的心还有被抛弃的孤独,孤独成瘾才能在今时此刻原谅自己的愚蠢。

笔触再凄凉又有几个李清照来读懂你的高山流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只是孔明的庆幸却不能是亚父的悲哀,我内心的那曲糜华之音又有谁来弹奏?

所幸的是我们在不同的年代里找到自己曾丢失的纯真,在黑白默片肆虐的岁月聚在一起怀念我们在黄昏下醉入熏熏然的陈酒中,一杯烈酒燃烧激情,一盏浓茶熏染气氛。清酒佳人,追忆我们挥霍的美好时光,才发现原来阴雨连绵的晴天才容易思念。时光漫漫,就像是我们孤孤单单在路口兜转的茫然无措,修改我们遇见的时刻却不能改变我们必然要分离的结局,寒夜里,你披衣而起,你仰头凝望那一轮皎月,月凉如水侵袭了我们的回忆,你落泪,泪眼婆娑却依旧换不回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凉风习习像是你曾拂过我脸庞的手指,寒夜孤身一人只能靠回忆来慰藉我寂寞无措的心。清晨拂晓就那样飘然而来,在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我们开始散去的脆弱,我已不再弹起声嘶力竭的高山流水,你也不再垂首做那一个伯乐,我们开始原谅曾经的愚蠢,也开始接受离别的孤独与寂寞,我们都已经不再需要动情来麻痹自己不能触摸的七情六欲,彼此都已成过客。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