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船人看黄鹤楼

2009-04-12 10:08 | 文/三毛 | 4284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们的三毛,

在西班牙玩了一次滑铁庐,

故事很曲曲折折,

到头来,

变得天凉好个秋了。

话说有一日下午两点多钟,我正从银行出来。当天风和日丽,满街红男绿女,三毛身怀巨款,更是神采飞扬。难得有钱又有时间,找家豪华咖啡馆去坐坐吧。对于我这种意志薄弱而又常常受不住物质引诱的小女子而言,进咖啡馆比进百货公司更对得起自己的荷包。

推门进咖啡馆,一看我的朋友梅先生正坐在吧台上,两眼直视,状若木鸡。我愣了一下,拉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他仍然对我视若无睹。

我拿出一盒火柴来,划了一根,在他的鼻子面前晃了几晃,他才如梦初醒——“啊,啊,你怎么在我旁边,什么时候来的?”

我笑笑:“坐在你旁边有一会了。你……今天不太正常。”“岂止不正常,是走投无路。”

“失恋了?”我问他。

“不要乱扯。”他白了我一眼。

“随便你!我问你也是关心。”我不再理他。这时他将手一拍拍在台子上,吓了我一跳。

“退货,退货,我完了。混蛋!”大概在骂他自己,不是骂我。

“为什么,品质不合格?”

“不是,信用状时间过了,我们出不了货,现在工厂赶出来了,对方不肯再开L/C,对方要找我拼命!”“是你们公司的疏忽,活该!”我虽口里说得轻松,但是心里倒是十分替他惋惜。

“改天再说,今天没心情,再见了。”他走掉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发呆,忽然想起来,咦,这位老兄没付帐啊!叫来茶房一问,才发觉我的朋友喝了五杯威士忌,加上我的一杯咖啡,虽说不太贵,但幸亏是月初,否则我可真付不出来。手心有奇兵

当天晚上睡觉,大概是毯子踢掉了,半夜里冻醒,再也睡不着。东想西想,突然想到梅先生那批卖不掉的皮货成衣,再联想到台北开贸易行的几个好友,心血来潮,灵机一动,高兴得跳起来。“好家伙!”赶快披头散发起床写信。“××老兄,台北一别已是半年过去,我在此很好,嫂夫人来信,上星期收到了。现在废话少说。有批退货在此,全部最新款式的各色鹿皮成衣,亚洲尺寸,对方正水深火热急于脱手,我们想法子买下来,也是救人一命。我知道你们公司的资本不大,吃不下这批货,赶快利用日本方面的关系,转卖日本,赶春末之前或还有可能做成,不知你是否感兴趣?”

上面那封鬼画符的信飞去台北不久,回信来了,我被几位好友大大夸奖一番,说是感兴趣的,要赶快努力去争取这批货,台北马上找日本客户。我收信当天下午就去梅先生的公司,有生意可做,学校也不去了。

梅不在公司里,他的女秘书正在打字。我对她说:“救兵来了,我们可以来想办法。”

她很高兴,将卷宗拿出来在桌上一摊,就去洗手间了,我一想还等什么,轻轻对自己说:“傻瓜,快偷厂名。”眼睛一飘看到电话号码、地址和工厂的名字,背下来,藉口就走。电梯里将强背下来的电话号码写在手心里,回到家里马上打电话给工厂。

不识抬举的经理

第二天早晨三毛已在工厂办公室里坐着了。

“陈小姐,我们不在乎一定要跟梅先生公司做,这批货如果他卖不了,我们也急于脱手。”

“好,现在我们来看看货吧!”我还要去教书,没太多时间跟他磨。

东一件西一件各色各样的款式,倒是十分好的皮,只是太凌乱了。

“我要这批货的资料。”

工厂经理年纪不很大,做事却是又慢又不干脆,找文件找了半天。“这儿,你瞧瞧!”

我顺手一翻,里面全弄得不清楚。我对他说:“这个不行,太乱了,我要更详尽的说明,款式、尺寸、颜色、包装方法、重量,FOB价马上报来,另外CIF报大阪及基隆价,另外要代表性的样品,要彩色照片,各种款式都要拍,因为款式太多。”

“要照片啊,你不是看到了?”问得真偷懒,这样怎么做生意。

“我只是替你介绍,买主又不是我,奇怪,你当初做这批货时怎么做的,没有样子的吗?”

经理抓抓头。

“好,我走了,三天之后我再跟你联络,谢谢,再见!”

三天之后再去,经理在工厂旁的咖啡馆里。厂方什么也没弄齐,又是那份乱七八糟的资料要给我。

“你们到底急不急,我帮你卖你怎么慢吞吞的,我要快,快,快,不能拖。”

想到我们中国人做生意的精神,再看看这些西班牙人,真会给急死。

“陈小姐,你急我比你更急,你想这么多货堆在这里我怎么不急。”他脸上根本没有表情。

“你急就快点把资料预备好。”

“你要照片,照片三天拍不成。”

“三天早过了,你没拍嘛!现在拿件样品来,我自己寄台北。”

“你要这件吗?是你的尺寸。”

我张大眼睛看他看呆了。

“经理先生,又不是我要穿,我要寄出的。”

他又将手中皮大衣一抖,我抓过来一看是宽腰身的:“腰太宽,流行过了,我是要件窄腰的,缝线要好。”“那我们再#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