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人的散文诗

2014-11-06 11:56 | 文/向宁 | 3847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我们不曾有过爱情,也许它浸泡在伤心的杯子中。有时我们想酿出爱情的种子,但终免不了石破水干。爱人是知更鸟的恋曲,它只允许两人听取,然而再长的歌声也会终止。我们更像两只并行的画舟,有时我想舍舟独行,但终会因为溺水上岸。这时我想找点棠梨之味,却得到的是苦涩连绵。

爱人是我们的杯子,我们饮着这只伤心的杯子,甘愿走在风雪路上,用耜耰犁开命运的荆杞地,希望哪怕有野荞麦的果实灿放。在子月照临的青春,我们的欲望长成了绿云,它像风絮寻遍天下的路径。分居的痛占满屋穴,任毒象啃啮我们的灵魂,任灵魂在异乡的地上赊卖。欲望的修蛇啊,何时才会从我们的身上逃脱?

我的爱人之舟啊,她终年飘萍在外,无非是想打捞几片物欲的风景,以饱眼福以慰心酸。但漆园荒了,等来的却是绿发变白,但亲人老了,带回的依旧是两手空空。但我的爱人是百舌鸟,她会用华丽的言辞装饰房子,却记不清爱情的园地到底荒芜多久。

我们多么需要太阳的牵引,那时太阳追赶着我们的双脚,让劳作的手没有斯须停止。年复一年,我们有时走成了风中的长矛,有时变成了歪斜的弓箭。韧如柏枝的爱人啊,我们的白萍之躯,怎样才可等到杨梅花开的那天?金盏花儿开了,蔷薇花儿开了,所有的花儿都开了,看着别人星星闪耀,我们的祝福在老家依旧年年燃烧。

有时我们手捧时日,任金子的光辉变得式微,任理想的秧苗发了又枯。我们无奈地举目问天,希望在清永的银河洗干残脸。我们不知牛郎现已耕田何处,也不晓织女如今投梭哪方,长久的离愁像禾苗一样疯长,厚积的仇怨似丝线一样纤绵。我们不是水妖,不能用歌声诱人上当,但我们会用祝福把时空连线。但愿重聚的雎鸠早已飞出诗经的句子,那离散的劳燕也双双早已安家。

当时光星离,爱人之舟是否还要远航?因为爱情早已风化,它的标本在玉匣中清净多年。那一页小小的风帆啊,在苦浪里到底能走多远,又能孤独地等候多久?是否要待到山荒水野,才可停泊到爱人的港湾?我的爱人之红英啊,一滴小小的香精,是否注定要在他乡生活。我的爱人之素月啊,一片酸酸的秋光,何时才会落脚故乡的阿房?但愿我们不是只会背诵海枯石烂的誓言,却再也见不到爱情花开的那一天。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