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一节(上)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2344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一节(上)

失望,也是一种幸福嫉妒可以独立存在,

但是爱,必然和嫉妒共存。

正如失望在幸福里存在

云生:

一月六日的傍晚,我到了法兰克福。全球最盛大的布艺展览,明天就在这里举行。

法兰克福的气温只有零下九度,漫天风雪。冒失的我,在雪地上滑倒了两次,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因为滑倒的时候弄湿了头发,发梢竟然结了冰,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住在与展览馆隔了一条河的酒店,这边的酒店比较便宜。我住的酒店就在河畔,在房间里,可以看到雪落在河上。

第一天,在展览馆里,我看到一幅来自印度的布,淡黄色棉布上,用人手绣上了一朵朵白色的雪花,手工很精巧。你知道雪花吗?这种外形有点像百合的雪白色的花,象征逆境中的希望。

它是代表一月的花,而你是在一月出生的。

在窗前挂上这样绣满雪花的布,那不是等于挂满了希望吗?那一年的十二月下旬,我到发廊把留了十年的长发剪掉。

"太可惜了,头发已经留到背部。"我的发型师阿万说。

阿万依我的意思把我的头发剪短,露出一双耳朵来。

离开发廊时,我觉得整个人轻松得多了,长发,原来一直是我的负累。

没有了长发,街上的寒风吹得我的脖子很冷,这一天的气温突然下降,只有七度,听说再晚上点,温度还会更低一些,我赶紧去买一座电暖炉。

买电暖炉的人很多,货架上剩下最后一座,你跟我差不多同一时间看到这唯一的一座电暖炉。

那天的你,穿着很多衣服,毛衣外面加了一件棉袄、棉袄外面又穿了一件毛衣,毛衣外面还加了一件厚绒外套,个子高大的你,看来弱不经风,不停地咳嗽。那一刻,我竟然对你动了慈悲之心。

"你要吧。"我把电暖炉让给你。

我不忍心跟一个这么虚弱的男人争夺一座电暖炉。

"你要吧。"你竟然毫不领情。

"还是你要吧。"我说。

"你要吧。"你不肯接受我的好意,彷佛接受一个女人的好意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那我不客气了。"我说。

"你为什么不买一张电毯?"本着同情心,我向你提议。

"谢谢你,盖上电毯,感觉好像坐在电椅上等候行刑。"你一边擤鼻涕一边认真地说。

当然,世上最保暖的,是情人的体温。

我开车从停车场出来,经过百货公司旁的露天咖啡座,隔着落地玻璃,刚好看到你正用一杯热烫烫的咖啡送药。我听人说,寂寞的人,感冒会拖得特别长,因为他自己也不想好。

感冒本来就是一种很伤感的病。

我把那座电暖炉拿回家里,电暖炉开着之后,室温提高了很多,但是因为干燥而令皮肤绷紧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在脸上涂了很多雪花膏,也在脖子上涂了一些。

政文打电话回来,问我他的荷包有没有留在家里。

"你等我一下。"

我在床上找到他的荷包。

"找到了。"我告诉他。

他早已经挂线,他是个没耐性的人。

我开车把荷包送去给他,他的职员说他出去了,好像是去吃东西,我把荷包放在他办公室里。

就在那个时候,杜惠绚打电话给我。

"你还不来?"

"我已经在车上了。"我说。

惠绚的日本烧鸟店明天就开幕,她是大股东,我是小股东。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说她的一切都应该有我的份儿,除了男人和遗产。

惠绚的心愿是开餐厅,那么她可以天天坐在收银机前面数着花绿绿的钞票。

一年前,我们结伴去鹿儿岛,在那里,我们爱上了流连烧鸟店。

日本的烧鸟店,就是专卖烧鸡串的地方,一般都开在地窖里,面积很小,客人很拥挤,空气氤氲,在那个地方谈心,别有一番风味。

#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