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牡丹的情结

2009-09-20 08:31 | 文/小桥流水 | 2563次阅读 | 相关文章

春天,在北京景山公园的牡丹园里,无意中发现了盛开的荷包牡丹。眼前突然一亮,顿感兴奋不已,这不正是我当年中学校园里的铃儿草吗?多少年来,我苦苦眷恋、寻寻觅觅,但始终未见其踪影。但它奇特的花姿,绚丽的色泽铭刻于心,终生难以忘却。数年后,又得以重见,令我流连忘返,拍下了荷包牡丹无数的照片,了却潜藏心底多年的心愿。

在中学时代的校园里,体操室和教务处之间,建有两个一米多高的方形花坛,东边栽的是一株芍药,西边栽的就是一株铃儿草。春末夏初,正是铃儿草花儿盛开的时节。无论学习怎样紧张,我都会早请示晚汇报般地来到花坛旁边,独自定睛观赏着它的花姿,轻轻触摸一下它的花冠,手感是肉乎乎的、空空的、鼓鼓的。借此机会调整一下紧张的情绪,清醒一下头脑,好生惬意。“宠辱不惊,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去留无意,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和煦的春风吹来,成串娇小玲珑的彩铃,在青翠欲滴的绿叶陪衬下左右摇曳着,向来往的师生展示着自己独具一格的风采:色泽绚丽、玲珑剔透、奇花异卉!

铃儿草花朵的色泽,桃红与粉白色相间。花形独特,像姑娘定情的绣花荷包、像马儿脖上系着叮咚叮咚响的铜铃、像摇动耳朵蹦蹦跳跳的免宝宝、像媳水的大眼睛鼓鼓的金鱼儿……。每朵小花的4片花瓣交叉排列,分成内外两层。外层两瓣桃红色的花瓣,犹如婴儿两只红扑扑的小手扣拢成的桃子,顶部膨胀成囊状,活像动物的心脏,心尖开裂处的花冠下垂着,宛如悬挂着含苞欲出的水滴。内层两片细长的粉白色花瓣,用力向外延伸着。10余朵小花在拱形的长梗一侧倒挂着,犹如一串悬挂着的娇小彩色铜铃。

或许是由于铃儿草花形的奇特,叶株与牡丹无异,又极富特殊的药物价值,人们又送它有诸多美丽动听的别名:什么铃儿草、铃心草、鱼儿牡丹、免儿牡丹,璎珞牡丹、荷包花、蒲包花、土当归、活血草等等,送它学名为——荷包牡丹。但经查证,它与牡丹并不同科,铃儿草属于罂粟科,多年生草本;牡丹属于芍药科,多年落叶灌木。另外,铃儿草还有动听的英文名称:Showy Bleeding heart——滴血的心,多么浪漫、多么富有诗意、又多么富有戏剧性。

铃儿草,没有国色天香的牡丹那样雍容华贵,没有冰清玉洁的荷花那样亭亭玉立,没有傲雪凌霜的梅花那样威风凛凛,没有色彩斑斓的菊花那样婀娜多姿。但它却以独树一帜、令众人倾倒的造型,向世人展示出与众不同的靓丽风采,赢得观赏者的无比青睐和喝彩。

有关铃儿草——荷包牡丹,历史上有过许多动人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

宋朝诗人周必大曾为铃儿草作赋——《咏鱼儿牡丹并序》:“鱼儿牡丹,得之湘中,花红而蕊白,状似双鱼,累累相比,枝不胜压,而下垂若俯首然,鼻目可辨,叶与牡丹无异,亦多二月开,因是得名。”#p#副标题#e#

明朝永乐年间,成宗皇帝朱棣与马铎对联:“风吹不响铃儿草,雨打无声鼓子花。” 铃儿草由此得名。令人深思的是,朱棣这位玩弄权术于鼓掌,以卑鄙鄙龊的手段篡取皇位,将刑法发展到株连十族的一代封建君王,也能对铃儿草产生如此雅兴?!铃儿草必有它的不同凡响之处。

相传古代,有个动人的爱情传说——“玉女思君”,芳龄十八的美丽姑娘玉女,心灵手巧,为寄托对塞外充军未婚郎君的钟情和思念,每月绣一个荷包挂在窗前的牡丹枝上。长年累月,那一串串的荷包,变成了如今的荷包牡丹。如今看来,故事只不过是传说而矣,但由此而得的铃儿草花语“答应追求、答应求婚”被世人接受和认可。

如今,荷包牡丹依然故我,如期开放着,向世世代代的有情人,述说着系铃人对爱情追求的坚贞与执著。但今日有所不同的是,“玉女”般的痴情少女似乎早已寥如晨星,物质生活的享乐和金钱的魔力,对今日多数女孩更富于超乎寻常的诱惑力。可叹“年年岁岁花同样,岁岁年年人不同”!

2007年中学同学聚会,我故地重游了久违的中学校园。那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名校,但步入眼帘的校园景象令人十分沮丧和颓唐。当年曲径通幽的长廊,绿洞长街的丁香园,悄无声息的阅览室……早已荡然无存。我真“佩服”中国人的破坏性和创造力!当年古香古色的校园已被拆建得七零八落、面目皆非!代之而起的却是枯燥无味、如同火柴盒般拥挤不堪的楼房群体。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保护历史文物,保护古老建筑和回归自然,已是当今世界的潮流,可我们的国人竟如此不知珍惜历史和自然的价值!顷刻间,少年时代潜流心底的美妙梦幻如同大厦将倾,抛至九霄云外。我再也无处寻寻觅觅那方形的花坛,更不可能再到母校看到那苦苦眷念的荷包牡丹——铃儿草。那天真烂漫的少年时代,那古朴典雅的母校校园,那别具一格的奇花异草,那洒落和漂浮着梅花雨、丁香雾的教室庭院,无奈深锁心头,永远保留在自己的记忆和睡梦里。

评论

  •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来评论