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鳄鱼文-----韩愈

2008-12-28 22:28 | 文/韩愈 | 644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维年月日,潮州剌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况禹迹所揜,扬州之近地,剌史、县令之所治,出贡献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鳄鱼其不可与剌史杂处此土也! 剌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睅然不安溪潭,据外食民、畜、熊、豕、鹿、麞,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剌史亢拒,争为长雄。剌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伈伈[目见][目见],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邪?且承天子之命以来为吏,故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 鳄鱼有知,其听剌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剌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剌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敖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剌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译文]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剌史韩愈指派州衙军事头领秦济,将一只羊、一头猪投入恶溪江水中,让鳄鱼上来食用,并当场警告鳄鱼: 早时候,先王夺得了天下,治理所有山川湖泊,把那些为害百姓的毒蛇恶虫猛兽,全都驱赶出国境之外。后来的君王因德行差,导致国家能直接管辖的区域 大为缩小,一度连长江、汉水一带都被少数民族占去了,像潮州这样远在南岭之外、南海之滨、距京城万里的地方,就更无法顾及了!在那种情况下,你们鳄鱼居处在潮州一带,生息繁育在水泽之中,尚属情有可原。而当今天子继承大唐皇位,英明伟大,威严仁慈,朝廷早已恢复了对全国各地的管辖权,再也没有那个地方可以任由他人胡作非为了。就拿潮州来说吧,它本是大禹到过的地方,原先也是扬州所管辖的属地,国家早就派了州、县官员进行管治,这里是堂堂正正向朝廷缴纳赋税、四时照常祭祀百神的一片王土,岂能容许你们这些为害生民的鳄鱼与本剌史混杂在一起! 本剌史秉承天子之命,前来潮州镇守疆土、管治百姓,而你们这些两眼鼓突、不知好歹的鳄鱼,不是老老实实呆在溪河水潭之中,而是四处逞凶残害人畜,只为吃肥自己与繁育后代,胆大包天,竟敢对抗本剌史,妄想与本剌史争高低。本剌史即使软弱,也决不会在你们面前低头,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任由你们继续作恶,就等于愿意受潮州百姓与官吏耻笑、在这里有如行尸走肉!更何况本剌史是皇帝派来的官员,所以,一定要向你们这些鳄鱼说清楚。 鳄鱼们:如果你们识相的话,我奉劝你们:在潮州的南面,就是大海,那大海无边无际,无论巨鲸大鹏,还是虾、蟹与小鱼,都可以在那里栖身。那里有食物、有住处,凭你们的能耐,早上从潮州出发,晚上就可到达那个地方。现在我与你们约定:以三日为期,尽快带领自己这些丑类迁往南边的大海,赶紧避开朝廷派来的封疆大吏。如果三日时间不够,可以延至五天;五天还不够可以再延长到七天;七天的时间仍没做到,那就是要赖着不走,显然是不听剌史的话,眼中没有剌史了。在这里,本剌史郑重地宣布:凡是藐视天子派来的官员,不听从劝告,不肯迁徙回避,顽固不化仍继续为害百姓生命财产者,都在可杀之列。本剌史势将挑选派出州里有本事的吏员和百姓中技艺高强者,带着强弓毒箭,对你们这些作恶的鳄鱼进行围剿,直到把你们全部杀干净为止。先此奉告,千万不要后悔莫及!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