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二节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260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二节

云生:

一个人在展览馆跑了一天,眼花撩乱。在一个摊位上,我碰到了四年前在这个场馆里认识的一个法国女孩。四年前,我、徐铭石和她,谈得很投契,晚上还一起去吃汉堡牛排,回到香港之后也经常通电话。后来,她离开了那间布厂,听说是疯狂地恋爱去了。

没想到今年又碰到她。

我们热情地拥抱。

女孩叫阿芳。

"你的伙伴呢?"她问我。

"今年只有我一个人来。"

"今年的天气坏透了。"她说。

她扬起一块布给我看,是一块湖水绿色的丝绸,漂亮极了。

"用来做窗帘太浪费,该用来做婚纱,这样才够特别。"她把布搭在我的肩上。

是的,那将是一件别致闪亮出尘脱俗的婚纱。

展览馆关门后,我和阿芳一起去吃饭。

"我结婚了。"阿芳说。

"恭喜你。"

"又离婚了,所以回到布厂里工作。"她说,"现在我跟我的狗儿相依为命,你跟谁相依为命?"

我怔怔地望着她,答不出来。

我们在餐厅外分手,我走在雪地上,终于想到,与我相依为命的是回忆,是你给我的回忆。

那天晚上,我在阁楼的窗前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孤灯下。

别再说我误会。

"那不是很好吗?"惠绚说,"真没想到进展那样神速,我猜他早就喜欢你。"

只是,我心里总是记挂着,你在六十五支竹签里抽到最短的一支,你终于会和你等待的人重逢。那时候,我该站在一旁为你们鼓掌,还是躲起来哭?我在为你缝第三个抱枕。

第三封信也放在这个用深蓝色棉布做的抱枕里。

云生:

有没有一个游戏,叫"后悔的游戏"?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我跟你玩的那个竹签的游戏。

我不知道那预言什么时候会实现。

也不知道当它实现时,我能否衷心地祝你幸福,忘记你在孤灯下消失的背影,忘记在某个寂寞的晚上,你曾给我你的温柔。

苏盈

那天晚上,我带着抱枕,到医院找你。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本来应该下班了,但是接班的人还没来,有个小孩子刚刚被送进来,要做手术。"你说。

"什么手术?"

他在路边吃串烧时,不小心跌倒,竹签刚好插进喉咙里。

为什么又是竹签呢?

"我很快回来。"你匆匆出去。

我喜欢看到你赶着去救一个人的性命的样子。

我坐在你的椅子上,拿起你的听诊器,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听自己的心跳,恋爱的心跳声好像特别急促和嘹亮。

一个穿白袍的年轻女子突然走进来,吓了我一跳,我连忙把听诊器除下来。

她看到我,有点意外,冷冷地问我:

"秦医生呢?"

"他出去了。"我站起来说。

她抱着一只金黄色的大花猫,那只猫的身体特别长,长得不合比例,像一个拉开了的风琴。她瞄了瞄我,然后熟练地把猫缠在脖子上,那只怪异的猫像一条披肩似的,绕过她的脖子,伏在她的左肩上,好像被她的美貌驯服了。

找不着你,她与猫披肩转身出去了。

我看得出她和你的关系并不简单。

在你的办公室等了三十分钟,我走出走廊,刚好看到你和她在走廊上谈话。

她安静地听着你说话,乖乖地把两只手放在身后,跟刚才的冷漠,彷佛是两个人。那只怪异的猫回头不友善地盯着我。

道别的时候,她回头向你报以微笑。

"对不起,要你等这么久。"你跟我说。

"竹签拿出来了没有?"

"拿出来了。"

&qu#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