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心尖开花,灵验彼此的存在

2013-08-03 10:19 | 文/清风茉莉 | 4976次阅读 | 相关文章

题记——答雨亭《爱情不冷》

如果我们现在在一起会是怎样?——如果还能现在,已经再也不是现在。现在是什么,它是将来的过去式,转瞬间消灭了踪影。那些刹那间烟花的绚烂终是要冷却的,可是我尘封的双眼和冰冻的心,已经不知道春天还是秋天了,那儿只有冬天,看那满枝的红梅,仿佛知道了什么叫心跳,什么叫呼吸。梅花三弄,不敢幻想着未来,一切的现在排在等待之后,难以启齿的话语,成了心底的诅咒,眼角的泡影。如果有现在,那便是故事的结局。

我们是不是还会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深爱,和怀念是一对矛盾体。因为有人说最好的故事结局是一个人拥有两样感情,一个叫深爱,与自己白头偕老,一个怀念,藏在心底的依恋。也有故事说,人往往选择的结果既不是最爱自己的,也不是自己最爱的,而是适合自己的。当今天的怀念成为深爱时,那是一种假想,终究是一曲枉凝眉。真的要质问是否深爱时,或许没必要了。若懂得深爱,就没有怀念。若是怀念,就没有深爱。爱是一种情,是一种力。可惜,你一直没牵着我的手,任凭我被风吹,吹散那一季的桃枝,看那崔护和绛娘的故事,折成桃花扇。有开始的话,但愿你能拉着我手,一起笑着再看一看我们的玲珑棋局,搬动我的白玉兰,你的黑旋风,只等黑夜。

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已经没有了如果,多好啊!那是你初衷,你带走我,在一切繁华中醉眼,我会好好地看着你,继续弹奏音符,唱最好听的歌。再也不躲着你,让你缕一缕我的青丝,再也不是三千惆怅。

我们是不是还是隐瞒着对方?像结束时那样,明知道你没有错,还硬要我原谅。只是,我不会原谅,我怎么原谅,因为爱情不冷。——这么多年来,我还是没能逃离你的视线。当我看见一连串的数字挂在那里,我知道你在守侯,寂寞成了错,都是孤单惹得祸。我勇敢地告诉你,我不寂寞,偶尔有些孤单而已。为了你的勇气,你的执著,要想的答案,我早已变了又变。我一直问你原谅好吗,你沉默了。或许,忘记就好了,但又矛盾地用个“忆”字,同窗下谁值得你用个“忆”字。有人说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可是那些太有杀伤力的画面怎能从记忆中沟去,一笔勾销的神话除非患了失忆症。有时候,一首歌,一个人,一个故事,一段文字,就卷起我的思绪,再次走进你我的故事中。我用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来告戒自己所谓的深情,却读懂了你的痴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学会忘记,有时自己就想笑,为何有“原谅”在脑海中反反复复,难道那就叫做爱的情,开始琢磨天空的云,屋檐的雨,绿树的叶,花的艳丽,那是哪一季的风迷离了我的眼,婉约在易安的怎一个“愁”字了得,人比黄花瘦的镜台中。于是,我从放翁的错、错、错和莫、莫、莫中寻寻觅觅,前世今生中和你相遇,点点滴滴回忆,你不知道我叫笑笑,那是你刻在我心底的烙印。

只是,亲爱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我?——走出一个世界,或许不再徘徊,收拾一份落寞。知道吗?我最怕你问我“亲爱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山无棱,天地合成了诅咒,那便是尽头。我小心翼翼地走着梅花桩,不料却是凌波微步的等候,落下一身洁白,仿佛就是梦中那池阁中的白莲,指尖弹奏月光,水面泛泛涟漪,成了一首鱼水情歌。不管百媚千红,还是风情万种,或许,最痛的就是一句“亲爱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就这一句,才是真谛,童话般的走进诗人的眼里。

有种东西叫灵魂,用眼睛传递的心底的呼吸,从未牵过手,一直保持着一份距离在守侯。直到有一天,十指相扣,真的灵验了“爱情不冷”,于指尖开花,文字缱绻中参悟,透过时光,看,曾经的你是那么美,我怎么舍得你掉泪。其实,现实中没有谁真的离不开谁,没有所谓的唯一。生活中有很多遇见,相逢、相离,仅是烟花绚烂的冷却,或是昙花一现的妩媚,都不是爱情。爱情,它在心尖开花,是一场感应,灵验彼此的存在。

后记

蔚蓝的天空爱上大地上一株小草的绿意,忘却、忘却、忘却!小草爱上天空的云,向风招手,向雨微笑,忘却、忘却、忘却!那是一个彩虹似的梦!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