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暑假日记600字

2014-12-22 15:40,共20497人读过

篇一:高中暑假日记600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暑假就过去了,进入到了新学期。回忆起暑假中发生的事,那真是如天上的繁星,数也数不尽呀!但在这些繁星中最闪亮的那一颗还是暑假中的青岛之游。

记得在七月某日的一天晚上,妈妈告诉我明天要带我到青岛去玩,当时我高兴极了。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我们便踏上了去青岛的旅程。到了中午,我们终于来到了梦寐以求的海滨城市——青岛。

我们先到闻名的“海上名山”的崂山。我们的车行驶在崂山的盘山公路上,窗外群峰耸立,山海相接。山脚下波浪阵阵,波涛滚滚。我感到像到了人间仙境一样,令人心旷神怡。登山了,我们沿着山路往上爬。不久,一排瀑布骤然出现在眼前,那瀑布就想巨龙飞腾,气势磅礴。这就是著名的“龙潭瀑布”果真名不虚传,那宏伟的气势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般壮观。

我们接着坐缆车到达明霞洞。此洞十分奇特。站在洞前的崖石平台上,眺望远处,白云缭绕,如波涛放滚。听导游介绍说,古代道教师傅张廉夫在这个洞修炼了整整21年。最后一年,这个洞会发出灿烂的光芒。可见,修炼者的心诚功深。

我们又来到崂山规模最大的道场——太清宫。宫里有百年的银杏、松柏等树木。宫舍150余间,分别为三个独立主院。院子屋顶蓝瓦金檐,在阳光照耀下金碧辉煌。四周的墙壁镶嵌着许多美丽的图案,显示出古代劳动人民精湛的技艺和无穷的智慧。

傍晚,在吸引的映照下我们下山了,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还游览了栈桥、石老人和五四广场等景点。

我爱青岛,那优雅别致的建筑,碧波荡漾的大海,绵长的金色沙滩,郁郁葱葱的亚热带树木,使我领略到祖国河山的壮丽。啊,美丽的青岛!

篇二:

今天,妈妈许诺要带我和表哥去见识一下家乡的白事风俗。

我们的交通工具是一辆蓝色的五菱之光,由妈妈亲自驾驶。先开到殷庄接小姨,我们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我们在那里遇到了表哥的家人——我的大舅、舅妈和只有一岁的表妹。天气非常热,太阳像个大火球似的挂在天上,我和表哥口干舌燥,还好大舅带了一大瓶雪碧和杯子,我们坐在阴凉地,嚼着薯片,喝着雪碧,甭提有多美啦!

妈妈、大舅和舅妈要去“送汤”了,托我们带着调皮可爱的表妹。只见他们都是身披白色布条,头上也系着白色布条,大舅头上还戴了一顶白色帽子。表哥哈哈大笑,一边笑还一边说:“天仙下凡啦!”,结果吃了我大舅一个超大“爆栗”,只好吐着舌头乖乖站到一边去了。

敲锣打鼓声渐渐远去,我以前也送过汤,知道他们后面要做的事——一直走到姥姥的坟墓前,磕几个头,然后回去。

可是,这么简单的行程,妈妈却半个小时候后都没回来。我急了,掏出手机拨了老妈的电话。一阵嘟嘟声,妈妈接听了。

原来妈妈现在才到姥姥的坟墓,我只好继续陪表妹玩,表哥从兔笼里抓出了一只兔子,正在逗它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舅妈和大舅回来了,她把我们带到了吃饭的地方,等妈妈和小姨“凯旋而归”。

终于,远处传来的唢呐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一群身披白布条儿的人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妈妈和小姨站在队伍的末端,汗流浃背,妈妈一边擦着汗一边说:“我们先去上礼,上完礼就走。”我和表哥便跟着这些大人,稀里糊涂的上完礼,上了车。

先把小姨送回殷庄,然后妈妈又把我送去了沙河,让我在沙河过两天。

我先在另一个大舅妈家吃了晚饭,然后去了姑姑家睡觉,一天的奔波劳累,我很快就睡着了。

篇三:

今天上午,阿姨有事出去,让我当了思容半天的“保姆”。

思容是阿姨的宝贝儿子,三岁不到,长得又白又胖,小手小脚全是肉,一堆儿一堆儿的,模样十分可爱。最逗的是他的说话,口齿不清,常常“语出惊座”,几天下来我都行了“翻译大师”啦。

阿姨走时,思容还在睡,我就到客厅做《暑假作业》。我还没做几道,就听见思容在房间里“妈妈……妈妈……”哭了起来。我连忙飞跑过去想“侍候”他起床,他却不认帐,赖在床上左右折腾要妈妈。我好言好语哄了很久,最后还把我最喜欢的“变形金钢”送给他,他才停止哭闹,坐在床上拆弄起我的“变形金钢”来。

