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尽染一地榴红

2012-05-30 23:19 | 文/王虎 | 1524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初夏,尽染一地榴红

初夏电闪雷鸣的夜,雨下得很大,这江南的水乡浸漫在雨的夜晚。渐渐地、渐渐地这雨,在江南水乡变得是依旧缠绵,下的稀疏纤柔,虽为初夏,一缕缕的雨丝却有些凉意。

清晨轻推窗户,迎面一阵沁心的凉风扑面而入,让人清馨得有些窒息。而楼下的那几棵石榴树却已满地落红,那沃黑的土地也被石榴花瓣泼红一片。

纤纤的细雨依然轻吻留在梢头的榴花,榴花颤动得依旧动人,还是那么娇嫩鲜艳,让人不忍离视。“羞逐初夏幻绮霞,红歌独领唱天涯。”,清凉的院落,还有几只的蝴蝶闪动着薄翼,围着血红的榴花在飘飘的细雨中飞舞蹁跹。

江南水乡的印象大多都是细雨暮霭的中那弯弯的石桥,行人撑着雨伞,过往于石阶台下,在雨中回眸,留下一颦微笑。然在这院落,幽静闲适,与远处的石桥绘就一幅水墨丹青。初夏的天气,迷蒙中带着清晰。初夏的烟雨,凄美中带着诗情。

雨依然缠绵翳翳着水乡的院落,从远处或紧或慢飘来一阵悠扬的旋律,飘过石榴树旁的篱笆。抬望眼,从那一株株榴花滴落下的,却是凝聚成的点点滴滴。凝眸视默初夏红,梦断榴花锁情愁。我想在榴红的氛围浸染心绪,拂去我在红尘中走过的满身疲惫。

榴烟含翠,柔条尽头的榴花任柔风摆动。心融庭落,我想在这静逸的流光里,啜饮一杯醉心的石榴酒。让我的心绪醉卧在狭长的石条阶上,品觉一丝浪漫的温柔。或许,红尘如纤,浮生若梦,众生皆役,于是便把初夏雨中的榴花化为笔端的凝情……

光阴飞逝,纤细的手指,握不住曾经的梦想,我只能用笔端的文字泼墨落英缤纷,倾尽所有。榴花在院落里随微风摇曳,那朵朵榴花是我心灵脉脉舞动的精灵,剔透绵柔,更是那些文语,字字绽放成花,瓣瓣生情。

我乱了分寸的心动,原来地面上是那道旖旎的石榴花影撩动我的心扉。真想酩酊石榴酒,醉一醉,也算是开心快乐的一刻。凝视摇摆的花影,思绪也随之一起一落的,而那些繁华的过往,那些绚烂的瞬间,那些悸动的情感,一起从过去向我走来,忽明忽暗,若隐若现,时远时近,亦暖亦寒……

远处悠扬的韵律,一曲盖过一曲,渐行渐远,在水霭中散去。我想那对生命的沉思是否就是榴花上的一抹榴红,耀眼鲜艳。然而这如梦如霭,如澈如涤的烟雨中的榴花,已搅动着我的心湖,心在榴花的暗香中肆意地游戈,无尽的徜徉。

我在榴花中澄明了心境,而榴红润了这一季的颜色。

2012.5.29夜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