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记忆(原创)

2016-10-09 10:30 | 文/沧海一笑 | 321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十点钟的太阳温暖而贴心,阳光穿透小树林洒脱的照耀着大地,伴着树叶左右的晃动,说波光粼粼,金光闪闪都可,落叶随着空气的流动,象婀娜的少女在空中飞舞,飘啊,飘啊,把对夏天的眷恋化成了相思之苦散落在大地,此时的地下,已被厚厚的落叶覆盖,踩上去柔柔的软软的。

杨树叶由绿变黄,站成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远望去,田野里,沟渠旁,一片片金黄金黄的,黄的纯粹,黄的亮眼,犹如给田野披上了金黄色的外套,摄影爱好者带着长枪短炮对准美丽的田野咔嚓咔嚓,留下了最美的秋天。

已过寒露,山还青,水还绿,只是小溪里的水流没有了夏日的狂野,变得清澈而温顺,青山也只是努力的争取些时日,因为季节的轮回,谁也挡不住。

如果说春天是花红柳绿、生机盎然,那么秋天就是多姿多彩、硕果累累。秋天是属于田野,属于辛勤劳作的农民的,收获才是秋天的主旋律。田野里饱满的玉米就像咧着嘴笑的婴儿,农民兄弟正用那双粗糙的大手一颗一颗将它收回家中,大豆此时笑弯了腰,迎着朝阳等待幸福的一刻,家门口的柿子树,挂满了一个个小红灯笼,盼望着远方的游子来亲手采摘。

秋天就是这样,多情而又欣欣向荣。

小时候最喜欢过秋天了,那时候每到秋季,学校都要放秋假,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十天,放秋假的目的就是让学生帮助家里干农活。由于家里父亲和大哥常年在外地工作,家里每到农忙季节,都要请姐姐、姐夫来帮忙,所以,对于我来说干农活也就是做做样子,但是一些简单的农活还是要干的,像掰玉米棒和撕玉米包叶。大人将玉米秆用镰刀砍下放倒,依序堆在地里,我们小孩子就蹲在地下一个个的将玉米掰下来,常常掰着掰着手就疼的受不了了,又累又渴的我们在秸秆堆里寻找一些的甜的玉米秆坐在地头尽情享用,现在想想那股子甜味,当时真的和甘蔗有一拼。等吃的差不多了,玉米也就快掰完了。躲过了掰玉米,撕玉米包叶却怎么也躲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撕包叶都是晚上进行的,吃过晚饭一家人搬个小凳子或者找来几个邻居,或者就坐在玉米堆上,一边聊着家常,一边手不停的撕,撕包叶不能全部撕掉,留几个软一点的叶子要编玉米辫。大家有说有笑,很快一大堆玉米在聊天中撕完。于是,趁热打铁,大家齐心协力,将玉米挂到屋檐下,这是大人干的活,我们小孩只负责给他们往上递,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往往是递着递着就瞌睡了,大人也顾不上我们,干脆就躺在玉米堆上睡着了。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转眼就过了霜降,又到了挖红薯的日子,因为红薯只有过了霜降才甜,这是我长大后才知道的。挖红薯才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星期天,家人早早准备好工具,铁锹、小框、镰刀,我拿个最轻的工具,哼着小曲就出发了。红薯种在一小块沙滩地上,此时的红薯藤已经爬满了地,用镰刀将红薯藤割掉,露出红薯主根,我既然选择了最轻的工具,家人自然不会轻易让我闲着,割红薯藤的工作就交给我干,好在地块小,我一边割藤家里人一边挖红薯,这时我就扔下镰刀去干捡红薯的工作,每当挖到一个大红薯时,我都会发出夸张的尖叫声,当然,那些小的红薯根也不会仍掉,那才是我们最好的早餐。每天晚上,将蒸熟的红薯根放在煤火边烤干,第二天,我们上学时,抓上一把放在口袋里,一路边吃边走,那劲道,那爽甜。那时候,吃零食应该属于非常奢侈的,吃烤红薯根大概是我童年时最好的零食了。

夕阳下,姐姐们挑着红薯,我在后边屁颠屁颠的就回家了。

童年就是在每一年的秋收,秋种中渡过,现在我们也已步入中年,姐姐们也渐渐老去,可童年的时光是永远也抹不去的,如今偶尔想起,也会和姐姐们聊起,都会情不自禁的会心一笑,那笑,只有经历了才能体会。

沁阳市西万镇人民政府 吕炜

13569107269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