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湖记事——没有什么希奇的

2015-01-09 10:42 | 文/老林秋叶 | 98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天鹅湖边儿被竖在水里的水泥桩撑起来的木栈桥上,即可以观赏难得一见的生态风景线,也可以漫步其上消遣湖中风光,借鲜为人知的生态伴侣中的趣事儿,冲淡人生经历中的烦恼和不快,使心理和生理回归舒畅的循环。

人们为什么要追崇自认为低级趣味的喜怒哀乐,可能有很多种原因。

如天鹅湖里的鹅们,会为亲人们殉情,这确实让不少人感叹。这两天就有一则江湖新闻,有人亲眼看到天鹅妈妈不幸暴卒(怎么获知这两只天鹅是母子关系暂且不论,观察者自有自己的证据。),小天鹅竟然用头撞冰,以求追随而去。看过河南电视台公共频道的《百姓调解》栏目吗,那里面有很多都是子女不愿赡养父母的,还有父母病危或停尸病床儿女不愿照看的。看看这些天鹅行为,是不是人生的一次教育呢。

再如,在天鹅湖里很容易就能看出那种以家庭为单元的活动团体,有时前后相随,有时团座相围,有时耳宾撕摩,有时低语窃说,有时追逐打斗,有时深情黙黙。看上去就让人心里暖融融的,很想去享受那种用感情编织出来生活情趣。这景象好象也能给人以启发,做为人,在生活中同,可以竟争,可以用竟争来提高生活质量和生活水平,可以用竟争来形成一种诚信的传承文化,告示世人和后人如何做人。也可以用善心来编织生活的光彩,用感情来宣示做人的价值,使生命在温暖和平安中渡过,不管那生命处于什么样的环境。

天鹅的这些意识行为着实让人费解,以它们的生活文化,何以会如此登峰造极,难道是自然在同是草木之体上行为意识的相形雕塑?按理说,人们的意识行为才是情感传承与发扬广大的真正载体,什么时间成了它们生活交往的纽带?要说兄弟情,当属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为什么说桃园三结义,而不说菜园或后院或兰亭或枫桥,我想可能是取桃避邪的意思吧,或许本没有这么多讲究。结义大都会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虽然刘关张没有一天死,但可能是因为要对得起兄弟的原因,不象天鹅这么不管不顾的,真是傻到了极点。

中国人慎乎德,注重礼仪廉耻,崇尚孔孟之道,以中庸为生存上策。就情这方面,长幼之间有二十四孝图诠释,儿女情低等的,有《杜十娘》、《苏三起解》代表,梢微上点儿档次的,有“一杯愁绪,几年离索,莫,莫,莫。”那样的心情追悔。还有化身双蝶齐飞那样的神化想象。

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么多的游客仍是络绎不绝的来去,口中多念念有词,真是受启发,这东西真是有灵性。风吹落叶萧萧下,在湖面上没有目的的漂着。长着翅膀的动物们一会儿云端会儿水中,那动作不是舞却胜似舞,方远几百米都可以听到的噪杂声,有歌的韵更有诵的调,有人说这就是生活,有人说这就是生态,也有人说这分明是课堂,没有指定老师和教材,效果却胜过良师教授。

我扶着栈道上的栏杆闲踱观光,突然一只游人的庞物进入了我的视线,那表情不卑不亢,似有渊博学识在身,背对天鹅湖,不屑这一切。细读它的意思好象是:自然成就,一切随缘,没有什么希奇的。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