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衙门水不清”,教育你怎么啦?

2009-09-09 10:19 | 文/安子 | 1454次阅读 | 相关文章

近日看新闻,常有报道教育方面的,其中负面报道的不少,与腐败沾边的不少。笔者亦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为此汗颜。我原以为,我所在的教育局每年出几件教育干部腐败案,到也罢了,可以理解。一是地方小,对教育不良形象,影响面不大。二是在这不大的地方,其它部门也出了不少,案件都比教育部门的大,也就显不出教育部门也腐败。近日,又生“忧国忧民”之心,便起念拷问千年的“清水衙门”怎么啦,拷问腐败的细菌怎么在“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圈内生存繁衍。

教育部门原本是清净的。普通教育工作者们,像个勤劳的农夫,耕耘着他们的希望,至今如此,除少数要求上进的,有不良或与教育工作道德规范有失者外,大多是如此的,他们压力很大,他们想“教书育人”“教学生做人,教学生做学问”。可中考、高考指挥棒老在他们头上晃,加之一周德育课抵挡不住社会大课堂的诱惑。网络上有一条点击率很高的消息,说一记者问一小学生长大干啥,答:做官,做贪官,做贪官要啥有啥。乎,这等冷幽默,让人心疼。

教育地界上的腐败现象甚多。在一个“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又是万万不行的”社会大环境下,普通教师腐败没有条件,顶多也就推销一下,自己认为很有利于学习成绩提高的学习资料,挣点差额,再者就是以卖苦力的方式卖知识,利用工作之余,为有需求的学生补课。前者已被教育的管理者做为一项治理整顿教育不正之风的成果,禁止了,权利回归到教育的管理者手中,每学期课外辅导资料照样有,推销者找有权的教育的管理者,据一熟悉此道的推销者言,回扣较以前多的多,可也有赚头,量大的多,也不必一个一个地找人,一个学校抓住一个说得上话的就行了。有权的教育的管理者有时是想着法,干有“利”之事。昨天,央视新闻节目报道安徽省一中学,要求初一学生自带课桌椅,而且是多年的传统做法。我很认真看了画面,在校门口专卖课桌椅的就一两家,生意很火,为什么只有一两家呢?得利的名单上但愿没有教育者。教育地界上的腐败现象甚多,其实与其它部门没啥两样。“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只有那些真正称的上园丁的辛勤工作的教师才配。

教育之腐化堕落,实并非教育之腐化堕落。是有权力并腐败者跳入了清水而搅混了“清水” 水怎么能清之。就是把他们放在任何地方,只要给权都一样。哪怕放之月球。

教育之腐化堕落,应该说是社会之风之影响。腐败的细菌已侵入教育,这是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民族文化的悲哀,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前不久,我看到一位网友的留言,对现实生活中的腐败现象,有了新的认识。录于下,顺便对这位网友说声对不起,我侵了你的版权。[企业管理经典法则---“酒与污水定律” 。意思是一匙酒倒进一桶污水,得到的是一桶污水;把一匙污水倒进一桶酒里,得到的还是一桶污水。显而易见,污水和酒的比例并不能决定这桶东西的性质,真正起决定作用的就是那一勺污水,只要有它,再多的酒都成了污水。一个正直能干的人进入一个混乱的部门可能会被吞没,而一个人无德无才者能很快将一个高效的部门变成一盘散沙。组织系统往往是脆弱的,是建立在相互理解、妥协和容忍的基础上的,它很容易被侵害、被毒化。破坏者能力非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破坏总比建设容易。一个能工巧匠花费时日精心制作的陶瓷器,一头驴子一秒钟就能毁坏掉。如果拥有再多的能工巧匠,也不会有多少像样的工作成果。如果你的组织里有这样的一头驴子,你应该马上把它清除掉;如果你无力这样做,你就应该把它拴起来。]

在看教育之腐化堕落,耳边总响起鲁老夫子的“救救孩子”的呐喊声。今日,要“救救孩子”应先救救社会,腐化堕落对教育已是“水漫金山”。

心疼。也呼“救救孩子”,也强烈要求“把那头具有破坏力的驴子拴起来”。 “救救孩子”的人本身是个拐骗孩子的,拴驴子的是更大的、破坏力更强的驴子,又怎么办呢?

再次强调。教育之腐化堕落不是教育之错。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