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元旦之后-----为了忘却的记念

2011-04-29 00:49 | 文/肖复 | 3211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昨天是元旦,但因为其时正忙些琐碎的事情,竟至于都似乎没有过“今天是元旦”的念想。到今天可是想起来了,于是忽而觉得“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一晃”又过去了,而自己也还是这样庸庸,不免又有些怅然。人就是不能闲,一闲就容易不满,不满但却无法可想时,终于是要觉得无聊,所以我想,无聊是总跟有闲连在一起的。

过年本来没有什么深意义,随便哪天都好,明年的元旦,决不会就和今年的除夕不同,不过给人事借此时算有一个段落,结束一点事情,倒也便利的。倘不是想到已经年终,我的已然不再的《等待》、已然不再等待的《观众》,不知道还要放在那里多久。

我曾经想,离人的伤情,于翩然离去者无味,于苦切等待者无助,是尽可以丢弃了的。然而,等到真正能把它丢弃时,或许我已经选择不再等待。

是的,我现在已然选择不再等待,但不是怕受这“离人的伤情”,确是我已经无需等待了,因为得知她找到了新的归宿,而我,从此不适于再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我不很能知道我的心里是高兴或者不高兴,再或者根本不能用高兴之类的词来形容?但我又分明知道我是应该欣慰的,应该高兴的。

她不过是我曾经的心中的“观众”,。一个人,倘能有自己所素喜的人做他的全心全意的观众,看他表演他所爱好、擅长的节目,给他以鼓舞,他会尽他的全部心力去表演。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位观众,并且,她也愿意只当这样的观众。我于是在这文字的舞台上可以歌、可以哭,亦如痴、亦如梦,也欲醉、也欲醒……

一般的观众,是工作之余,闲暇之中,化了钱买笑,也可以买哭。他们往往许多人聚在舞台下,酒醉似的喝彩,得到他们的笑或者哭,发舒了情感,也得到了娱乐。但我的一个这观众,我能给她什么呢?她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我自己不知道。就我所看的,并没有什么。

然而我终于失掉了这一位观众,她要去走她自己的人生的路,从此以后不相见。这是不能怪的,我只能默默的又有些不舍的祝福。一面又努力使我自己不去追怀,而让她随我的脑一起,最后被埋到泥土里去。

但有一天我忽然听到一个传闻,是她的离家出走。本来,她是我心里的最后一位“观众”,离走近一年了。本来,以为也如先前的“观众”们一样,会被时光从我心底里抹去,并且,我已再难于忆清她的容颜。我向来知道我所该有的态度,也决然不会去干扰。但这样的一个传闻,却在我心里很起了些波澜。

此后的事情,便是申请了一个QQ号,准备在网络上找一找,因为探听到她的号。其实最想知道她怎样了。一个女孩,是怀着这样的悲情与决然出走,我不知道她会向着怎样的前路走去?而最怕她会隐没,最怕她会沉沦,于是迫切的想知道她的近况,或也能给一些慰安。

但现在已然得知她找到了新的归宿,我无需再找寻了,无需再空间里等待了。那么,就以这一篇文字作为收束,把先前的两篇《观众》与《等待》一起了结,也算是对我自己的先前的一份菲薄的祭品罢。其实最应该感谢她,因为是她让我在文字的舞台上越跳越欢;也是她让我进入这些空间平台,结交了一些很好的朋友,看到了更多的可以放在心中的美好,明了了自己所该走的方向——自己的理想。

然而,现在,我要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候,将那些对她的“找寻”与“等待”通通都抛去,代之以对“理想”的追求,代之以追求中的行走。但我自己知道,有一样东西我是永远抛不掉的,那就是“心中的美好”,那是一切的美好的“她”又不是任何的单个的“她”。因为,“一切起于对心中的美好的向望”。而我,也将在这新的一年的开初,更加坦然、欣然的前走下去。

1月2日

肖复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