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凹作画记

2009-05-12 22:41 | 文/贾平凹 | 346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平凹作画记

在年纪不老的作家里,我自诩我的毛笔字可入书品。但我确实没

有临过帖,用钢笔写稿写得多了,随时又爱读一些碑,别人要我在宣

纸上写,就写出来了。原本是一场玩事,所以从不为难他人的求索,

给他写字不正好是练我的书法吗?差不多是求我一幅字的总事先拿数

张纸来,剩下的便白落,竟落下了几大捆的便宜。有一日突发奇想:

有这么多纸,何不也作些画呢?见过一些画家是将墨大泼大涂的,于

是也泼,也涂,怪畅美的。刚画毕,恰好来了一位搞美术理论的先生,

瞧我一嘴唇墨,问我干什么了?我说作画了,小时候在寺庙里看过画

匠骑在木架上画檐头,时不时将笔在口里蘸唾沫,多半我作画时也这

么不自觉地模仿了。就擦着嘴说,“小娃的屁股画家的嘴”,当画家

就要敢不卫生呀!先生说要看画,看,一拳却把我击倒了,大叫你小

子是鬼狐附体!我可怜地说:“我可从没受过训练,压根不懂技法。”

意思是别以高标准来要求我。先生倒严肃起来,讲了许多使我也吃惊

的好话,我瞧他不是在戏弄我,我来劲了,我是个见不得鼓动的人,

一时得意叫道:那我就画呀!就画起来了。

我真是有无知无畏的秉性。

说老实的,我可不想作个画家,纯乎一种取乐的方式,没想后来

更有了一层好处。我家来客过多,尤其晚上,常是小屋坐那么三位四

位,宏谈滔滔,我很烦,又不能黑了脸赶人家,作起画就可以既不失

礼又可平心,你若要走,说一句“啊,你慢走”,阿弥陀佛,你不走

就呆着看我作画,我反正要两不误的。

初冬到现在画下了30余幅,也是有生以来30余幅作品。画一

幅,觉得还满意就编号,编了号的画是决意不送人的。不知这兴趣还

有多久,也不知还要画出多少幅,我想天要我画多少就画多少,我才

不受硬要画的累呢。

一、《唐僧取经》

画唐僧是一只很凶的虎,虎背上驮着一尊睡佛,这可能要遭佛门

人骂,但我佛慈悲,佛是不会怪罪的。读《西游记》,我理解的唐僧

是一分为四的,也就是说四而合一,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只是作

为唐僧的另三个侧面。取经行走了那么多地方,遇到了那么多魔怪,

应该说,唐僧是凶猛者。由此想到,凶的东西,则可开辟一个新的世

界,而美好的东西如佛,则只能在开辟了新的世界后来平和与安详这

个新的世界。

此画作于深夜,屋里还呆着三个来访人,画完后见其中一人亲自

又要沏一壶新茶来喝,我说:“为不浪费茶,再喝一杯你们走吧,今

日我困了!”又打了一个哈欠。第一次平静了脸赶客,觉得自己也有

了虎气。人一走,满身清静,叼颗烟欣赏我画,欣赏半小时,我也成

佛了。

二、《武松杀嫂》

要我说,武松是这样杀的嫂:

潘金莲,淫荡妇,你既是嫁给了武家,恁狠心就同奸夫害我哥哥?!

武大无能却有武二,我岂能饶了你这贱人!今日你睁眼看看,这把钢

刀白的要进去,红的要出来,割你的头祭我哥哥,我还要戳了你的胸

腹掏出心来,瞧瞧天下的女人心是怎么个黑法?

她怎么不声不吭并没吓软?贱雌儿竟换上了娇艳鲜服,别戴着颤

巍巍一朵玫瑰,仄靠了被子在床上仰展了。哎呀,她眼像流星一般闪

着光,发如乌云,凝聚床头,那粉红薄纱衫儿不系领扣,且鼓凸了奶

子乍猛得老高。以前她是嫂嫂,不能久看,如今刀口之下,她果真美

艳绝伦,天底下有这样的佳人,真是上帝和魔鬼的杰作了!天啊,她

这是临死亡之前集中要展现一次美吗?

啊,这么美的尤物,我怎么就要杀了她呢?她是害死我哥哥,哥

哥实在是与她不般配,一朵花插在牛粪上,她是委屈了。武松若不是

武二,武二若没有个太矮的哥哥,我也会是同情这女人的,也会是不

满意这门婚姻的,可武大毕竟是我的哥哥,一个奶头掉下来的同胞,

我哪能不维护亲生的兄长呢?哼,杀人者偿命,你就是九天玄女,是

观音菩萨,武松若不杀你,武松算什么英雄武松?!

她笑了,无声而笑,不是冷笑,也不是苦笑,笑而摄魂,这女人,

怎么我要杀她,她还以为这又是同那一个雪天她与我接风的酒桌上一

样吧?这女人是对自己有过感情的,扪心而想,我何尝没有爱过她呢?

现在我真的要杀了她吗?如果那一天我接受了她的爱,我也被爱所冲

动,那我会怎么样呢?今日要杀的除了她难道没有我吗?正因为我武

松是英雄,才避免了一场千古谴责的罪恶,可正是我成了英雄,才将

她推到了西门庆的贼手吗?!

武松呀武松,你这是想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哥哥的灵前,灵堂

阴气凝重,哥哥的屈死的灵魂在呼唤着你来伸冤,你怎能就要饶了狠

毒角色?是的,你个潘金莲,就是不爱我的哥哥,你可以再嫁他人,

嫁谁都可以,却偏偏是同那个泼皮西门庆?同了西门庆也还可以,竟

合谋害了哥哥#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