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之旅”(二)骆驼缘

2012-09-14 10:29 | 文/朱用休 | 1765次阅读 | 相关文章

骆驼缘

笫一次零距离接触骆驼,笫一次骑上驼峰,跟着驼铃的节奏,前俯后仰,漫步在鸣沙山(注),看日出,听沙鸣,真的是惬意不过的事了。

骆驼,与其他动物不一样,它特别耐饥耐渴,人们用它载货驮人,是沙漠里重要的交通工具,享有着“沙漠之舟”的美称。它头较小,颈粗而长,弯曲如鹅颈。躯体高大,体毛褐色。眼为重睑,睫毛长,耳朵里也有毛,可挡风沙,鼻孔能开闭,四肢细长,蹄大如盘,两趾、跖有厚皮,都是适于沙地行走的特征。骆驼的驼峰里贮存着脂肪,胃里有许多瓶子形状的小泡泡,能够贮存水,即使它几天即使几天不吃不喝,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骆驼有两种,有一个驼峰的单峰骆驼和两个驼峰的双峰骆驼。

这次,我乘坐的是一只体形较大的双峰骆驼,它本来匐伏在地,待我跨上驼峰,在养驼人的指令上,它前腿先站起来,我身往后仰,接着它后腿立起来,我身往前俯,仰俯之间,我已经高高立在沙漠之上了,待其他四个同伴相继坐妥,我们这一组人就出发了。

我的坐骑,迈着稳健的方步,不紧不慢地走在前头。由数百骆驼組成的长队,蜿蜒行进在沙丘之间,远处沙脊上形成了优美的剪影。金红的朝阳升起,沙山驼影,红男绿女,特別是那一色桔红的长布靴,都镶上明亮的金边,是一道难得一见的美景。

在簸动的骆驼上不好拍照,我们要求下来,养驼人不肯,要我们每人补交10元钱,由他代劳。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好将相机交给他,他跑前跑后,煞有介事,当起摄影师来,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天哪,不知他会拍成什么样?

来到了沙山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驼队停下,养驼人叫我们自由活动,可拍照,可滑沙。本来想去滑沙,体验一下挟风带沙如飞而下的感觉,也欣赏一下如雷似鼓,金戈铁马般的响声。但在沙里行走,迈一步退半步,若双脚深陷在沙砾中,要手脚并用才能爬起来,抬头看,沙丘高数十米,望而生畏,且时间有限,不容多想,只得努力爬上所立山丘,远望沙山如海,有似新月,勾勾相连;有如塔寺,巍然耸立:有若长龙卧伏,有如金鱗生辉,跌宕起伏,错落有致,天边更有兰天绿树,交相辉映......我用相机一一记录了这一派北国独有的风景。

往下看,平凹处,数百只白的、灰的、棕的、大的、小的,色形不一的骆驼,正在静静地等候游客,或立、或伏、或躺、或卧,五光十色的坐鞍,红色的牵绳和编号,构成一片如花的世界。

我走近这些可爱的小牲灵,近距离拍下它的头,它长睫毛覆盖着的眼,明亮而含蓄犹如少女般纯净,我摸摸它的颈,它轻轻地摆动,对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毫无戒意,温驯而善良,一个相隔万里的南方的人能和它们亲近,不能不说也是一种缘分。

骆驼吃的是其他动物不吃的多刺植物、灌木枝叶和干草等植被中最粗糙的部分,却在最艰苦的环境,忠实地为人们服务,甚至在主人遇到危难时,它将牺牲它的生命!一种怜爱,一种敬意,涌上我的心头,我把它们留在镜头,也记在心底。

感谢养驼人,他为我拍了几张骑骆驼的照片,虽摄技一般,但也是一种珍贵的纪念吧。

注:敦煌鸣沙山

敦煌鸣沙山位于祖国西北,是丝绸之路上神奇瑰丽的旅游胜地之一。

鸣沙山长40公里、宽20公里,最高处约250米,全山积沙而成。山峰陡峭,背如刀刃,山麓有翡翠般的月牙泉。相传,这里原是一块水草丰美的绿洲,汉代一位将军率领大军西征,夜间遭敌军的偷袭,正当两军厮杀之际,大风突起,漫天黄沙将两军人马全部埋入沙中,于是这里就有了鸣沙山。据说,现在该沙山的沙鸣,就来自他们的拚杀之声。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