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生活

2008-08-25 16:36 | 文/chenmorufeng | 4920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每一新的美学真实,使人的伦理真实更精确。因为美学乃伦理之母。布罗斯基告诉我们。美与生活的交融,应该就从这里开始。 我们的审美认知,是按照一定时代的审美价值意识选择和运用审美媒介,感染和诱发我们的情感,从而实现情感和心灵的培养和塑的活动。 美学乃伦理之母,美是伦理的延伸。伦理是人类最原始,也最深厚的生活感悟之源。因而,美与生活密不可分,美,是生活中的美。

一度赞叹一些无法形容的美,也一度感慨并不是所有曾经美过的东西在下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让我为之倾心。美,是一件需要时机的物品。我们遇见了,请心存感激;错过了,也只能微微一叹。 美是神的恩赐,是让人追赶的标志。从这一角度来说,美有一种神秘的意境。因为与它有距离,所以觉得它美,这种美又引诱着人们去探究。而一旦人们走近它,美的意境开始慢慢褪色。失去了新鲜感和神秘感的美或许注定了被熟视无睹。。对于人类而言,新鲜和神秘是美的部分血液,失去它们,美将变得苍白无力。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人的本性决定了美的被放逐。美也因此如精灵一般,此时此刻你欣喜地发现了它,以为拥有了它,可下一刻,你不一定能找得到它。 人们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人们互相提醒: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句警告也可以直接翻译成:在你寻找美的时候请意识到自己身边到处都是美。 美可以指代生活中一切令人觉得愉悦的东西。飘零的残花是美,飞舞的雪花是美,宽广的海洋是美,这是大自然形态的美;母子相拥是美,凝神思考是美,激动叫喊是美,这是人类衍生的美;乌鸦反哺是美,雄鹰展翅是美,大雁群飞是美,这是人类朋友们展现的美…… 如果可以给美一个明确的界定,那么美也许就可以像物品一样随意交换和买卖了。正因为它不能,所以,它与金钱无关,它在真正意义上达到了公平。谁都可能拥有它。 可能拥有它,但不一定人人都能拥有它,正因为如此,美,才让人欲罢不能地去追求吧。黑格尔,康德,柏拉图,一位又一位艺术大师,陷入了对它的不尽探索;道家,儒家,墨家,一宗又一宗学派,相继对它作出自己的解说;古今中外,对它的关注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各执一词,自成体系,芸芸众生身陷其中也是各得其苦乐。而最广大的大众,或许就凭借自己的敏锐感觉,来捕捉它的身影了吧。

我在这一端呼喊 你是否看见我无助地离开 你不曾回头 我不能追赶

用这几句诗来形容美和我们吧。 我们呼唤美,我们不一定触摸到美;美想靠近我们,我们不一定发现它。我们一样迷失在追逐之中。 有关美与我们的和谐共舞不需要再多的说明。那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段音符。不可否定它的美妙,可也无法隐瞒它的短暂。这样,才有了继续追寻的意义吧。 如果这是让美学大师们孜孜不倦的秘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它永恒的魅力。人类穷其一生,也只是追赶着美的背影。 我们在追赶中存在,美在追赶中升华。如果美唾手可及,我们有什么理由去珍视它呢?人的本性就是攫取珍贵的东西。唯此,我祝愿美的飘忽无常。这是对自己的相信,对美的尊敬。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