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三节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261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三节

云生:

在法兰克福,已经是第三天。

早上起来的时候,星星在微笑。我忘了告诉你,我把你送给我的星星带来了,贴在酒店房间的天花板上。因此,无论这里的天气多么坏,我仍然能够看见星星。

今天的气温比昨天更低了,我把带来的衣服都穿在身上,脖子上束着那条有星星和月亮的丝巾,你说过好看的。

坐电车过河时,雪落在我的肩膊上,我本来想把它扫走,但是,想起我的肩膊可能是它的抱枕,它想在融掉之前静静哭一会,我就让它。

在展览馆里,我忙碌地在每个摊位里拿布料样本。

展览馆差不多关门时,我去找阿芳,她已经不见了。本来想找她一起吃晚饭,我只得独自回去酒店。

为了抵御低温,我在餐厅里吃了一大盘牛肉,又喝了啤酒。这是我吃得最多的一天。

饭后不想回房间,便在酒店的商场蹓跶。

其中一间精品店,是一个德国女人开的。

我在货架上发现一盏灯。

那是一盏伞形的玻璃罩座台灯,灯座是胡桃木造成的。灯座上镶着一个木制的年轻女子,女子坐在灯下,手里拿着针线和一个布造的破碎成两份的心。

上了发条之后,女人一针一线地缝补那个破碎的心。

太令人心碎了。

破碎的心也可以在孤灯下缝补吗?

我看着她手里的针线,差点想哭。

"要买吗?"女人问我。

我苦笑摇头,告诉她:"我没有一颗破碎的心。"

"那你真是幸运。"女人说。

我奔跑回房中,是谁发明这么一盏灯的?一定是一个曾经心碎的人。

愈合的伤口永远是伤口,破碎的心也能复原吗?我才不要买一件看到都会心碎的东西。

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吃得太饱的缘故,还是因为那个在孤灯下缝补一颗破碎的心的女人。我爬起床,换上衣服,走到大堂。

精品店里,那盏灯依然亮着,女人凄然缝补着一个破碎的心。

"改变主意了吗?"德国女人问我。

"不。"我又奔跑回房中,我还是不能买下它,我承受不起。

忘了它吧。

那天晚上,孙米白离开之后,我告诉自己,我不会放弃你。

我舍不得放弃。

爱情总是有个最高消费,我还不曾付出最高消费。

"你曾经试过追求男孩子吗?"我问惠绚。

"我不是说过我不会喜欢不喜欢我的男人吗?"她一边计算这天的收入一边说。

"怎样可以感动一个男人?"我换了一个方式问她。

"那得要看他是一个什么男人呀。"

"如果像康兆亮呢?"

"他吗?很容易。给他自由就行了。"

"给他太多自由,你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正如今天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跟什么人在一起。但是,我知道他无论去了哪里,也会回家,我也不会过问,我给他自由,他才肯受束缚。

要得到,就要先放手。"

但是,你跟康兆亮是不同的。

放手,可能就会失去你。

我在布艺店里为你缝第四个抱枕。

"有女孩子追求你吗?"我问徐铭石。

"一直都是女孩子追求我。"他笑说。

"真的吗?连周清容也是?"

一提起周清容,他就变得沉默。

"告诉我,那些女孩子怎样追求你?"

"对一个男人来说,那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况且那些女孩子现在都很幸福。"

"那就是说你当天拒绝了她们啦?"

"有一个女孩子,我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她,她是我的中学#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