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秋韵装进酒杯

2015-08-11 11:45 | 文/逝者如斯夫 | 2369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清晨,林间依旧幽寂。慵倦的清风拂过,瞬间抖落满树栖居的橘色阳光。雾润幽兰,暗香浮动。一条青苔班驳的石板路蔓延在古林深处。大自然的色彩,自然界的调色板,永远超乎我们的想象。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如果,水遗忘了我,流失了落在水里的回忆,请一定要记得水里有我曾经的倒影。撑一支竹篙,打捞秋色里的光景,将所有秋韵里的生涩装进酒杯,饮尽沧桑,那么,这一季,可否许一个静怡的秋?给我——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只为你,从桥上走过。

人生一世,草木终归是一秋。草无情,人却有太多的情,情多自然也是一种罪,于情于性也得把人的内心世界折磨个遍。是伤?是喜?不过是花开花落的片刻,亦是流水映清月。向来喜欢看那种水天交融,水天一色,沿着他的思绪,漫随到天外那个美丽的场景。怎么是一个“美”字可能形容,柔软的内心,一下被此句洞穿。不经意间,秋的味道爬上指尖浅唱,秋露凝霜,蝉鸣稀声,蛙舔着稻谷的香无语。古往今来,在文人墨客的眼里秋都是一个悲伤的季节,因为它没有春的花开满枝,没有夏的生机勃勃,也没有冬的银装素裹。细数,经年风雨,草枯草青,诠释倔强的轮回。秋天以独有的美深深吸引了我,我喜欢走在秋天的小路上,任风拂过鬓角,任落叶留在肩头,没有绿叶的层层庇护,这一片天却仿佛变得更加辽阔。

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凝视着日坠的方向,片片红霞天边染,朵朵流云随风散。残阳如血映水波,天长水阔无穷极。半江殷红半江绿, 瑟瑟入境照影来。我置身度外的远远观赏,痴痴地望着水天一色,黄花满地,牛羊游移,天鹅飞翔,不敢近驻,不敢亵玩。“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那是范仲淹在写乡思旅愁的情绪,而我却有额外的伤感,我仿佛又听到了千百年传唱的凄美的传说。天是湛蓝的水,朵朵白云是棵棵莲花在深蓝的水中自由飘荡。水是深蓝的地,洁白的天鹅是在绿油油的花草丛中翩翩起舞。地是金黄的天,簇簇的牛羊是在铺满黄花丛中的天空中飘荡。

时光终究是一种微弱的东西,微弱得如同掌间的流水,试图抓住,却瞬间即逝。流年日深,流水一梦,遍地春远,搁笔之时不是为了淡淡送离,不是刻意将谁记起,只是在浅色光年里把一切都好好珍惜!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该记起的记起,该遗忘的遗忘!我们都曾经历过,都曾美丽过,也曾年轻过……还在感叹春花怒放的灿烂,转眼又是秋月的低头吟唱。秋自古便与时光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伤春悲秋,有慨叹时光之作,秋似乎是一个门槛。经历了一季又一季的仰望,便剩下对秋的空叹。时光到了今日只剩匆匆之感,看着早晨的阳光明媚,闭上眼,再睁开眼,又是余辉映在波光,点点的涟漪,把那时光激荡得起伏不平。

端坐秋的一隅,品秋味如茶,微苦。香浓写在如歌的诗句里。一叶知秋,偶然看见飘落门前的一枚黄叶,躬身拾起。轻拈依稀泛绿的叶脉,浅尝一缕秋的味道,悠叹,生命的轮回,终还是一世一尘缘,说不定明年的这一叶残,又飘落到谁的门庭?有幸在每次在河边漫步的时候,都能看到夕阳的余辉,恰如其分的是,有山,有水,有夕阳能够落在江面。山映斜阳天接水,碧云落落空余辉。那簇簇的白云越过群山峻岭,向湖面款款飘来,宛如盛大的节日洒向天空的彩球,袅袅升起,欢迎远方的客人的到来。时光似流云,撩拨一帘淡月。气氛随着风铃摇曳。再回首,已是夕阳。远处青山隐隐,烟霞艳溢。钟声染浓了暮色,春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大有山映斜阳天接水的浩渺之感。

如果有一天,当一切都已经过去,我想我会在某一天,慢慢地将你想起。想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就像怀念一位老朋友似的,我会将我们的故事深藏在岁月的地窖里,等待着它慢慢成为佳酿,在泛黄的记忆里散发芬芳。 白云倒映在湖面上,好象朵朵莲花盛开在静静的水面上,星星点点,自由自在。湖水中洁白的天鹅正快乐地在静穆的水中嬉戏,时而挺脖昂首,神气如同挥手若定的将军;时而曲颈低头,闲雅胜似风流倜傥的仙子。有的如坐在莲花上的观音,雍荣典雅地普渡着众生;有的结伴翱翔,在湖面上伸展着宽阔的双翼,引翅拍水高空翱翔,迎接那朵朵祥云降临的祝福。人终不可多思,思得多了便也累了,只是偶尔,捡拾浅秋遗落的一丝明媚。

那是一片繁荣的田园,我坐在田园之上,指尖随叮咚的弦声漫舞,稻香沉醉的陇上,纵横着又一季的收获。躬耕者的笑靥,是向着秋阳绽放的葵花,一如梵高画笔下的葵花,再饱满也绝不残落,颓败只属于逆向阳光的人。但那一刻,站在河边深情地读着风拂袖吹杨柳,只想着那个碧蓝的天与清丽的水,那个画面够记取一生。美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遇上了便是你的缘。人生如梦,芳草无情。时光不可能倒流,无论得到还是失去,都已经无影无踪;纵使千般感慨,尚能慰藉的是:还可以迎接明天的旭日。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