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

2009-05-12 22:41 | 文/贾平凹 | 2154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孙涵泊,是朋友的孩子,今年三岁半。他不漂亮,也少言语,

平时不准父母杀鸡剖鱼,很有些良善,但对家里的所有来客却不瞅不睬,

表情木然,显得傲慢。开始我见他只逗着取乐,到后来便不敢放肆,认

了他是老师。许多人都笑我认三岁半的小儿为师,是我疯了,或耍矫情。

我说这就是你们的错误了,谁规定老师只能是以小认大?孙涵泊!孙老师,

他是该做我的老师的。

幼儿园的阿姨领了孩子们去郊游,他也在其中。阿姨摘了一抱花分给

大家,轮到他,他不接,小眼睛翻着白,鼻翼一一的。阿姨问:你不

要?他说:“花疼不疼?”对于美好的东西,因为美好,我也常常就不觉

得了它的美好,不爱惜,不保卫,有时是觉出了它的美好,因为自己没有,

生嫉恨,多诽谤,甚至参与加害和摧残。孙涵泊却慈悲,视一切都有生

命,都应尊重和和平相处,他真该做我的老师。

晚上看电视,七点前中央电视台开始播放国歌,他就要站在椅了上,

不管在座的是大人还是小孩,是惊讶还是嗤笑,目不旁视,双手打起节拍。

我是没有这种大气派的,为了自己的身家平安和一点事业,时时小心,

事事怯场,挑了鸡蛋挑子过闹市,不敢挤人,惟恐人挤,应忍的忍了,不

应忍的也忍了,最多只写“转毁为缘,默雷止谤”自慰,结果失了许多志

气,误了许多正事。孙涵泊却无所畏惧,竟敢指挥国歌,他真该做我的老

师。

我在他家书写条幅,许多人围着看,一片叫好,他也挤了过来,头歪

着,一手掏耳屎。他爹问:“你来看什么?”他说:“看写。”再问:

“写的什么?”说:“字。”又问:“什么字?”说:“黑字”。我的文章

和书法本不高明,却向来有人恭维,我也是恭维过别人的,比如听别人说

过某某的文章好,拿来看了,怎么也看不出好在哪里,但我要在文坛上混,

又要证明我的鉴赏水平,或者某某是权威,是著名的,我得表示谦虚和

尊敬,我得需要提拔和获奖,我也就说:“好呀,当然是好呀,你瞧,他

写的这幅联,‘×××××××,××××××春’,多好!”孙涵泊不

管形势,不瞧脸色,不斟句酌字,拐弯抹角,直奔事物根本,他真该做我

的老师。

街上两人争执,先是对骂,再是拳脚,一个脸上就流下血来,遂抓起

了旁边肉店案上的砍刀,围观的人轰然走散。他爹牵他正好经过,他便跑

过立于两人之间,大喊:“不许打架!打架不是好孩子,不许打仗!”现

在的人很烦,似乎吃了炸药,鸡毛蒜皮的事也要闹出个流血事件,但街头

上的斗殴发生了,却没有几个前去制止的。我也是,怕偏护了弱者挨强者

的刀子,怕去制伏强者,弱者悄然遁去,警察来了脱离不了干系,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还是一走了之,事后连个证明也不肯做。孙涵泊安危度外,

大义凛然,有徐洪刚的英勇精神,他真该做我的老师。

春节里,朋友带了他去一个同事家拜年,墙上新挂了印有西方诸神油

画的年历,神是裸着或半裸着,来客没人时都注目偷看,一有旁人就脸色

严肃。那同事也觉得年历不好,用红纸剪了小袄儿贴在那裸体上,大家才

嗤嗤发笑起来,故意指着裸着的胸脯问他:“这是什么?”他玩变形金刚,

玩得正起劲,看了一下,说:“妈妈的奶!”说罢又忙他的操作,男人

们看待女人,要么视为神,要么视神是裸肉,身上会痒的,却绝口不当众

说破,不说破而再不会忘记,独处里作了非非之想。我看这年历是这样的

感觉,去庙里拜菩萨也觉得菩萨美丽,有过单相思,也有过那个——我还

是不敢说——不敢说,只想可以是完人,是君子圣人,说了就是低级趣味,

是流氓,该千刀万剐。孙涵泊没有世俗,他不认作是神就敬畏,烧香磕

头,他也不认作是裸体就产生邪念,他看了就看作是人的某一部位,是妈

妈的某一部位,他说了也就完了,不虚伪不究竟,不自欺不欺人,平平常

常,坦坦然然,他真该做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话少,对我没有悬河般的教导,不布置作业,他从未以有我

这么个学生而得意过,却始终表情木然,样子傲慢。我琢磨,或许他这样

正是要我明白“口锐者天钝之,目空者鬼障之”的道理。我是诚惶诚恐地

待我的老师的,他使我不断地发现着我的卑劣,知道了羞耻,我相信有许

许多多的人接触了我的老师都要羞耻的。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称他是老师!

我的老师也将不会只有我一个学生吧?

===================

(www.sanwen8.com)

#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