过了一会儿,他把已不成样子的“变形金钢”扔到床的一角,舞动着手臂对我说:“鹅要喝溜累。”“溜累”既是“牛奶”。我跑到到厨房拿来牛奶,他果然咧开的嘴,一把抓过就吸。半瓶牛奶进了肚子,思蓉又不想吃了,随手就把牛奶瓶往地下扔。我来不及制止,牛奶在地上画了一张白白的中国地图。“唉呀,你怎么乱扔啊!真拿你没办法!”我只得去找拖把来拖地。思容还得意地哈哈大笑。

我正忙着拖地,思容又用那稚嫩不清的声调向我发“命令”了:“细衣机,细衣机……”“洗衣机?地脏了怎么用洗衣机洗!真笨!”我没好气地说。“细衣机!”思容还在叫。“是不是玩具?我没有洗衣机玩具。”小思容又是摇头又是甩手,看样子就快要哭出来了。“那你说清楚一点吗!”我也有些急了。“细——衣机,电细!我要看细衣机”。“电细?…电细…是电视吧!”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想看《西游记》,孙悟空,对不对?”“嗯,阿空,阿空……”我把他抱到客厅问:“几频道?”“细频道。”这我听得懂,打开电视按到4频道,真绝啦!果然是《西游记》!我再把“小馒头”扔给他,他就哦哦啊啊地边吃边手舞足蹈地看了起来。我松了口气,继续去做作业。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发觉没了思容的声音,扭头一看,他竟然歪着头睡着了。

阿姨一回来,我就急不可待地向她诉苦:“阿姨,当你那个‘小淘气’的‘保姆’可真不容易啊!”我把这半天的经历和阿姨一说,阿姨一会儿夸我聪明能干,一会儿又“骂”思容调皮淘气,开心地笑个不停。

经过这件事,我终于体会到小时候妈妈带我是多么辛苦呀!今后,我要学懂事一些,少惹妈妈生气,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减轻妈妈的负担。

篇四:

天气转凉了。

熙攘的街道,路人吹着热气,身上都披着外套,显的出一翻受冷的样儿。自己也不例外,冷的双手有点僵红,可惜,这类天气没能下场雪来添加气氛,少了太多的趣儿。

路上车骋有点眼花缭乱,各家按着喇叭显摆着谁的响亮。有点吵了,但的确我也不能躲在家,因为今天还有课要休。来的一路,杂商煮的东西烟袅袅腾飞,路人路过总想嘴巴添点油,也是暖身。同学一旁呢喃的话语,但自己由于看着环境而漏了听。‘怎么’他开了口问我,但这般杂事也不至于趣的与他分享。

学校的下坡很熙攘,看上去犹如一张彩色图纸。男的女的一样的爱美,女的眼眶儿外还画着妆笔,身穿亮衣,提着高跟鞋走着经典步。男的头发竖着造型,身披伪装,看上去实在标致极了。但自己以为是走错了道,望了望眼前的大门,没错!是学校。犹豫了下,才迈进去。

化学课上,感觉比较良好,教的还是关于自然,但回思!许多老师都讲了很多关于自然的,社会政府也有过会议商讨,但瞅瞅外儿,呵,一切保护的还真是太好了,好到用水量在天天下降,好到多处地方闹沙暴,闹污染。不觉自己都笑了,自己被那所谓的保护措施而笑到。但也不由自己多虑,看待好自己也就是责任了。第二节,校场活动,也就是体育。但活动的人却很少,躲在阳下晒着,那是享受!呵,我没去顾理那么多的闲杂,自己打了投了几个篮也停罢。闲闲的在场里打着转儿,我不知道这样的走着是否算于运动,那么我想这也是消遗时间的方法。

走着建筑那边,尘土露出皑白的东西显的耀眼,是‘蒲公英’。在这类环境还能开出,我打从心里出就对它是一种敬仰,那是虔诚的。我伫在原地而不动,我想看着它,我想把它的美统统记下。但是回想着,我发觉它含有点可怜,毕竟这里不适合它生长的地方。场地在建筑,而且来往的工人谁会去关注这样一朵小的不起眼的花呢?嗟乎!但自己依旧无能为力,我想现在只有用眼光欣赏来安慰它。窸窣的声响,我闭着眼睛听着,嘿!是风的声音,悄悄的吹着我的衣裤拍响。此时,我看到一躲躲的种子向天空游去,带着笑声,带着梦想而飞起。莞尔的对着它们个个飘去,我看到了希望。那是无形的,并由不得好心于人同享,那只能够自己感知,即使说了也许也是收到嗤笑。人群散的差不多,已经没人在那篮下投球。也是,都快下课了。

铃响,低着脑袋,看了一眼只剩赤裸裸的秃蕾,但现在我看不出令人怜悯的模样。是啊,那是笑着的,那是多么美的笑,我几翻的羡慕,但更羡慕的还是那纷飞的蒲公英种子,可以脱离了这本是残酷的地方,可以自由的飞向理想。那,多叫人羡慕呀······

篇五:

