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 荷包里的单人床:第五节

2009-05-01 22:27 | 文/张小娴 | 2222次阅读 | 相关文章

第五节

云生:

这是我留在法兰克福的最后一夜,明天早上我就要离开。

窗外明月皎洁,香港的月亮也应该是一样吧?我在床上辗转,无法睡得着,你三年前给了我两颗安眠药,现在还剩下一颗,我不敢吃,我怕吃了之后又再作梦,作一个荷包里的单人床那样的梦,醒来以后,独自惆怅。

在表演厅外面和你分手之后,我把蒲飞路的房子退了,搬回去布艺店的阁楼,从此,我再不会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再不会那样依恋你家里的灯光。

我把恩戴米恩的月光挂在阁楼上。

月光流泻,光阴流逝,我用尽一切方法忘记你。

可是,每当看到街上有响着警号的救护车,我便不期然想到这辆救护车正在运送一名病人到你手上,因此,我会多看两眼。

有一次,我在过马路时给一辆私家车撞倒,小腿受了轻伤,警察来到,安慰我说,救护车快来了。我想起他们可能会把我送去急诊室,于是慌忙负伤逃跑,那个警察在后面高声叫我不要跑,他们一定以为我是个疯子。

一天晚上,我在街上碰到徐铭石以前的女朋友周清容,她正在劝告那些在街上留连的少女回家,差点误会我是其中一个不回家的少女。

她看到是我,有点愕然。

"很久没见了。"我说。

我们在便利店买了咖啡,坐在路边聊天。

"徐铭石好吗?"

她看来仍然很想念他。

"他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是吗?"她淡淡的说。

"我从没想过你们会分手,那时候,你们看来是那么要好。"

"但是他喜欢的人不是我。"

我愣住。

"自从认识了你以后,他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爱我了。"

"怎么会呢?"我颤声说。

"终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问他是不是爱上了你,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真的不知道。"我内疚地说。

"也许我根本不应该问他。我没法原谅他跟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包含了太多。"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枣""千万别说对不起枣"周清容苦笑。

怪不得徐铭石一直不肯告诉我他和周清容分手的原因。

我曾经说过我没资格单恋,是的,和他比较,我真的没资格单恋。他不需要拥有、不需要回报,可是,我却需要。

我到家俱店找徐铭石,他正独个儿吃力地搬动一张餐桌。

"职员都出去吃饭了。"他笑说。

"我来帮你。"

"谢谢你。"

"我昨天碰到周清容。"

"她好吗?"

"你说的那句话就是'对不起'?"

他尴尬地望着我。

"我从没想过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我说。

"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还有三个字你忘了。"

"哪三个字?"

"你很傻。"

"哦,是的。"他苦笑。

"还有三个字枣谢谢你。"我由衷地对他说。

"这三个字,听起来很苍凉。"他摇头苦笑。

除了感谢,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

爱上一个没法爱你的人,本来就很苍凉。

离开法兰克福的那个早上,我把你送给我的星星留在法兰克福的天空,星星是应该属于天空的。

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去找阿万,要他替我把长发剪短。

"不是说过要把头发留长的吗?才三年,又要剪短?"他一边剪一边说。

#p#副标题#e#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