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我的安东尼

2009-04-12 10:08 | 文/三毛 | 6246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离复活节假期还有半个月,全宿舍正为期中考念得昏天暗地,这宿舍是一年交一次成绩单的。不及格下学年马上搬出去,再潇洒的女孩在这时候也神气不起来了。早也念,晚也念,个个面带愁容,又抱怨自己不该天天散步会男朋友,弄得临时抱佛脚。那几天,整个一幢房子都是静悄悄的,晚上图书室客满,再没有人弹吉他,也没有人在客厅放唱片跳舞了。吃饭见面时就是一副忧忧愁愁的样子,三句不离考试,空气无形中被弄得紧张得要命,时间又过得慢,怎么催急它也不过去,真是一段不快乐的日子。

大家拚命念书还不到四天,停停歇歇的学潮又起,部份学生闹得很起劲,每天一到中午一点钟下课时,警察、学生总是打成一团。我们宿舍每天总有几个女孩放学回来全身被水龙冲得透湿,口里嚷着:“倒楣,跑不快,又被冲到了,我看不伤风才怪。”她们说起游行闹事,就如上街买了一瓶洗头水一样自然,有时我实在不懂。身为外国学生,不问也罢。学校课程又连续了两天,直到第三天中午,我寄信回来,一看客厅围满了人在听新闻,我也跑去听,只听见收音机正在报“学潮关系,大学城内各学院,由现在起全面停课,复活节假期提早开始……”听到这里,下面的新闻全跟我们无关了,大家又叫又跳,把书一本一本丢到天花板上去,只听见几个宝贝叫得像红番一样:“万岁!万岁!不考试,不考试了,哎唷,收拾东西回家去呵!”

第二天餐厅钉了一张纸,要回家的人可以签名离开宿舍。我黄昏时去看了一下,一看了不得,三十五个女孩全走,只留我一个了,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感触起来,想想留着也没意思,不如找个同班的外国同学旅行去。打了几个电话,商量了一下行程,讲好公摊汽油钱,马上决定去了。那个晚上宿舍热闹得不得了,有人理衣服,有人擦箱子,有人打电话订火车票,几个贪吃的把存着预备开夜车的零食全搬出来了,吃得不亦乐乎。我计划去北部旅行她们不知道,于是这个来请我回家过节,那个来问要不要同走,但我看出她们是假的,没有诚意,全给推掉了,躺在床上听音乐,倒也不难过。十二点多,楼上的胖子曼秋啪一下推门进来了,口里含了一大把花生米,含含糊糊的问我:“艾珂,你放假做什么?不难过啊?”

我听得笑起来了。

“不难过,本人明天去北部,一直要跑到大西洋,没空留在马德里掉眼泪给你看。”

曼秋一听叫起来了,往我床上一跳,口里叫着:“怎么不先讲?你这死人,怎么去?去几天?跟谁去?花多少?我跟你去,天呵,我不回家了。”

“咦,我是没家的人才往北部跑,你妈妈在等你,你跟我去做什么。我又不去长的,钱用光了就回来,下次再约你。”好不容易劝走了曼秋,叹口气,抱着我的小收音机睡着了。第二天我启程去北部,玩了八天钱用光,只得提早回来,黄昏时同去的几个朋友把我送回宿舍,箱子在门口一放,挥挥手他们就走了。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门,我绕到后院,从厨房的窗子里爬进去,上上下下走一圈,一个人也不见,再看看女佣人艾乌拉的房间,她正在睡觉,我敲敲窗把她叫醒,她一下子坐起来了,口里说着:“哎,哎,艾珂,你把我吓死了,你怎么早回来了,复活节还没到呢,假期还有半个月,玛丽莎小姐以为没人留在宿舍,已经决定关门了,明天我也回去了,你怎么办呢?”她噜噜的讲了一大堆,我心真的冷了一半,宿舍关门,我事先不知道,临时叫我到那里去找地方住呢。那时我拍着艾鸟拉的肩,口里说着不要紧,自己却一下子软弱得路都走不动了。我那个晚上一直打电话找城内的劳拉小姐,她十一号才回公寓,讲了宿舍的情形,她答应租给我一个房间,直到学校开课,我这才安心去睡,只等第二天搬家了。第二天早晨,艾鸟拉做了一个蛋饼给我吃,亲亲我的颊,把大门钥匙留给我人就走了,走到门口又急急的跑回来向我喊着:“艾珂,艾珂,不要忘了下午把安东尼带去你租的公寓一起住,小米在厨房抽屉里,天天喂一点水,你很细心的,他跟你一定很高兴,再见,再见。”我在窗上向她点点头,心里有点无可奈何,这只我们宿舍的“福星”看样子真给我麻烦了。我跑到厨房去看它,安东尼正在笼子里跳得很高兴,我用中文向它讲——“小家伙,跟我来吧。”他显然很不习惯中文,轻轻的叫了一声,我提着它走上石阶到客厅去。先喂了安东尼一点小米,再提了自己的箱子,外面正在下雨,我又打了伞,走出宿舍锁上了门,把钥匙留在花盆下面,抬头望望这幢沉寂的爬满了枯藤的老房子,心情竟跟初出国时一样的苍凉起来,人呆站在雨中久久无法举步。这时安东尼的笼子正挂在我伞柄上,它轻轻的拍了几下翅膀,我方才清醒过来。翻起了风衣的领子,对安东尼说——“来吧,我们去找劳拉小姐去,不会寂寞的,安东尼,你一向是我们的福星。”

劳拉小姐的公寓在城里的学生区,我没进宿舍之前住过三个月,跟一般的包租婆没有两样,住着处处要留心,用水、用电、用煤气没有一样可以舒舒服服用的,但我跟她相处得还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我走了之后她再没有把房间租出去。我到的时候正是中午,这老小姐把我箱子接过去,两人高高兴兴的亲颊问候,她话匣子就打开了,我一面挂衣服一面听她讲老邻居的#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