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吴若权浪漫爱情故事

2007-11-15 19:57 | 文/吴若权 | 3466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情海无涯,回头是岸。

她不能明白:为什么伤心的人,总爱漂泊?

还是因为漂泊的性格,常惹伤心?

出发前就说好了,这是他们的完成学业的“毕业旅行”,也是感情告一个段落的“毕业旅行”。

本来程雨要取消的,但是班代说旅行社已经开票了,无法退费。向来节俭的她,决定如期参加旅行之前,给了她和方良生一个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理由——好聚好散。旅行回来就是毕业典礼,课业和感情,同时划下句点,从此不再见面就好。

毕竟,身为同学中令人羡慕的班对,长期以来背负着必须幸福圆满的压力。忍过最后这几天,不要在毕业前闹分手,让大家难堪。

方良生却浪漫地认为这是天意,老天给了他们的爱情一个转圜的机会。他会在短短五天的旅行中,用力挽回这份即将逝去的爱。

飞机将他们这一班报名参加海外毕业旅行的二十六个同学载向高高的天际,程雨安安静静坐在他的旁边,深深的眸子映着小窗外的云朵。她想:离开故乡、和离开爱情,都是生命中的告别,不同的是——故乡,是回得去的;爱情,却常是一去不回的。

当毕业旅行结束,飞机返程到原来起飞的地方时,已经决定各自天涯的两个人,是否真的就能这样好聚好散呢?

程雨和方良生,深爱过的两个人,此刻的答案竟有如天壤之别。她笃定地认为自己已经决心放弃这段感情,他却坚决地相信两人可以破镜重圆。

从大二开始谈恋爱到大四,大大小小的争执总是免不了的,程雨提出分手的次数,多到像六月的凤凰花,每一朵都是心碎的血泪泣诉。花落了,泪干了,她最后都会回到方良生身边。

分分合合,不是方良生太努力去挽回什么,而是他太有把握,他知道程雨离不开他。

于是,他的赖皮个性,可以在他们两个的关系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包括:他和前任女友秘密私会、偷偷上网结交辣妹、甚至和学弟们一起去摇头PUB疯了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他总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计后果,不顾她的感受。

任凭她哭泣、伤心、绝望、以死相逼,他都不曾认真的道歉,顶多耍赖地说:”你要信任我嘛!”、“真的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发生什么。”、“你啊,就是太会胡思乱想。”然后,让所有的争执在一次身体的亲密中化险为夷。

他一向自信,认为她不会离开他。

最离谱的一次,发生在毕业考试期间的一个夜里。只剩最后一科考试了,程雨邀他到宿舍来一起温习功课,他说他太累了,要先睡。后来,她却发现他和朋友出去,到天将亮才回家。#p#副标题#e#

隔天,进考场之前,她试探地问:

“昨天,很早就睡了,精神很好吧?”

“很好啊!”他企图蒙混过关。

考完以后,离开考场,她忍不住对他发飙:

“你明明和钱正志他们出去玩到天亮才回来,为什么要骗我?”

“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他既无悔意、也不客气地响应。

骑上机车,他呼啸而去。把泪流满面的她一个人留在校园里,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次可能真的是爱情的别离。

什么事也没有做错的程雨,所犯下的唯一的错,就是——她太爱他了。

每次发生争执,方良生最惯常的因应之道,就是飞快地逃离现场,从不沟通,也不收拾她的情绪。彷佛他很有把握地知道,过几天她就会自己回心转意,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出现在篮球场旁边的自动贩卖机,为打完球的他递上一瓶可口可乐,两个人骑上机车,回到宿舍,用他身体内最强劲的爆发力,消除几天来累积在他们感情中的乌烟瘴气。

可是,这一次,他错估时机。发起冷战之后,留下残局。

他像往常一样,没有主动打电话给程雨,他一直以为这是一个连解释都是多余的小误会,程雨不会真正放在心上的。

毕业考最后一科前的那个晚上,他的确很早上床去睡了,午夜接到钱正志的电话,说被网友放点,摩托车坏掉,要他去解救。

女朋友要顾到、考试还是要考、朋友道义也不能不要。他的大男人主义作祟,不停说服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事事向她报告那么清楚。”终于导致判断失误,他没有想到过去许多次瞒骗她的纪录,已经在他们的爱情中堆积太多随时会爆炸的火药,只要一根小小的导火线,就足以在稳定的感情中造成天摇地动的灾难,难以收拾。

毕业考结束,大家无所事事地等着毕业典礼。女生忙着在校园中以相机捕捉倩影,留下往日足迹。男生除了打球、还是打球。

程雨,再也没有去球场等他。

冷战继续,两人僵持到第八天。刚打完球的方良生,依旧没有看到程雨的出现,他才警觉知道这一次可能真的要失去她了。

放下男性的自尊,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这个傍晚,他只身来到程雨住的地方。进门前,他用手机打电话给她。

她问:”你在哪里?”

“离你很近的地方。”他说的是事实。

“我觉得很遥远,像是从外层空间打来的。”她的声音,跟她的表情一样憔悴。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