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公谏厉王止谤---《国语·周语上》

2008-12-28 22:26 | 文/《国语·周语上》 | 4963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 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献诗。瞽(读音gu三声,乐官,古代乐官多用盲人)献曲,史献书,师箴(读音zhen一声,劝戒),瞍(读音sou三声,没有瞳人的盲人)赋,蒙(读音meng 二声,有瞳人的盲人)诵,百工谏,庶人传语,近臣尽规,亲戚补察,瞽、史教诲,耆艾(读音qi二声,‘耆艾’师傅)修之,而后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犹土之有山川也,财用於是乎出,犹其有原隰(读音xi二声,低湿)衍沃也,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败於是乎兴,行善而备败,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夫民虑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 王弗听,於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於彘(读音zhi四声)。 [译文]厉王残暴,国人指责国王。召公告诉说:“民众不堪忍受现在这样的生活啊!”厉王恼怒,找到(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监视指责的人。(谁)被告发,就杀死他。国人没有敢说话的,道路上(见了面)用眼睛(互相)打招呼。 厉王很开心,告诉召公说:“我可以制止指责啊,都不敢说话了。” 召公说:“这样是阻隔它们啊。防民众的口,比防川水更难。河川堵塞然后溃堤,伤害的人必定更多,民众(的怨恨)也是如此。所以治理河川的人挖开迂塞让水按照所引导的(方向)流泻,治理民众的人让他们发言宣泄。所以天子听政,让公卿到列士献诗。瞽官献曲(民间歌谣),史官献(记载古王事迹的)书,师官读箴言,瞍官念赋,蒙官诵读,百官劝谏,百姓(口耳)传言,(国王身边的)近臣尽力按法度约束(国王),亲戚作为补救帮着察看,瞽、史官(的职责)是(用歌谣和史实)教诲(国王),老师整理这些,然后国王对它们进行分析决策,这样(国王)事情做得就不会谬误。民众有嘴,如同大地有山川,财物使用的事物(都是)从这出来的,如同它有便于繁衍的肥沃的低湿原野,衣服食物在这里生长(出来)。口用语言说出来,(政治的)好坏在这就(显)出来了,施行好的(政策)备有(以前)失败的经验,这些就是用来增加(国家)财物、(民众)衣食的基础啊。民众心中所想的就从口中说出来,好的就施行怎么可以堵塞啊?如果堵塞他们嘴,那又能堵多久呢?” 厉王不听,在这时国人没有敢说话的,三年后,(厉王)就被流放到彘。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