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过年

2011-02-12 10:07 | 文/茗泽 | 7928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几乎人人都说,童年时喜欢过年,长大后就对过年失去了兴趣。我想,小孩子都是喜欢过年的吧,因为在大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就能令他们开心上半天,也或许,现在的日子越过越好,人们感觉日子天天像过年似的,随时有新衣服穿,天天有新鲜好吃的饭菜,也就把过年看淡了……

说起过年,总是想起年少时那些温馨而欢乐的记忆。那时,父母总是怀着愉快的心情带我们过那绚丽多彩的新年。我记得每年的腊月里是我们小镇上家家户户最繁忙的时候,也是长辈们最忙碌的时候,我时常半夜醒来,看见戴着老花镜的姥姥独坐在灯下,为我们赶制着新棉袄、新棉鞋;看见妈妈在炉前炸肉丸、炖鸡、蒸馒头……

我们姊妹几人总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很开心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房前屋后除尘、擦洗门窗桌凳、张贴色泽鲜明的对联、放着欢腾的鞭炮。年夜时穿上新衣和全家人团聚一堂,天不亮就出去拜年,崭新的压岁钱;在左邻右舍的相互祝福中揣上糖果,接过长辈们手中几元的压岁钱……这一切,连成一串串热闹欢腾和喜气的画面,一年又一年的在我的记忆中重叠又重叠,闪现又闪现,永不凋萎;使它们重现在目前的每一个新年里。直到现在我仍觉得,只要过年,就必然欢乐!

年前的一切辛劳,都为了过年这段日子的安逸;年前的一切花费,都为了过年这段日子的绚丽,我喜欢这种气氛。这段假期中,享有我们盼了一年的日子: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吃自己喜欢吃的零食,还可以尽情地玩、放心地玩,大人们则凑在一起,茶几放上几盘瓜子糖果,天南地北,闲闲散散,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这样闲适的心情,只有等到来年的春节了。

有这样的相聚,有这样的亲人,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和豪兴,为我们涂染了永不褪色的新年,我深信,即使老年来临,我仍能由于许多鲜活愉悦、快乐而生动的记忆,对“年”保持如儿时一样的欢欣和热忱。

新年又将来临,我期盼着……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