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一节(下)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289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一节(下)

三月下旬的一天,你又来到烧鸟店。

那天整天下着雨,天气潮湿,郁郁闷闷的。

你来得很晚,双眼布满红丝,样子很疲倦。

"刚下班吗?"我问你。

"嗯,连续三十六小时没睡了。"

我拿了一瓶暖的日本清酒放在你面前。

"喝瓶暖的酒,回家好睡。这瓶酒很适合你喝的。"

"为什么?"你抬头问我。

我把瓶子转过来给你看看瓶上的商标:"它的名字叫'美少年'。"

你失笑:"我早已经不是了。"

"对呀。我是让你缅怀过去。"

"今天晚上客人很少。"你说。

"你是今天晚上唯一一个客人。"

"是吗?"

"如果天天都是这样就糟糕了。"

"杜小姐呢?"

"她和男朋友去旅行了。"

我好像是故意强调惠绚已经有男朋友,我害怕你心里喜欢的是她。

我偷看你面部的表情,你一点失望的神情也没有,默默地把那瓶"美少年"喝光。

已经十二点多钟了,我让阿贡、田田和其他人先走。

"我是不是妨碍你下班?"你问我。

"没关系,你还要吃东西吗?"

你摇摇那个用来放竹签的竹筒说:"我已经吃了这么多啦。"

"你说你在这里等人,你等的人来了没有?"

你摇摇头。

"他是什么人?"

"一个女孩子枣"我的心好像突然碎了。

"是你女朋友吗?"

"是初恋女朋友。"

你告诉我你这三个月来在这里等的是另外一个女人。

我在你面前努力掩饰我的失望。

"为什么会是初恋情人?你和她是不是复合了,还是你一厢情愿?她从没出现呀。"

"我们约好的。"

"约好?"

"这里以前是一家义大利餐厅,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那时候是春天,那天晚上,正下着雨,我们坐在里面,看着微雨打在后园的石阶上,我还记得那淅淅沥沥的雨声,那是一场好美丽的雨。"你愉快地回忆着从前,"这个后园,以前种满了各种香草,有一种叫迷迭香,现在都不见了。"

"为了可以在这里多放两、三张桌子,我们把花园填平了。"

"哦,原来是这样。"你似乎很怀念后园的香草。

"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下着雨,我上法文班,她也是。第一天晚上上课,天气很坏,下着滂沱大雨,我们巧合地在同一个巴士站停车,没有带雨伞的她,躲在我的雨伞下面,默默地避雨。下课的时候,雨仍然很大,我在巴士站等车,她又静静地站在我的雨伞下面避雨。我们分手的那一天,也是下着雨。"

"能告诉我为什么分手吗?"

你良久才说:"大概也是因为下雨吧。"

那时,我不理解你的意思。

"分手的时候,我们约定,如果有一天,她想起我,想见我,就来这里等我,我会永远等她。"

你说,你会永远等一个女人,你知道那一刻我心里多么难过吗?"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五年了,今天刚好是第五年,也是下着这种雨。"

"但是从前那间义大利餐厅已经不在了,她还会来吗?"

"只要这个地方仍然存在,她会来的。"

"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如果她想见我,她会来的。"

"她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我可以替你留意一下。她一定很漂亮吧?"我#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