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八卦,很能打的周文王

2012-05-25 22:32 | 文/孟东桥 | 2103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古代先民,观察天象百思不得其解,观察自然惊奇敬畏,所以任何一个民族的起源无不又神话开启。占卜以求天意,并不是中华民族先民所特有,而是全世界所有民族在早期时的共同经历。

为所不同的是,中华民族将质朴的哲学思想融入到了占卜的卦象中,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周易》。

《易》本身久已存在,并不是周文王的发明。传说上古的时候伏羲氏创造了先天易(先天八卦),神农氏创造成了连山易(也叫连山八卦),轩辕氏创造了归藏易(也叫归藏八卦)。

周文王根据当时流行的八卦(具体哪一种我们不得而知),推演出六十四卦,也就是后来的《周易》——这部中华民族历史上最迷人,也最蒙人的煌煌巨著,被后世尊为儒家的五经之首。

令人奇怪的是,孔子的老师老子在中国最伟大的哲学巨著《道德经》中对《周易》却只字未提,或许是身为周朝国家图书馆长(徵藏史)的老子,对此不屑一顾深知其故弄玄虚吧。

周文王在世时始终是个无冕之王,文王这个头衔是他儿子周武王夺取天下建立周朝后追认的。他在世时的爵位是伯爵,西伯。

周文王很忙,忙着暗中积蓄力量造反。商纣王已经开始怀疑他图谋不轨,,杀掉了文王的长子伯邑考俘虏了周文王(周文王不会束手就擒,可见当时他的羽翼尚未丰满打不过商纣王)。把他关在羑里(河南汤阴县),周文王就拿《易》解闷儿,后来担心自己死在这里,干脆把自己一生所学揉进《易》里意图留给后人,所以有了《周易》。

周文王一生都在图谋取商朝天下而代之,据传说当时商朝的天下已经有三分之二都听他的号令。这明显有一点不靠谱,很有可能是后代的溢美之词。因为商朝还有自己的皇族封国更别说那些化外夷狄,他们不可能听周的。但是周文王当时势力很大得到很多小部落和方国的推崇,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周文王的势力能够达到当时商朝天下的三分之一就很有造反的实力了,因为在当时体制下沉默的是大多数,爱谁当天子都无所谓,只要不动我的封地方国就行。

据传说,周文王把周治理的很好,好到什么地步呢?根据《诗经》介绍“耕者让其畔,行者让路,男女异路,斑白不提携”;“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可以断定这是后世的溢美之词,不可靠也不合理。所以我们研究历史的时候一定要万分警惕,因为中国当权者编造历史美化拔高自己和祖先的不良传统很悠久,很顽固。

我们都知道周朝立国后把自己周部落时的井田制推广到全国,井田四周为私田中间为公田,周民忙着在私田里干自家的活儿,对于公田自然“耕者让其畔”了,慕名前来请周文王调解争地的虞、芮两国使者不明就里难免大惊小怪。

“行者让路”这一句是唯一比较可信的,“男女异路,斑白不提携”这一句纯粹是后人杜撰,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证据表明出现过这种现象,并且男女“斑白不提携”不是所谓的理想礼教,而是有违人性的变态诉求。假话无疑。

“士让为大夫,大夫让为卿”这种官场内幕通过虞、芮两国使者之口转述本身已不可信,前人撒灰迷后人眼而已。

周文王逃脱商纣王监禁的办法很简单:行贿。进献美女、宝马珠宝。这是中国亘古不变的灵丹妙药。

周文王扩展势力范围的办法也很没有创意,就是一个字“打”。“有仇不报非君子”先打曾经跟商人的多子族武装攻掠周部落,并且把周部落驱赶到岐山之下的犬戎。犬戎当时也是商朝的方国,而且是侯爵国比周高一级,经常奉商王的命令征讨不听话的方国,战功大,是商王重要的军事支柱。

犬戎是游牧民族,擅于骑射,周是农耕民族,擅于车战步战。这场仗怎么打的?历史上没有明确可信的记载,不过周文王打胜了是无疑的,不知道姜子牙出的什么高招,但是说明周军的战斗力很强,估计主要是以青铜兵器为主的周军依靠先进兵器和严密的组织取胜。

接下来周文王打密须(在今甘肃灵台县),打黎(在今山西黎城县)、打邗(在今河南沁阳县)、打崇国(在今陕西户县境)。

周文王在姜子牙(姜尚)的辅佐下,连战连胜,建立沣京(在今陕西长安县沣河西岸),政治中心迁出了“两山夹一川,两水分三塬”的西岐今陕西岐山县周原。

周文王在黄土高原上居高临下,直逼黄河流域商朝的国都朝歌(位于河南省北部的淇县。商朝武乙、帝乙、帝辛(纣王)四代殷王在此建都)。

关键时刻,周文王撒手西归没有看到最后的胜利。

周部落的文明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从1976年对周部落的核心宫室建筑基址发掘,可窥一斑:宫室基址位于岐山脚下的京当乡风雏村西南,规模宏大,布局谨严,以门道、前堂中阶和过廊为中轴线,东西两边配置门房、厢房,左右对称,规整的“廊院制”平面布局开我国建筑史上四合院风格之先河,前堂为主体建筑,是周王处理朝政、举行祭祀天地祖先和婚丧等典礼的场所,后室是周王和嫔妃居住之处。

由此可以推断出,周部落在当时是一个引领时尚,比较注重礼制,尊卑有序的礼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