以前看电视,总觉得电视上的兄弟关系是最奇妙的关系,尤其是年龄相去不远的或者是双胞胎。而且都有一点——弟弟总是喜欢依赖哥哥,而且就算他们之间的感情表面上看起来很差,但真正的绝对是那种超过友谊亲情甚至是爱情的情谊。

就像《MARS战神》上的陈零陈圣,他们是双胞胎,零是哥哥,圣是弟弟,零为了保护圣,有一次差点杀人,而圣为了零,连心爱的女人都可以放弃。圣因为一个原因跳楼自杀后,零在地上看见了一具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尸体,疯了。他被送进了神经病院,即使被治愈了,他还是不敢照镜子,不敢看自己的照片,他总觉得镜子里的人是圣,照片上照出的人也是圣。

在这部片子上,圣至死都没有拜托对零的依赖,但在另一部片子上,就不同了。

这部片子叫《恶魔在身边》,是时下最流行的电视剧。

在高中时代,江猛只知道用自己的方式(打架)保护弟弟袁川让,但却从来不用正眼看过他的弟弟,也从来没有给弟弟一个肯定。等他到了大学,他的弟弟还是在念高中,没有了他,他的弟弟就经常被欺负,阿让因为习惯与被阿猛保护,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有一次,在阿让被欺负的时候,阿猛带着一些人赶到,我们都以为他会将那些欺负阿让的人痛打一顿,没想到他却只是将那些人围起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被人打,他却无动于衷。

那一次,他的弟弟被打得非常惨,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被人推入战局,继续打,最后,他被打得趴在阿猛面前。这时,阿猛向他伸出了手,却仅仅是扶他起来,还是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并在他的耳边说:“当你被撂倒,我是你哥,我会扶你起来。但是,我不可能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你的人生,还会遇到无数的屁事,所以,让你自己变强吧!”

后来,阿让凭自己的能力打败了那些人,阿猛走到了他的身边,并对欺负阿让的那些人说:“他是袁川让,就算没有我这个哥哥,你们也一样别想欺负他!滚!”

其实之前,阿猛对阿让不理不睬是因为他有愧于阿让,他们小时候,为了争夺一张图画,阿猛曾经将阿让推倒,阿让在倒下的过程中弄碎了一个花瓶,花瓶的碎片在他的脖子上割了一道,险些要了阿让的命。

从那个时候开始,阿猛就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的弟弟,也恨从小体弱多病的阿让夺走了全部的母爱,但阿让不知道,他只是以为阿猛看不起他,于是就跑到阿猛的学校搞破坏,还都诬陷给阿猛,美名其曰是“复仇计划”,其实只是想要吸引阿猛的注意力罢了。

后来,阿让的气喘发作,阿猛大惊失色地将他扛进医院,那么慌张的阿猛,在整个电视剧中只出现了一次,为了他可爱可气的弟弟。阿让一直没有睁开眼睛,阿猛就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直到阿让的代理监护人出现。(他们的父母离婚了,阿让跟母亲,他的代理监护人是割男的。)

等到阿猛出现,阿让的代理监护人才对床上的阿让说:“好了,可以出院了,还是你是要继续装病跟阿猛撒娇?”

兄弟真的是一种奇妙的关系,真的好奇妙。

篇六:我生病了

前几天,我感觉自己有点头晕,好象感冒了;但又没有其他的症状,便没去管它。哪知,这可给我留下了祸根,让我在第二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发觉头越来越晕,而且两个鼻孔的鼻水象瀑布一样从鼻孔里留出来。为了防止生病,我连忙跑到外面,泡了一杯感冒药喝下去,以防感冒。哪知这药不仅没生效果,反而还让我的病痛变本加厉。

“去睡一觉吧。说不定,这感冒是由缺少睡眠引起的。”于是,我便去睡觉了,再治好这病。

到了晚上五点三十左右的时候,外婆来卧室叫我起床去吃晚饭。但由于我的睡到床上的时候太急了,太想睡了,所以连外衣、外裤都没脱,因此,一抬起头就感到寒风刺骨。但我仍然坚持坐了起来。这时,我感到头晕晕地,好像有三、四只鸟在不停头上打圈一样。

外婆看我这样,就把体温计拿了过来,对我说:“强强,你先坐起来,量一下体温,外婆到一杯开水给你喝。啊。”我点了点头。随之,我便拿起了体温计量了起来。

五分钟后,我从掖下拿出了体温计一看。“啊,都快39度了。”我叫了起来。外婆听到我报出来的体温,被我下了一大跳。因为我的体温只要一到40度,睡觉时就会说一些希奇古怪的梦话。由于我的体温已经是白热化了,因而,外婆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叫妈妈带我回杭州看病。

大约过去了半个钟头,妈妈从店了赶了回来,三下五除二地把一晚饭吃完,便带我去杭州看病了。

到了医院已经是10点了,妈妈拖着疲倦的眼睛,带着我去挂号、验血、做皮试、打针,直到12点为止。

唉,生病真不好,又要用钱,又要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