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四节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183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四节

云生:

还有一天便要离开法兰克福了。

早上起来,我的头痛得很厉害,我打开皮包,里面有你三年前在机场给我的药。我一直舍不得把它们吃完。

这是我吃一辈子的药。

我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冻的可口可乐,倒进肚子里。

可口可乐可以治头痛,身边没有头痛药的时候,我总会这样做。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头已经不那么痛了,我可以省回一颗头痛药。

你常说,当我不在你身边,你身处的地方就会天阴,香港现在是不是也是阴天?孙米素在雨夜来,也在雨夜离开。

我在月夜来,也在月夜离开。

月有阴晴圆缺,但是死了的月亮会复活。

死了的爱情却不能复生。

还有十多天便是你的生日,你会想起我吗?你会记得这个因为太爱你而弄巧反拙的女人吗?如果可以从头来过,我一定不会这样,只是,爱情不是月亮。

那一年,我终于找到跟你送给我的那只同款的月相表,准备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

你生日那天,是政文结婚的日子。

我曾经想过这是纯粹的巧合,抑或是一种心电感应。

有时候,你正想起一个朋友,他突然便打电话来。

你很不想碰到某人,却偏偏碰上他。

时间和空间的汇聚,可能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一种主观情感的渴望。

政文根本不想我去参加他的婚礼。

他无意中选择了在你生日那天结婚,是一个最伤感的决定。

是的,我感到内疚。

当他为了逼我后悔而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的同时,我却为我爱的男人庆祝生日。

每年你的生日便是他的结婚纪念日。

这怎么会是纯粹的巧合?

在你生日的这一天,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沉重。

惠绚早上跟我通电话,告诉我她正准备出发去参加政文的婚礼。

"兆亮说政文昨天晚上喝醉了,今天早上不知道能不能去行礼。你猜他会不会突然不出现?他根本就不爱那个女人。"

"他会出现的。"我说。

两小时之后,我接到惠绚的电话。

"你说得对,他们已经交换了戒指。"

我是一个跟他相处了八年的女人,我很了解政文,他做了决定,就不会收手,无论要作出什么牺牲,他也不会回头。

愿他快乐。

黄昏,我回家换过衣服,在我们约定的餐厅等你,地点是你选的。餐厅在铜锣湾一间酒店的二十七楼,透过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尖沙咀东部海傍的另一间酒店,政文的婚宴正在那里举行。

我还是头一次来这间餐厅,没想到这里可以看到那里。

这是纯粹的巧合,还是心电感应?

我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复杂。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我和政文相隔了一个天地。

你下班后匆匆赶来。

"生日快乐。"

"谢谢。"你笑说。

十点钟以后,乐队开始演奏。

"出去跳舞好吗?"你问我。

"我的舞姿坏透了。"我说。

"不要紧枣""真的不要枣""来吧!"

你把我带到舞池里,把我的手搭在你的肩膊上,抱着我的腰。"我只学过一个学期的土风舞。"我哀求你放过我。

你沉醉在音乐里,彷佛听不到我的哀求,而我只能够生硬地跟着你的舞步。

你甚至闭上眼睛,把握抱在怀里。

你那样沉醉,是否在跟我跳舞?还是在跟一个鬼魂跳舞?你知道此刻在你怀中的是我吗?我的舞姿,肯定是舞池里的一个笑话。

我真的不想再跳下去,正想叫你停下来的时候,我偏偏不小心地踏着你的脚,把你惊醒过来。

"对不起,我早#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